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集:太平王謀反,胡輦小產


祈福儀式完成,眾妃都回到營賬歇息,太平王與胡輦也回了營賬。待胡輦入睡后,太平王帶著自己的刀偷偷離開了營賬,他來到太妃賬中。看著薩滿舉行儀式,他質問撒滿給的葯到底有沒有效果,撒滿告訴太平王,這葯絕對是有效果的。正在這時,營賬外傳來一聲響動,太平王警惕地外出查看,意外發現眼前站著的人竟是胡輦。胡輦醒來見不到太平王,她本是出來尋太平王,卻沒有想到會聽到了這一切,她不明白太平王為什麼要在背地裡耍這種小手段,而兩位太妃明明身享榮華富貴又何必如此對主上。

太平王知道胡輦接受不了這件事情,他想帶著胡輦回去,讓撒滿繼續做法。胡輦卻生氣上前推翻了作法的案台燭火,一時間小賬火光沖光,太平王先帶著胡輦離開,讓兩名侍衛善後。太妃營賬著火一事驚動了耶律賢與蕭燕燕,二人派人前往太妃營賬查看,兩名侍衛匆忙將太妃殺人滅口,可蒲哥太妃卻被耶律賢趕到的人所救。

次日,耶律賢與蕭燕燕前來太妃營賬查看,韓匡嗣在地上撿到那瓶小皇子服下的藥物,他察覺其中有異樣,故拿著藥瓶前去研究。帳篷里一片荒亂,楚補提起帳篷著火的緣由是因為燭台打翻,若是兇手必不會留下此等動靜,這說明打翻燭台的不是兇手,而是示警之人,但現場沒有其他屍體則證明這個人現在還活著,能夠撞破這件事情還被兇手護著出去的,二人第一時間想到了太平王和胡輦,而太平王跟胡輦不到三更便出宮就更證明了二人的猜想。

胡輦回到府中一直不肯原諒太平王,明明太平王曾經答應過她,絕不會傷害她的親人,可太平王如今不僅僅是背棄了她,更是背棄了契丹「禍不及子孫」的傳統。太平王知道他令胡輦很失望,但他如果不去爭不去奪,他們的孩子就會成為罪人之後,一直活在失勢失權的生活之中,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好。他、胡輦、孩子才是一家三口,太平王希望胡輦能夠為了孩子明事理一些,不要互相傷害。見胡輦不願意跟自己談話,太平王也先行離開了房間,只將胡輦鎖在房間里。

蕭燕燕跟耶律賢已經知曉太平王有異樣,蕭燕燕本想帶兵沖府救人,可太平王手握重兵,非但他們沖不進府內救人,若太平王與高勛女里結合在一起,三人的兵力勢不可擋。耶律賢跟蕭燕燕決定設下家宴迷惑太平王,好讓太平王放鬆警惕,先不要魚死網破。之後,蕭燕燕喊來胡輦的貼身侍女安熙和福蕙,她讓二人進府照顧好胡輦,找準時機引胡輦出府。

太平王跟高勛女里早已經狼狽為奸,三人勾結在一起準備在家宴之時造反,擁太平王為新君。蒲哥小妃醒來,她傷勢嚴重,臨終前見了耶律賢一面,當面向耶律賢懺悔。蒲哥知道耶律賢不會原諒她,多年之前她受太平王要挾,為了活命偷偷換掉了耶律賢要服用的葯。直至這時,耶律賢才震驚知道自己這麼多年吃藥卻絲毫不見好轉是因為葯被換掉。蒲哥泣不成聲,她自知罪孽深重,她不求耶律賢原諒,只將自己偷藏的葯留給了耶律賢,希望能夠幫到耶律賢一點。話落,蒲哥咽下這口氣,也結束了她這受制於人的悲涼一生。

胡輦不吃不喝,太平王前來看望胡輦,還帶來了安熙和福蕙照顧胡輦。太平王離開后,安熙和福蕙勸胡輦吃飯,只有吃飽才有力氣逃跑,太平王即將有所行動,二人讓胡輦務必在太平王行動之前離開,否則生怕太平王行動失敗會對胡輦不利。胡輦知道太平王不會傷了自己和孩子,但她並不想留在這裡,三人尋了一恰當時機準備離開太平王府,太平王發現了此事,他攔住了胡輦,併當著胡輦的面殺了侍女安熙。胡輦因安熙的死而難過不已,她從馬車上摔落下來,孩子也因此沒了,太平王盛怒想殺了女醫,女醫連忙求饒,孩子雖保不住,她卻能保住胡輦的命。

胡輦的命保了下來,太平王質問胡輦為何要冒著失去孩子的風險離開他,胡輦看不起太平王的這種骯髒手段,縱然太平王想把至高無上的鳳冠為她戴上,陪她共看天下江山,但她不稀罕用此等手段得來的鳳冠。太平王心底失望,他認為胡輦的心根本沒有同他在一起,若不是胡輦是他深愛的妻子,他絕不可能一直容忍著胡輦。

只沒在禪房裡念經,安只前來讓只沒陪她進宮參加家宴。只沒不願意進宮,他不明白安只為何一直糾結著這個。安只想要人前顯貴,她希望只沒能建功立業,只沒卻早已經沒了這個念想,他知道安只不甘心,也有所猜測安只有其他的門路人前顯貴,他話中有意地提醒安只今日只不過是一場家宴而已,他本想阻止安只,可安只卻不願意聽只沒勸說,一直摻和著太平王謀反之事。

太平王府一片亂騰騰,太平王身穿戰袍前來向胡輦道別,他告訴胡輦,他這次回到上京是絕不可能安心做一個皇太叔,若非有十全把握,他不可能動手。胡輦想知道太平王今日是否是來殺她的,太平王告訴胡輦,胡輦是他的妻,他的王妃,也會是他未來的皇后,他絕不可能會殺胡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