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集:韓德讓成親,小皇子遇害


韓父跟韓母提起了耶律賢的旨意,耶律賢希望韓德讓儘快成親,二人一番商議過後決定讓韓德讓娶李思兒。韓德讓如今心思並不在兒女情長上,他一心想要拿下太平王,粘木袞是太平王的心腹,韓德讓準備從粘木袞入手,故讓信寧多加留意太平王的一舉一動。

太平王深夜設宴款待女里跟高勛,稱他今夜並非是因朝堂上的事情來興師問罪,而是來賠罪的,是他過於急功近利讓二人在朝堂上難堪。酒過之後,太平王準備再添一本火,讓耶律賢對韓德讓忍無可忍,今日耶律賢拼著一口氣也要上朝,這足以見得耶律賢心中並非那麼闊達,而蕭燕燕經常在御書房單獨召見韓德讓,御書房便是二人的私會地點,高勛和女里可以此來激化韓德讓跟耶律賢之間的矛盾。

韓德讓跟耶律賢、蕭燕燕提起太平王的野心,最恨蕭思溫之人也是太平王,他正是利用的連環計殺了蕭思溫,包括蕭思溫之前收到的那封狀紙都是太平王所安排的。此計環環相扣,太平王非但煽動高勛女里行刺,更是為他們跟海東青組織牽橋搭線,就連第二批殺手都是太平王所安排的,為的就是徹底斷了女里跟高勛的後路,逼迫他們行刺。此計堪稱冒險,若太平王失敗了,太平王也準備了後手嫁禍給了喜隱,包括回上京及喜隱攝政一事都是太平王安排的,而喜隱還蠢蠢地鑽進了太平王的陷阱。

韓母跟韓德讓提起耶律賢的意思,她希望韓德讓能夠跟李思兒修成正果,韓德讓心裡頭過不去那道坎,韓母卻懇求韓德讓能夠讓她和韓父安心,早點結婚生子,他們心中最放心不下的便是韓德讓。韓德讓想著韓母的話,他還是對李思兒拒之門外,李思兒卻心甘情願嫁給韓德讓,她不在乎過去的種種過往前塵,只想跟韓德讓做一對恩愛夫妻,韓德讓與其娶一個陌生女子,倒不如娶她。韓德讓心底里始終放不下燕燕,看著韓德讓的拒絕模樣,李思兒也明白了韓德讓的意思,決定不再讓韓德讓為難。

蕭燕燕召胡輦進宮,她提起宮外的流言,雖然她跟韓德讓問心無愧,耶律賢也從未生疑,但流言波及越來越廣,定是有人刻意為之。若要平息流言,唯有韓德讓成親。韓德讓一直放不下燕燕,他縱然草草娶了李思兒也不會幸福,蕭燕燕卻認為他們早已經長大了,而她心底里也早就放下了所有的兒女情長,大遼的未來才是她需要思考的問題。

韓德讓一踏進酒樓便聽到了說書人的流言,眾人看到韓德讓過來,更是將韓德讓圍在其中嬉笑嘲諷。正在這時,李思兒出面替韓德讓解圍,她稱自己已經與韓德讓定下婚約,讓眾人不要再以訛傳訛。眾人笑李思兒不自重,他們從未聽過韓府有婚約,韓德讓不得已只好出面承認了二人的婚事。就在眾人散開后,李思兒讓韓德讓勿將剛剛的話放在心上,她明日便離京,韓德讓卻喊住了思兒,他知曉今日的一切讓思兒受委屈了,他願意娶思兒,也願意學著去做一個好丈夫,好好照顧思兒。只不過,他在上京還有一件事情要辦,待辦完之後他們就一起回幽州相守一生。

不日,李思兒與韓德讓大婚,韓德讓抿著唇瓣,完成了一切禮儀,臉色卻並無半分欣喜之色,而李思兒卻嘴角帶笑,縱然韓德讓此時心中並無她,但她能嫁給韓德讓便足矣。成親后,韓德讓請命去幽州,蕭燕燕不明白韓德讓為何變成了一個遇事逃避的人,二人本就心懷坦蕩,她都不介懷,韓德讓又何必將這些無稽之談放在心上。正在這時,耶律賢來至二人身邊,他准了韓德讓的請求,準備自己跟燕燕解釋。

蕭燕燕生氣韓德讓扔下上京的一堆正事不管逃避回幽州,耶律賢向燕燕解釋,韓德讓有他要守護的人,如今流言四起,他們可先讓韓德讓先離京,等事情過去了他再親自請韓德讓回來。蕭燕燕想知道到底是朝堂之人想讓韓德讓離開,還是耶律賢想讓韓德讓離開,耶律賢知道蕭燕燕心底所想,他認為蕭燕燕多心了,在他心底里,南京和上京一樣重要。如今蕭燕燕情緒激動,耶律賢也不與燕燕多談,只稱政事繁忙便先行離開。

蒲太妃身邊的婢女是太平王的眼線,婢女給了太妃一瓶葯,太妃趁著蕭燕燕不在小皇子身邊,她對小皇子下了狠手,將葯給小皇子服下。小皇子服下藥后,他渾身發熱滾燙不已,迪里姑跟韓匡嗣查出是風寒之症,可對症下藥之後並無好轉,所有人都急得團團轉。胡輦得到消息后也十分心急,她準備去看燕燕,太平王卻攔下了胡輦,他非但讓心腹高興陪胡輦進宮,更是讓胡輦向蕭燕燕提議多開幾個法壇,找來薩滿為小皇子舉行祈福儀式。小皇子病重,蕭燕燕與耶律賢無法,二人只好按照太平王所言,進行祈福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