第37集:殺顧沅不成


傅府,三叔與小七也來祭拜,他們本來為了如意樓之事來京,卻沒想到行動竟牽連到傅品言,終至其喪命。傅容此刻沒有時間傷心,她還要帶領如意樓走下去。召集了所有兄弟小村集合,吩咐他們這段時間先隱蔽,連帶著村落的孩子們也四散而去。而小七與三叔則繼續跟隨傅容調查如意樓失火一事。

今夜的提刑司前後迎來了三波人,先是小七翻閱了如意樓失火的卷宗,又是文刑悄悄窺探,之後才是許嘉再次翻看卷宗,依據上面所述,如意樓發現的屍體只有一具,那麼這件事就證明了徐晉所說的章晏縱火都是謊話,她直到上一刻還希望能相信徐晉。殊不知提刑司卷宗一早就被安王改過,章晏的屍體連同假冒金翊衛的人也都處理乾淨。

葛川一聽便發覺一定有人篡改卷宗,煩請吳白起多多調查,但吳白起有事,這件事他推給別人做了。改天陪著傅宣來到洪村別庄,這間院子本來的買主只給三百兩,但忽然新來了一位買主闊綽,直接給了一千兩,見傅宣高興,吳白起在後面暗自笑了笑,她還不知道這間宅子已經賣給自家人了。

傅容心內掙扎萬千,終於提筆寫下了寥寥數字,連同白扇與銅簪一併送到了肅王府,那封信上只有五個字——相思與君絕。回來的路上傅容暈倒,安王正好遇見她,將其帶回掬水小築休息,許嘉在長街打探顧沅下落,正巧也看見傅容進了掬水小築。今夜徐晉在王府宿醉,傅容在掬水小築落淚。

安王想著一杯毒酒料理了顧沅,忽然傅容找他,便中途離開一趟,就是這個空擋顧沅發現酒里有毒。等他與傅容說起母妃因異瞳引大火燒身時,才得知顧沅跑了。找了掬水小築整間院子,顧沅卻藏在傅容那間,自然無人敢搜查。等搜查一過顧沅踩了院外的許嘉就跑了。第二天許嘉帶著腰傷依然堅守在掬水小築門口,看到掬水農夫送傅容出來。傅容問了安王是否見到顧沅,安王說未曾見過,他一定在隱瞞什麼。

許嘉將一切告知徐晉,事情苗頭不清,徐晉只派人盯緊掬水小築。沒兩天玄翰派使節來恆京請求和親,使臣就是新登基玄翰皇帝的弟弟,二王子烏塔。眾大臣商議無果,最後還是安王稟奏,才敲定和親為上上之策。

蓮花山莊的莊主將顧沅救回,顧沅見到了柳如意的畫像,她自知踏錯一步萬劫不復,但到底如何做才能有顏面在奈何橋邊見見柳如意。莊主並沒有過多的話去與她講,只告訴她回頭是岸。

此次和親烏塔向皇帝稟明他們大王只中意西河郡主,皇帝略顯為難,於是來問西河郡主崔綰,若她不願便唯有一戰,崔綰不願做挑起戰事的千古罪人,請皇帝容她考慮兩日。轉頭來又是懸樑求死又是求淑妃的,淑妃心腸軟,便幫她叫來徐晉與她見面。於是這一晚西河郡主幾近赤裸的從幔帳后沖向徐晉,著實把他嚇得不輕,他這一生只會娶一名女子為妻,所以崔綰還是別想了。當徐晉走時,崔綰被裹著被子綁在床上嚎啕大哭。

一計不成崔綰退而求其次,請了皇帝命,說自己願意和親,邊塞苦寒她不想一個人,只是需要清平縣主陪嫁,又專門懇求皇帝讓肅王送親,回到宮中隨意找了個由頭打發了貼身侍婢素羽去淑妃宮中,這才慢慢接受自己遠嫁的命運。

安王約來烏塔閑聊,但句句都話裡有話,他知道玄翰大王不問男女世事,可烏塔卻稱大王鍾情于西河郡主。烏塔也聽的出他想要和親途中害肅王,兩人都不過問緣由,這中間不過是一場徹頭徹尾的交易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