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袁慧中被綠寶開除 張芝芝和劉母爭吵


林玲告訴李思雨,自己和羅主任談生意的時候就覺得他有些奇怪,在談判過程中,羅主任並不在意價格,唯一的條件就是要馬上發貨,袁慧中當時急於拿下這單,這才上了當。李思雨去找了潘總,潘總問她知不知道袁慧中的事情,現在這個情況,公司肯定會開除袁慧中,潘總讓她做好準備,準備好接手政府工程的項目和整個銷售部的工作。現在整個公司都在傳李思雨就要做銷售總監了,二組的人都很高興,而袁慧中的手下則在擔心李思雨就任銷售總監後會開了她們,已經再找新工作了。方總告訴袁慧中,明天上午十點,公司將會討論對袁慧中的處罰,現在李思雨和林玲的證詞對袁慧中至關重要。袁慧中猶豫了很久,決定去找李思雨談談,結果李思雨卻不在辦公室。

心煩意亂的李思雨去找陳一鳴商量對策,陳一鳴聽完李思雨的話,斬釘截鐵地讓李思雨去找監察部或者潘總說明情況,李思雨卻對陳一鳴的話很失望,如果按照陳一鳴說的做,那這件事就對她沒有任何好處,陳一鳴卻說必須這麼做,因為只有這樣才是正確的,就算李思雨離開了綠寶,李思雨也能找到工作。李思雨正在爭辯時,袁慧中給她打了電話,陳一鳴再次叮囑李思雨,讓她幫袁慧中向公司說明真相。

袁慧中見了李思雨就做出一副柔弱的樣子向她求情,請她幫自己說明真相,李思雨說自己可以幫忙,但是她也要一個真相,要袁慧中說清楚當初政府項目是她先備案的,讓袁慧中把政府項目還給她,袁慧中見李思雨把銷售總監當做條件和自己談判,便一口回絕了李思雨,她什麼都可以答應,但就是不能將銷售總監的位置拱手相讓,李思雨和袁慧中沒有達成一致,只能不歡而散。

方總知道袁慧中和李思雨沒談成功后,便找了林玲談話,林玲表示自己不願意幫袁慧中,方總則威脅林玲,羅主任那單是林玲招來的,如果要追究責任,林玲也要被開除,李思雨也護不住她,林玲不想向方總低頭,但也不想給李思雨惹麻煩,便打算辭職,第二天早上李思雨知道此事後,幫林玲刪了辭職報告,讓林玲放心,綠寶不是方總一個人說了算。

下班后,李思雨去了陳一鳴家,陳一鳴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回老家,陳一鳴問起袁慧中的事,李思雨說自己最後什麼也沒說,因為袁慧中不配她仗義執言,她知道陳一鳴希望她善良坦蕩,但是這一路走來,她的善良只換來了猜忌,陳一鳴不能理解,他覺得就算如此,做正直的人也能讓自己心安,他質問李思雨贏有那麼重要嗎,李思雨反唇相譏,質問他如果贏不重要,他為什麼離開上海。這下戳到了陳一鳴的痛楚,李思雨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趕緊安慰了幾句,還說陳一鳴要回老家她不攔著,以後兩人就異地戀好了。

張芝芝帶著劉洋一起參加家長們的聚會,聚會上,琳達媽媽和王長海的妻子是同學,便問起劉洋是不是在光彩建設工程上班,知不知道王長海,劉洋忙說認識,說那就是他們部門主任,苗苗媽在一旁聽了,說劉洋也是部門主任,張芝芝在一旁附和著,張芝芝為了面子,還謊稱劉洋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劉洋覺得渾身不自在,不滿張芝芝為了硬擠精英圈而撒謊,沒等聚會結束就走了。

第二天早上李思雨到公司時,公司對袁慧中的處罰結果已經出來了,袁慧中被公司開除了,原本在一組的人趕緊上前巴結李思雨,還說要給李思雨開一個慶祝派對,袁慧中臨走前,惡狠狠地威脅了李思雨,說總有人能收拾李思雨。李思雨想追上袁慧中,但這時潘總把李思雨叫去了辦公室,李思雨只好作罷。潘總告訴她,下周一人力資源部就會正式任命李思雨為銷售總監,事情到了這一步,潘總也向李思雨亮了底牌,現在綠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雖然他現在在談股權融資,但每家機構都要求綠寶的銷量翻番,也就是說,李思雨要帶領銷售部,在三個月后干出五個億的單量。李思雨一聽這個數字,下意識地覺得這根本不可能,潘總一番激勵之下,向李思雨訴說了自己的野心和藍圖,李思雨也被激勵了,向潘總保證自己一定可以做到。

自從劉母沒帶雨薇去早教班后,雨薇在劉母的影響下都不服張芝芝的管教了,張芝芝知道劉母把早教班退了以後十分生氣,和劉母大吵了一架,劉母覺得雨薇是女兒,花那麼多錢上早教班就是浪費錢,如果不是給雨薇報早教班,他們早就有二胎了。張芝芝吵不過劉母,便打電話給劉洋說了吵架的事情,讓劉洋早點回家,劉洋卻沒有當回事,只是覺得心煩,劉母聽到張芝芝向劉洋告狀,便也給劉洋打了電話抱怨,劉洋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讓她們為了自己不要再吵了。劉洋做完手頭上的工作也不想回家,正好魏亞雲拿著一箱小土豆進來,說讓劉洋帶回去吃,劉洋卻說家裡沒有柴灶,做不出那個味道,魏亞雲說自己知道有個地方有柴灶,一會就把地址發給劉洋。劉洋剛坐回辦公桌,張芝芝又打來了電話,劉洋卻沒有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