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集:蓮花紋令牌現世


皇帝跟著這位喬裝改扮的小哥來到雅間,忽然聽見隔壁傳來成王的聲音,成王毫無防備將買賣城防圖的事情說出,皇帝怒不可遏,命吳白起將成王與玄翰細作逮捕,並下令處成王以極刑。消息很快傳到三叔眾人的耳朵中,此事就此了結。直到徐晉聽說這一切都是傅容策劃之時,吳白起又問起傅容身邊出現的那幾位江湖高手,徐晉就意識到如意樓遲早要暴露。

回了如意樓,傅容瞧見那頂柳如意為她所做的鳳冠,仔細端詳發現有張蓮花圖案暗藏在一顆珍珠凹槽中,跑去問了三叔得知這個圖案應該說的是蓮花山莊,蓮花山莊是常年隱居世外的一個小村莊,裡面住著許多信佛但無法剃度出家的紅塵中人,尋常人很難找到那個地方。既然這個地方這麼隱蔽,令牌會不會就在那裡。

大街上,吳白起捏著傅宣的荷包,偶然瞥見陸增,端妃被廢,如今鳳來儀的印章一定在他手中。但陸增說印章不在他手,前些日子被傅宣拿走了。傅宣拿著他私蓋印章的文書逼他交出鳳來儀印章,吳白起聽了立即去傅府,但見花轎從傅府門前路過,他立刻想起那日街上幾個人茶餘飯後的閑談,傅宣要嫁人。一路跟著花轎到新人家門口,新娘頂著大紅蓋頭,就要與新郎拜天地,吳白起闖進來,情急之下已跪在新娘面前。他魯莽頑劣,但這些日子下來,傅宣對他越來越重要,他確信自己想與傅宣白頭。新郎一聽,誰是傅宣?於是在賓客席上,傅宣喊了一聲吳白起,之後不顧在場所有人的目光,拉著吳白起就跑了出去。

傅宣終於正視了自己的心意,她喜歡吳白起,言語說出來未免過於矯情,於是她在吳白起靠近時輕輕親了他一下。吳白起當即決定過幾日就去傅府提親,傅宣也同意了,這一次他們在滿燈長街里纏綿的親吻了許久。

傅容與三叔等到了蓮花山莊,拜會莊主,但對方謹慎,稱自己不曾認識柳如意,傅容也不急,只把柳如意所繪的蓮花圖案交給他。而顧沅也悄悄跟蹤傅容來到了這裡,隨時伺機而動。徐晉搜查了成王府,但書信往來這些重要證物統統為空,想必是被鍾瑞帶走,顯而易見,他已投靠玄翰。不過最近恆京城戒嚴,鍾瑞逃不出去,只需吳白起再仔細搜索便是。吳白起在成王府搜到一枚面具,這個面具在上次綁架傅宣的人牙子那裡見過,鍾瑞現在又失蹤了,吳白起趕忙來傅府提醒傅宣出門注意。

蓮花山莊內,牆上掛著一幅柳如意的畫像,莊主為她敬香,忽然發覺窗外有人,他飛身閃出打倒了三叔與小七,拳風直直衝傅容打去,當看見傅容的手鐲時,他立時收住了殺意。這才相信傅容是為柳如意而來,在畫像後面取出暗盒給傅容,傅容用自己的手鐲為鑰匙將它打開,裡面是柳如意的信與如意令牌。當傅容能看到這封信時說明如意樓已面臨存亡之際,但銷毀它還是重建它,柳如意都尊重她。

出了山莊,顧沅蒙面出現搶奪令牌,結果令牌早被傅容掉包。顧沅不僅沒拿到令牌還負傷回了掬水小築,傅容看到是她,她已經暴露了。安王明顯是要發作的樣子,但礙於顧沅還有利用價值便加以寬慰請她好生休息。

吳白起帶了一盒的文契家底來給傅宣當聘禮,這算哪門子聘禮,不過看在吳白起這麼真誠的份上,傅宣拿了鳳來儀的鑰匙,就當禮金了。為了給吳白起慶生,傅宣一早來到鳳來儀準備,特地做了一碗長壽麵。等吳白起來實在太過無聊,她拿著鏡子觀察自己的儀容,不料鏡子映射出身後的鍾瑞,傅宣機警,端起面碗向後拋出去,趕忙去門口求救。吳白起正在門口,他大大方方走進去,鍾瑞繞著他走,於是被一早等在門外出拳的侍衛打暈,在他身上搜到了與成王商議的書信。

安全下來吳白起才想起,傅宣怎麼會來鳳來儀。一問才知道是準備給他慶生,專門做了長壽麵,誰料想被用來打鐘瑞了。不過吳白起不要別的,以後能讓他改叫宣兒就好,這嘴長在他身上,他想叫就這樣叫吧,傅宣如是說道。

將成王一案細細做了稟報,徐晉本以為此事了結,誰知安王忽然啟奏,特地引出這些事背後的如意樓,皇帝隨即命徐晉徹查肅清如意樓,皇命難違,但徹查如意樓勢必牽扯進傅容,徐晉左右為難不知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