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茶樓里請君看戲


徐晉狠心說出合離,眼下竇炎一家危在旦夕,他要把傅容剔除出去,才能毫無顧忌做事。傅容本來是很心痛,但眼前這個畫面跟自己莫名相似,那天在鬼市她也是這樣說著狠心的話將徐晉推的遠遠的。於是傅容瞬間一反常態,乖乖回了傅府,還好心的告知合離書稍後寫好便送到。

小五的價值已經被利用完畢,安王意欲除之。回了傅府傅容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了父母,趁夜色與傅宣後院獨酌,聽說當日來府上與傅容相親的姚公子如今都要娶親了,新娘好巧不巧也姓傅。這男女婚姻真是坎坷,有情時蜜意,遇事時又狠心,徐晉也不管她需要什麼,就獨斷的做了主,將她推離事外。聽傅容借酒消愁這樣感嘆,傅宣細細品味著她的話,看向那個吳白起經常出沒的牆頭。

吳白起來到傅府後院牆外,正要翻時被徐晉叫住,兩人來到街上,知道他為竇炎的煩憂,能幫的上忙吳白起在所不辭,於是徐晉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麻煩他照看好傅家。徐晉去了鎮北將軍府上,將老夫人與小公子接到肅王府暫住。時間緊迫,他要在皇帝發現偷梁換柱之前證明竇炎清白。

吳白起跟隨傅容,聽到街上有人議論傅姑娘,好像是要結親了,不過對方好像甚不滿意的樣子,他也來不及細聽,砸了那個污衊傅姑娘的人後又趕緊跟上傅容。傅容來到一處山中小村,裡面全是這些年柳如意收養的孩童,小七與三叔都在,關於泰山山崩是否柳如意所為,傅容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眾人皆是震驚,對他們來說柳如意建起小村,收養孤兒讀書長大,仁心遍布,絕不是會害人的人。

但傅容的這些消息都是小五告知的,小五也是如意樓的人,所以傅容才會對這件事半信半疑,事情很明顯,小五八成是被收買了。忽然院外傳來刀劍打鬥之聲,是吳白起與三叔拔劍相向,傅容趕忙出面阻止,要吳白起去外面等候。鎮北將軍與三叔是生死之交,此次三叔來京也是為鎮北將軍一事,已查到有玄翰細作混入京城,與內奸交易城防圖,只要他們再進行交易就能一舉揪獲。

懷王送密信給徐晉,他會加緊速度與竇炎聯繫,到時按計劃裡應外合。現在要做的就是沉住氣,不能貿然去皇帝面前為竇炎陳情,那樣反而不利,只希望懷王能再快點,九里很快也要被破,皇帝一定會誅殺竇炎家眷。

皇帝也在實時關心前線情況,九里已經被破,懷王中箭,還是被竇炎射箭中傷,皇帝氣的咳血,召來安王逮捕竇炎一家,午時問斬。等安王到鎮北將軍府時只抓到了兩個假冒的女人,進宮回了皇帝他又去肅王府搜了一遭,徐晉早有準備,安王依舊沒能搜到人。待安王離開,徐晉很清楚的知道,皇帝開始懷疑他,而竇炎家眷的藏身之所一旦暴露,一切還得指望許嘉的行動。

清平縣主在祈願樹下寫上紅綢條,她自知助紂為虐不可回頭,但希望老天保佑懷王平安歸來。終於邊關大捷,原來竇炎射懷王的那一箭之中有布防圖,他們一個在里一個在外,先是竇炎偷襲主帥擾亂軍心,再是懷王率軍功入城內,裡應外合,一切如徐晉早前預料,竇炎護得百姓周全又打敗敵軍。皇帝現在意識到自己險些錯殺良將,命徐晉接回竇炎家屬。

剛了一樁事,邊關又來信,證實了有內奸與外敵串通一氣,投敵賣國。而另一邊某間客棧里,三叔一干人等喬裝打扮與傅容一道藏匿於隔壁客房,看到了細作與成王貼身侍衛鍾瑞接頭,細作一定要成王親自來,否則一切免談,於是第二日成王到來。淑妃和皇帝一起要去天門寺祈福,微服私訪民間,馬車突然停下,吳白起說是馬有些勞累,淑妃正好口渴,不如正好下來走走看看休息片刻,走了兩步,有個茶樓小哥吹噓自家的茶別處難得一見,皇帝不覺有些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