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胡輦韓德讓離京,韓德讓誓死守衛幽州


胡輦為太平王念焚骨咒,希望太平王能夠歸天落土。蕭燕燕前來見胡輦,她安慰著胡輦,胡輦將自己的打算告訴蕭燕燕,她日後只想為自己活著,不想再嫁人了。太平王之死,于理她可以理解耶律賢跟燕燕,可於情她無法不怨二人,那些太平王犯下的錯都已經隨著太平王的死而離開,胡輦也不願意留在上京,她準備帶著國阿輦斡魯朵去鎮守北方。

如今大患太平王已除,韓德讓請旨回幽州鎮守南疆,如今韓德讓的請辭倒是了了耶律賢一樁心事,耶律賢一口應下,蕭燕燕卻極力不肯,她以新政需要韓德讓幫忙希望韓德讓留下來。韓德讓認為新政需要徐徐圖之,而大遼要想如同南人地區一般發展興旺就要先發展農業,幽州正是南人居多之地,故幽州韓德讓不得不去。隨後,蕭燕燕目送韓德讓離開,韓德讓向蕭燕燕行禮,蕭燕燕只一言不語地轉身。

只沒因安只的事情而倍感難過,耶律賢前來安慰只沒,只沒卻早已經決定青燈結伴了卻餘生,不再過問浮塵世事。高六是太平王留下來的人,他按照太平王遺訓一直跟隨胡輦,只要胡輦不把國阿輦斡魯朵交給帝后,他便會一直追隨胡輦,雖然胡輦目前只是代為掌管,可沒有任何人嘗到權力的滋味還沒放開,國阿輦斡魯朵未來就是胡輦的。與此同時,韓德讓也攜李思兒一同前往幽州,過上二人的安靜生活。蕭燕燕獨自站于城牆上望著這廣闊的上京,心底里百感交集,這上京仿佛一夜之間空了許多。

十一年後,宮中正舉行再生禮。此禮每十二年一次,用以祝賀帝后、太子或者某些貴族誕辰的禮儀。再生禮順利完成,耶律賢精神頗佳地跟諸位大臣談起春捺缽一事,燕燕懷有身孕,耶律賢想讓燕燕留于宮中休養,他攜帶兩位皇兒前往黑山歷練。燕燕也想一同前往,耶律賢知道燕燕的想法,也答應了帶燕燕一同前往。

喜隱喝得酩酊大醉回府,他原以為耶律賢那個病秧子活不久,卻沒有想到整整十一年他一直被耶律賢欺壓著,他心有不甘卻又無處發泄。烏骨里看著喜隱這副奔潰模樣,只留在喜隱身邊一直安慰著他。

春缽捺的宴會上,耶律賢咳嗽不止,喜隱問起了耶律賢的身體情況,蕭燕燕與耶律賢認為喜隱多慮,二人主持著這場宴會,並未再叫人看出破綻。直至夜晚回營時,耶律賢暈倒,蕭燕燕連忙去請迪里姑,迪里姑提起耶律賢的體弱,這次暈倒是因為上京到黑山的奔波連累,耶律賢還需要多加註意休息。

胡輦鎮守北境多年,三五年才回一次上京,姐妹二人都十分思念彼此。趁著這次春捺缽相見,蕭燕燕讓胡輦隨她回上京多住幾日,胡輦笑著應下了燕燕。姐妹二人在房間里談心,燕燕關心起了胡輦的婚事,胡輦知道燕燕對她好,但她已經住慣了北方,她一個人自由自在,不願意受太多拘束,至於感情的事情,隨緣即可。

幽州城內,韓德讓與眾將士提起劉漢的戰局,他主張先按兵不動,等主上馳援,冀王敵烈卻不肯聽韓德讓的勸,他執意跟兒子蛙哥帶兵馳援劉漢,搶下這個戰功。韓德讓得知敵烈帶走了一萬精兵,他大為生氣,若此時南主攻城,幽州城根本無力可擋,他只好先讓城防加強守衛,並修書一封,讓人務必送到主上和皇後手中。殊不知,這封信暗中被截下,根本送不到主上手中。

耶律賢和蕭燕燕已經得知了南主進攻劉漢的消息,二人與休哥一般探討后,決定先按兵不動,待南軍精力匱乏時再一舉出兵殺這位南主新君一個措手不及。烏骨里將南主攻打劉漢的事情告訴喜隱,她認為這是一個好時機,讓喜隱前去請兵作戰,可耶律賢壓根就沒有準備重用喜隱,只草草幾句將喜隱打發了出去。

敵烈擅自出戰致使損兵折將,他遭到伏擊後派人前來求援,可幽州城也面臨著南軍的侵襲。南軍來勢洶洶,似是傾盡了舉國之力要拿下幽州,韓德讓深知幽州的重要性,只跟著眾將士誓死守衛幽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