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鹿氏父女轉讓股票,集團易主


第二天,方寧回到了公司,鹿亦堯焦急地和方寧商談如何回應高爾凡的指令。正準備下令準備英菲尼特的相關工作,可手下的員工卻向方寧反駁道,如今的方寧已經不再是主事人,無法推掉工作而專心安排英菲尼特的事情,員工突如其來的反抗令方寧有些意外,此時,一旁偷聽許久的蔡思雨插入到對話中,幫忙打起圓場。等到方寧回到辦公室,蔡思雨走了進來,給方寧給予鼓勵,看著眼前蔡思雨的笑容,方寧才意識到兩人的友誼在此刻顯得無比珍貴。

主動放棄進修計劃的凌睿遭到導師的嚴厲批評,委屈的心情使得凌睿又再一次瘋狂打掃衛生。緊皺的眉頭卻在看到方寧的那一刻緩和開來,緊緊將方寧擁入懷中,聽著方寧的焦慮,凌睿無限量送出自己的溫柔,將自己的煩惱深深埋在心中…

鹿文賓從董事口中得知高爾凡的一舉一動,放下手機,無盡的煩惱也使得鹿文賓生出倦意。第二天,鹿文賓默默地向楊宜遞出了離婚協議,鹿文賓想要讓楊宜遠離這場紛爭,可楊宜卻執意要與鹿文賓從危機中走下去,借此機會大吐不快,扔掉離婚協議,楊宜卻忍不住在背後露出笑意。

凌母為了凌睿的事情約出方寧,等一見面,凌母讓方寧去勸說凌睿接受德國進修的機會,可對此一無所知的方寧卻愣了神,從凌母的口中得知實情的方寧急忙趕到醫院,逼問同事捲毛,這才知道原來凌睿為了自己而放棄了面試機會…

回到了公司,員工之間爆發的爭論才讓鹿方寧得知高爾凡進行了裁員以及拆散部門的舉動,怒火攻心的鹿方寧找到高爾凡,卻遭到高爾凡的威脅,逼迫鹿家賣掉所有股份以保住鹿鳴集團周全。聽著高爾凡對自己的指責,鹿方寧失魂落魄地走回家,凌睿為自己放棄前途,姐姐因為自己失去性命,百感交集的方寧找到了鹿文賓,痛苦地開始反省自己的錯誤,聽著方寧顫抖的聲線,鹿文賓亦開始述說自己的想法,一切不過是因為愛,將自己的意願強加在了兒女身上,導致了意外地發生。看著父親滿臉的皺紋以及淚水,方寧緊緊握住鹿文賓的手,終於解開心結的兩父女將一切往事與傷口攤開,終於釋懷,準備放棄所有的股份。

方寧找到了鹿亦堯,拜託鹿亦堯尋找德國的朋友幫助凌睿的前途。聽著方寧準備放棄股份的決定,鹿亦堯的內心變得沉重,可方寧義無反顧的背影並沒有給鹿亦堯留下任何追問的機會。

走在回家的路上,天氣頗為寒冷,是緣分在作祟,方寧看見路盡頭的凌睿,一切積累的情感再次噴發,大聲地訴說自己的愛意,方寧緊緊抱住凌睿。好像是兩人最後一次擁抱似地,方寧抱著那樣的緊…

凌睿第二天早上一醒來,便發現床邊變得空蕩盪,不論是家中的合照、還是衣櫃中的行李,一切方寧生活過的痕跡都被抹掉,而大廳的桌上卻空留一紙離婚協議書。凌睿在一切可以尋找的地方都跑了個遍,卻再沒有見到那一個熟悉的身影,收到再一次面試的好消息,可凌睿的臉上卻再無笑容…

鹿鳴集團董事長鹿文賓與總經理鹿方寧轉讓股票的消息一出便引起了眾人的討論,人們猜測的神情以及八卦的眼神都拋向了鹿鳴集團,門背後究竟是掀起了怎樣的風起雲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