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集:喜隱被軟禁,蕭燕燕獨自上朝


太平王與敵烈要求見耶律賢,蕭燕燕知道太平王來意不善,她到門外將一行人攔下來,一行人無功而返。與此同時的李胡府,喜隱遊說烏骨里幫他拿下輔政大權,讓烏骨里去求燕燕,烏骨里知道上次之事燕燕不怪罪已是開恩,她只想跟喜隱在府中平安過日子,喜隱卻分析起朝中局勢,一副真心模樣稱他是想幫助燕燕,烏骨里被喜隱蒙蔽,只答應尋了時間便進宮去求燕燕。

蕭燕燕召韓德讓與休哥達凜哥一眾心腹心宮,明日耶律賢必是不上了朝堂,她獨自上朝定會遭到群臣百般刁難,故她與一眾心腹先行商議出對策。韓德讓從頭到尾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蕭燕燕單獨留下來韓德讓,想聽一聽韓德讓的看法。韓德讓提起喜隱的狂妄自大,他讓蕭燕燕給喜隱虛職,不給實權,這樣一來喜隱目光無人便會將朝中各路人馬都得罪個遍,屆時他們再以喜隱之前的罪將喜隱定罪即可。同時,太平王也召集了高勛女里談話,他知道燕燕防備喜隱,他讓高勛明日務必在朝堂上激化喜隱跟燕燕的矛盾,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次日,蕭燕燕獨自上朝,喜隱當朝提出質疑,認為大遼江山應當由阿保機的子孫來攝政,蕭燕燕該把心思放在照顧耶律賢身上才是。高勛反駁喜隱,他站在蕭燕燕這一邊,朝堂上頓時爭吵不休,絲毫沒有將蕭燕燕放在眼裡。蕭燕燕臉色淡然,她以皇后的身份宣布稱她攝政的確不合理論,故願意將攝政權交給喜隱。喜隱大喜,韓德讓在此時站出來稱雖喜隱攝政實至名歸,但今日耶律賢病重不合時宜宣布攝政王一事,他請求改日再議此事。既蕭燕燕已經答應讓出攝政權,喜隱也不急在這一時半會兒,他毫不猶豫答應了韓德讓,願意改日再提攝政之事。

喜隱一旦攝政,高勛女里便是會喜隱第一個目標,二人來到太平王府商議對策,太平王深知蕭燕燕此舉是以退為進,不由得對蕭燕燕刮目相看。若喜隱得權,他們幾人都沒有好日子過,故太平王決定對喜隱先行下手,除掉喜隱。此時的後宮中,蕭燕燕前來喂耶律賢喝葯,耶律賢已經聽過了朝堂之事,他大大讚揚起了蕭燕燕,甚至想借著病體再偷懶幾日,將大局給蕭燕燕把握。蕭燕燕嗔怪起耶律賢,她也提起了此計謀是韓德讓提出來的,遊歷歸來的韓德讓比以往更為成熟,蕭燕燕讓耶律賢病好后務必要多聽韓德讓的諫言。

女里送上奏摺,稱添盆儀式上抱小皇子的那名宮女玉宛是喜隱的人,蕭燕燕決定先不動喜隱,好戲這才剛開始,她絕對會讓喜隱翻不了身。

韓德讓在家陪著母親,韓母多加嘮叨,想讓韓德讓娶親,韓德讓婉言將此事避過。之後,信寧向韓德讓彙報蕭思溫一案,信寧抓到一名全上京唯一會做棕櫚鞋墊的人,那人看過仵作的幾副畫像之後,認定了其中一人,稱那人便是喜隱府中的人。得到了最新消息,韓德讓將線索告訴耶律賢,但所有真相一夜之間浮出水面,韓德讓認為此事頗為蹊蹺,他與耶律賢、蕭燕燕商議過後決定先將其拿下,再定其罪。喜隱身邊還有烏骨里跟留禮壽,蕭燕燕囑咐韓德讓在拿下喜隱時不要傷了烏骨里跟留禮壽。

喜隱在府中喝得酩酊大醉,慶祝自己得到了攝政權。烏骨里前來讓喜隱不要太過得意忘形,喜隱卻整個人沉浸在喜悅之中,絲毫不知府外已被重兵圍守,而這時韓德讓率兵前來查封王府,將喜隱禁足府中。如今喜隱被軟禁在府中,蕭燕燕與韓德讓提起喜隱該如何處置,趙王喜隱是太祖系三支的人,要如何處置還需要主上決定,而高勛和女里紛紛上奏請求徹查喜隱一案,蕭燕燕沒有料到當日狼狽為奸的人如今會狗咬狗到這副局面。如今蕭思溫的案子已經告一段落,蕭燕燕問起韓德讓日後的打算,想知道韓德讓是否還會走。韓德讓緘默無言,蕭燕燕垂眸轉身離開。

眾臣請奏嚴懲喜隱,蕭燕燕按照太平王的意思將喜隱流放到祖州,為太祖太宗守靈,至於趙府中的人則從輕發落。隨後,太平王前來見蒲哥太妃,太妃看到太平王滿臉懼色,太平王卻步步逼近太妃,還提起了蒲哥太妃跟蕭燕燕之間的過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