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集:蕭燕燕代主親征,燕雲台救下韓德讓


韓德讓命盧存領兵三百疏散城中所有老少婦孺,幽州百姓絕不能落在敵軍手中。李扎領兵三百聚集糧草抵住城門,統軍使蕭討古隨他一直領兵出戰,幽州城的存亡落於他們幾人的身上,他們必須誓死護住幽州。

喜隱受氣回了營賬,他一直對皇位念念不忘,烏骨里勸說喜隱放棄這個念想,她不希望孩子跟燕燕之中的任何一人出事。喜隱咽不下這口氣,他不願意一直受制於人,見喜隱語氣這麼堅決,烏骨里也只好答應了喜隱,她攔不下喜隱,只能站在他身邊支持他。

幽州一片戰亂,韓德讓在戰中負傷,如今幽州的兵力不足兩千,若是主上遲遲沒有支援,他們必敗無疑,劉漢主得知冀王被伏擊,已心生畏懼,出城投降,而南主因太原城一戰而傷亡慘重,他一怒之下放火毀城。韓德讓深知這把火過後,南主便會衝著大遼而來,他準備等天黑南軍匱乏之時,他再想辦法向主上求援。

夜晚,韓德讓滿眼含淚地撫摸抱著烏雲蓋雪,他與烏雲蓋雪相識已經有十多年,當初正是因為烏雲蓋雪他認識了燕燕,故他讓烏雲蓋雪去給燕燕送信。幽州此刻無援,韓德讓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烏雲蓋雪上,烏雲蓋雪也不負韓德讓的期望,它前來給燕燕送信,卻渾身中箭地倒在了燕燕面前。

燕燕看到了韓德讓的信,她速請耶律賢與眾臣殿內議事。韓德讓命休哥率十萬皮室軍前往幽州馳援,燕燕深知幽州的重要性,她願代主親征,親自領十萬皮室軍前往幽州馳援。如今燕燕身懷六甲,耶律賢縱然知曉兵貴神速的道理,可還是不同意,他咳嗽不止,燕燕只命人先帶耶律賢下去休息。燕燕身為攝政王,她有足夠的能力處理朝政大事,故瞞著耶律賢領兵親征,讓休哥留于宮中處理一切政務。

蕭燕燕與斜軫率十萬皮室軍代主親征,耶律賢得知消息后心底著急,擔憂燕燕的他讓五院各部王點清八萬精銳,由休哥領兵支援燕燕。幽州城一片戰亂,南軍來勢洶洶,看著幽州城即將守不住,韓德讓卻毫無退讓之心,他登上燕雲台,與眾將士死守幽州,就算是死,他也要死在幽州城上。戰火彌天,韓德讓為護住幽州大旗,他孤身在燕雲台上戰到了最後一刻,戰到了燕燕的馳援。

蕭燕燕身穿戰袍,她騎著烈馬趕至幽州,以手中的利箭救了韓德讓一命,二人于戰火之中四目相對,韓德讓時隔多年喊出了心心念念的那個名字。燕雲台是二人的定情之處,如今也是二人的相逢之處,可二人卻早已經回不到當初,君臣有別,韓德讓恢復理智過後還是跟燕燕恢復了君臣之儀,而韓德讓也因身受重傷而暈倒過去。

皇後代主親征,幽州得保。蕭燕燕重回穆宗寢宮舊地,不由得想起了十多年前她假扮肖古混進來的情景,當時是韓德讓救了她,如今一晃十多年過後,她不由得懷念起當時那種可以肆意妄為的日子。經過一場戰亂,幽州城元氣大傷,燕燕站于燕雲台上俯瞰著幽州,韓德讓前來見燕燕,燕燕始終心有餘悸二人差一點就天人永隔,韓德讓沒有料到燕燕會親征,燕燕本不該來的,燕燕只道她來是為了守護這一方百姓,正如同二人當年在燕雲台說過的那句話一樣,二人都是過客,而留在這裡的人才是永遠。

韓德讓已經離開上京十一年,燕燕要求韓德讓同她回京,韓德讓稱他要鎮守幽州,燕燕並不逼迫韓德讓,只給了韓德讓足夠的時間考慮。休哥在此戰中受傷,燕燕前來看望休哥,她知曉休哥在此戰中的重要性,休哥反提起了耶律考古跟韓德讓的功勞,二人雖首戰失利,卻功不可沒。一旁的蕭海瀾聽到了休哥誇起了自己的父親考古,不由得出言感謝休哥,二人也算是初次相識。此戰告捷,燕燕決定等韓德讓一同回京,韓德讓留在上京的作用大過於幽州,于公這是一件好事在,休哥同意了燕燕的想法,至於于私,那便都是小事了。

燕燕在議事廳對眾臣論功行賞,至於冀王敵烈戰死沙場,她也不再追究敵烈擅自出兵一事。正在這時,冀王妃不服前來鬧事,她認為冀王的死是韓德讓造成的,若不是韓德讓不肯出兵馳援,冀王也不會戰死沙場,她要求燕燕給她一個公道。燕燕提起冀王擅自出兵的罪責,她理解冀王妃的哀痛,故沒有追究過多,希望冀王妃能好自為之。冀王妃發狠瞪著韓德讓,稱自己絕對不會放過韓德讓。

韓德讓與蕭燕燕一行人一同上街,撞見了契丹人與南人之間的糾紛。韓德讓將南人與契丹人同罪異法的不公稟報給蕭燕燕,在契丹人眼裡,南人命如草芥,二人一番商討過後決定開始著手破舊立新之事,徹底消除南人與契丹人之間的不公。

蕭海瀾在街上遇到了斜軫,斜軫十分喜歡蕭海瀾,他上前與蕭海瀾搭訕,可蕭海瀾早些暗中聽到斜軫在打聽青樓的位置,她對斜軫並沒有半分好臉色,反給了斜軫一個耳光。耶律斜軫對海瀾一見鍾情,他前來求休哥幫他一把,休哥提起蕭海瀾的身份,讓蕭海瀾想辦法立軍功,好讓皇后賜婚。蕭海瀾不願意用這個辦法,他想讓蕭海瀾喜歡上他,故跟休哥打聽著如何追女人,休哥卻擰了擰蕭海瀾的耳朵,認為蕭海瀾越來越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