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集:縝密局夫妻離心


說來奇怪,安王怎麼查得到如意樓,之前告知真相的小五也不見蹤跡。皇帝命金翊衛徹查,雖然抓住了如意樓十餘人,但沒有確鑿證據徐晉吩咐不能嚴刑逼供屈打成招。而在監獄的陰暗走廊里,成王等著他的臨行酒,但酒無毒,皇帝終究還是饒了他一條性命,遣他去修築皇陵。端妃對此事毫不知曉,恰逢齊竺趕來,焦急萬分問她到底如何,齊竺可不是來通風報信的,她已知曉當初逼死哥哥齊策的人就是成王徐茂,而自己還感激端妃母子救了自己,為她出謀劃策,助紂為虐,這一切多麼荒唐。

徐晉來到如意樓門口,想進又不進,直到蘭香出來,兩人通過蘭香傳話,傅容提醒徐晉小心顧沅,徐晉勸傅容遠離如意樓,兩個人愣是誰也沒見誰。文刑帶人在如意樓門口盯著小七,於是夜裡,小七將負傷的小十帶回三叔的小院,可他傷的太重,就算立刻救治也還是回天乏術,傅容就這樣看著小十死在眼前。一問小七才知道他們來時被金翊衛追殺,是肅王下的死令,殺光如意樓。

傅容一定要找徐晉問問,他不知此事並非徐晉所謂,乃是安王栽贓,徐晉亦不知傅容為何還執著于如意樓這樣危險的組織,話不投機半句多。如今她是如意樓樓主,徐晉奉命調查如意樓,他們早已刀兵相向。

掬水小築內,章晏被安王所救僥倖活下來,他現在想做的只有復仇,安王就給他這個機會。過兩日的城東有個大集會,他將徐晉引入如意樓,章晏便可一把火燒了那裡,顧沅在外偷聽到了這段謀划,文刑將此事稟告,但安王依舊不動顧沅,原因是她依然還有利用價值。

蘭香在街上看見顧沅,於是陪著傅容一道去了集市找她,出門時正好看見金翊衛在附近辦事,傅容也未曾多想。另一邊剛下朝回府的傅品言收到書信說如意樓傅容有事,章晏僅憑一封書信就將傅品言騙去了如意樓里,她對傅容的恨可不止一個人死那麼簡單,他要傅容身邊親近的人都陪葬。顧沅趕著來通報徐晉傅容有事,誘他去如意樓,徐晉明知有詐但還是去了,命許嘉看好顧沅。可顧沅心思機敏,趁許嘉不備一壺熱茶潑出,手刀落下敲暈了許嘉,速速離去了。

來到集市,傅容隱約看到一個顧沅的背影,追又未追上。徐晉則踏入章晏早早設下的閻羅殿,進了如意樓發現被綁的傅品言,那邊章晏一把火起,如意樓內火舌頓時席捲四周。徐晉雖打暈了章晏,但逃不過火海,情急之下傅品言將他推出門外,自己與章晏葬身火海。

吳白起接走了徐晉,安王隨後到場安排救火,吩咐了金翊衛追蹤神秘縱火人。等傅容趕來時看到的就是驚慌逃竄的金翊衛,不由的讓他想起離開如意樓時看到的也是金翊衛,是徐晉所為。更可怕的是母親趕來說傅品言不在家,現在他最可能在的地方就是眼前的這片火海。

傅府掛起了白帳,安王與肅王都來祭拜,傅容現在很懷疑徐晉,為什麼那些金翊衛一來如意樓就失火,他不信這是巧合。就算葛川與許嘉再怎麼替徐晉解釋,拿不出有力證據,徐晉對懷疑只能沉默不言。傅容告訴徐晉,以後傅府不歡迎他。

可就連傅宣都能察覺出此事蹊蹺,傅容卻不知該不該相信徐晉,她有猶豫。傅官守夜體力不支,傅宣叫傅容先帶他休息,隨後自己去了母親房間。母親憂傷過度,將洪村別庄的地契給她,讓他賣了,度過往後這或許難熬的日子。

吳白起一直在後院等著傅宣,見她終於肯出現,聲音淡淡的關切兩句,傅宣卻一反常態對他冷冷的,大概是不願拖累他,畢竟守喪要足足三年。但吳白起不在意,他知道傅宣身為長女,所有人都可以哭,只有她不可以,不過如果她願意,在她哭泣的時候他會靜靜的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