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集:投敵叛國反間計


那是如意樓的聯絡暗號,只要傅容有危險,如意樓中人只要看見這個鐲子就會拼盡全力相救。並且如意樓的密室被騰空,柳如意死的十分倉促,小七斷定這不是自殺,是背後有人故意為之,他們追殺小七小八,四處打聽如意樓令牌下落,而如意樓所有人只認令牌不認人,此人尋令牌一定是想掌控如意樓。

如意樓並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雖然並不直接造成影響,但之前齊策和董方禮,乃至後來的安王徐茂與信都侯章耀城都與她有牽連,徐晉不想傅容趟這攤渾水,但傅容意已絕,事關柳如意的死,她不能放手不管。

邊關嶂陽城,鎮北將軍竇炎正在排兵布陣,忽然收到急報,稱玄翰鐵騎已攻破城門踏入城內。面對敵軍數萬,竇炎看了看地圖,他有一計,險之又險,但或許可以保住嶂陽城。

傅容知道徐晉還在生悶氣,索性奉上湯羹,但徐晉來無影去無蹤,一陣風一樣走到她身邊把她嚇一跳,據說這是徐晉師父鎮北將軍教他的,傅容對這位老將軍更是尊敬有加,他們約定等以後安穩下來一起去嶂陽拜訪他老人家。

玄翰攻城而入,竇炎投敵叛變,皇帝知道大怒,徐晉立刻趕入宮中,只有思過堂的成王高興至極,他賣給玄翰的城防圖成為他們攻下嶂陽的關鍵,最解氣的是徐晉的師父竇炎叛變,他看徐晉還能春風得意到幾時。果然,皇帝要處置京城中竇炎的家眷,徐晉不顧龍顏大怒攔下此事,懇請帶兵出戰,但皇帝怕他急功冒進,另准了懷王帶兵增援。

下了朝堂懷王遇見清平縣主齊竺,得知他要去邊關一戰,齊竺有些擔心,將入宮前求得的平安福贈與他,希望他凱旋。而徐晉這邊也得到消息,玄翰特地趁嶂陽城兵馬調動,城內守防薄弱之際大軍壓境,一定是有人裡外勾結泄露城防圖。竇炎投敵一定是另有打算,徐晉清楚他寧可戰死也不投降,絕不會如傳言那般通敵叛國。

傅容已經在門外看了很久,殿內的徐晉與吳白起葛川他們商議要事,幾個時辰也不見出來,她索性作罷。等徐晉回到卧房傅容已倒在書案上睡著了,問了蘭香才知道她今日去了鎮北將軍府,為老夫人抓了葯燉了湯,還為他也準備了一份湯,此刻就在書案上。傅容這是替他去看望師娘了,徐晉心內感激,將她安頓在床榻上,徐徐進入夢鄉。這次夢中徐晉終於挑開了那個紅蓋頭,蓋頭下的新娘是傅容,原來一切都不曾更改,他最後還是娶了傅容為妻。次日一早再與傅容一對峙,吉昌城他趁亂吻過的女子就是傅容,那雙繡花鞋也是傅容娘親所綉。

通過顧沅的消息,安王料定傅容已然知曉如意樓真面目,索性放出些消息從中作梗。如意樓的小五曾經也受過柳如意恩惠,傅容對他也有些許印象,他跑來肅王府找到傅容,告訴她柳如意幫助齊策做過不少事,又以董聞要挾逼死董方禮,提攜吉昌城尚開陽,用天狗食日炸了泰山,後來還要謀害肅王。傅容不信,柳如意為人絕不是如此,但徐晉拿出柳如意的那枚藤銀針,那晚的黑衣人想要攜帶賬本離開使用的就是這個武器。徐晉認為柳如意的確如小五所說,傅容堅決不信,於是二人有了分歧。

西河郡主惦記徐晉有傷前來探望,正好在門口撞見剛吵完架要去如意樓的傅容,此時文刑帶著馬車前來,說掬水先生要見傅容,西河郡主怎麼看文刑都覺得眼熟,那不是安王的貼身侍衛嗎,她趕忙命丫鬟跟上去看看。自己進王府找徐晉去,誰知見了徐晉話沒說幾句,邊關傳來消息,平塞被破皇帝下令軟禁鎮北將軍家眷,徐晉立刻進宮,但皇帝此刻最不想看見的就是他,此去無功而返。

見了安王,傅容順便問及他上次的傷勢,這才從安王嘴裡得知那日徐晉也去清風寨,並且身負重傷,而這些徐晉從未對她說過。徐晉出了宮門,下定決心,事到如今只有一個辦法,此時西河郡主也跟上了,說了剛才她覺得奇怪的事情,傅容上了安王侍衛的車卻去了掬水小築。於是傅容離開掬水小築時,徐晉飛扇而上,切斷了安王的面具,原來掬水先生就是自己這位好皇叔。回到肅王府徐晉便大發雷霆,說了要傅容不管如意樓她不聽,不要和安王走的太近她也不管,和別的男子關係如此親密,皇帝逐漸不喜徐晉,竇炎處境緊張,這些都是因為傅容,他現在最後悔的就是娶了傅容,但他說出這些話根本不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