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集:太平王兵敗身亡,大遼得到太平


太平王抓了胡輦身邊的侍女,他讓胡輦留于府中等他,哪怕是胡輦恨他一輩子,他也絕不會放胡輦離開。胡輦對太平王失望至極,太平王臨離開前告訴胡輦,今日他與耶律賢之間必有一死,他想知道胡輦希望誰能活下來。胡輦回答不了太平王這個話題,太平王落寞離開房間,命人將門窗封死。

皇宮舉行家宴,喜哥按照女里的吩咐,她在侍衛的點心中下了葯,好讓女裡帶兵進宮。家宴上絲竹聲繞耳不絕,洋溢著一片喜樂氣息。耶律賢與蕭燕燕十分欣喜小皇子的病愈,耶律賢問起太平王為何未到場,一大臣代太平王告假,稱太平王抱病在身不便出席。耶律賢並沒有計較太平王之事,他與眾臣舉杯同飲。安只早已經與太平王狼狽為奸,她知曉耶律賢對只沒並沒有防備之心,故以只沒的名義獻上了她帶來的美酒。

耶律賢與蕭燕燕飲下美酒,卻腹痛難忍,二人深知酒中有毒。事已至此,安只也不再隱瞞,她早已經投入太平王門下,她恨只沒整日在府中閉門誦經,白白斷失了陞官發財的大好機會,只要太平王拿下大遼,到時候太平王便會封只沒為宰相,而她就是權傾朝野的宰相夫人,無人敢看不起她,只沒不爭的,她替只沒爭。只沒聽著安只的狼心野心,他萬萬沒有想到與自己同床共枕的人竟會是這種勢力女子,他生氣地刺了安只一刀,安只嘲諷起安只不過是一個閹人而已,只沒再度失控殺了安只。

宴會上這出好戲令所有人都大氣不敢喘一聲,而宮中也並不太平,女里與高勛帶兵殺入宮中,分別被達凜和休哥攔住,二人早有防範,宮中的情勢並不如女里跟高勛想得那般簡單。太平王破宮門而入,他身騎戰馬,直接踩踏進了開皇殿,目光無人地俯瞰著殿中的每一個人。在太平王心中,皇位本就是他們兄弟二人的,是耶律賢搶了他的皇位,今日二人就要橫死於宮中。就在太平王話音剛落之際,韓德讓帶兵現身,宮中暗處隱藏著的士兵也都悉數現身,將高勛與女里的人馬統統圍住。原來,這一切都是耶律賢所設下的計謀,韓德讓壓根就沒去幽州,之所以假去幽州只不過是想引太平王儘快謀反而已,而耶律賢跟蕭燕燕也根本沒中毒,他們只是配合著太平王演戲,引太平王露出狼子野心在。

太平王知道自己被耶律賢一行人算計了,他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想要上前殺了耶律賢。韓德讓在,他豈會讓太平王如願,他拚死攔下了太平王,與太平王刀兵相見。宮內一時間四處充滿著殺戮與鮮血,休哥與達凜鏟除女里與高勛二人,他們利用火攻之計將一行人困於城牆內,女里更是死在了休哥的火箭之下,而高勛也死於達凜的長槍下,二人一生算計,終敗於一場謀逆。

烏骨裡帶兵馳援耶律賢,她趕到殿中時看到了蕭燕燕親自射了太平王一箭,太平王已身受重傷,粘木袞拼盡最後一口氣帶著太平王逃了出來,他讓太平王儘快逃離上京,可太平王卻還心系胡輦,執意要回府中接胡輦。粘木袞本想帶著太平王一起走,可情勢急迫,粘木袞只好讓太平王儘快離開,他攔住了韓德讓,卻死於韓德讓的刀下。

太平王拼盡最後一口氣來見胡輦,胡輦開口就是關心自己的妹妹,可看到太平王口吐鮮血時,她這才知道太平王深受重傷。太平王輸得一敗塗地,他卻堅持回來接胡輦,胡輦知道太平王的深情,她想要跟著太平王一起走,什麼皇位什麼兵權他們都不要了,她只想陪著太平王週遊列國。太平王又何嘗不想與胡輦如此,只不過他這身傷註定他活不成了。臨死前,太平王告訴胡輦,皇權面前是沒有親情的,胡輦全心全意待燕燕,燕燕卻未必如此,他讓胡輦要把兵馬掌握在自己手中,這樣胡輦才有自己的主權。胡輦知道太平王是在與她道別,她哭著想要留住太平王,太平王只希望胡輦能夠原諒他,他不能一生一世守護陪著胡輦。

太平王已除,一切塵埃落定,大遼終於得到了一番安定。韓德讓將一塊令牌歸還給耶律賢,原來這是耶律賢最後的兵馬,他將自己所有的希望都交給了韓德讓,韓德讓果然沒有讓他失望。二人站于城牆俯瞰著整座上京,耶律賢對於死去的將士心懷愧疚,韓德讓卻認為那些人是為了守護江山社稷而犧牲,他們死得其所。耶律賢問起了韓德讓日後的打算,他希望韓德讓能夠留在上京,與他一同開創大遼的萬世太平,但如果韓德讓執意要走,他也尊重韓德讓的選擇。

蕭燕燕對於耶律賢瞞著韓德讓沒離開的事情而耿耿於懷,耶律賢向燕燕解釋,他只不過是不希望燕燕過於勞累而已。韓德讓處理完事情回家,李思兒正在幫韓德讓清洗盔甲,李思兒提起韓德讓昔日的諾言,若韓德讓辦完了上京的最後一件事情,就和她一起回幽州。韓德讓不由得想起昔日燕燕問過他是否還會走,他心有猶豫,可面對著李思兒,他還是選擇了遵守自己的承諾,與李思兒回幽州。

烏骨裡帶兵馳援耶律賢,蕭燕燕也按照之前答應的放喜隱回京,讓喜隱官複原職,而胡輦則被封為皇太妃,掌管國阿輦斡魯朵。今日朝中,胡輦並未出席,蕭燕燕知道胡輦心底里的難過,她下令以皇太叔的奠儀厚葬太平王,眾臣大呼主上與皇后聖明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