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集:太平王回京,燕燕誕下皇子


胡輦帶來了耶律賢的一半兵權,她勸說太平王隨她回上京。在太平王心中,任何人與事都比不上胡輦重要,他問起胡輦在上京是否有受委屈,聽到胡輦沒有受任何委屈,太平王也決定隨胡輦回上京。

喜隱因太平王回京的事情盛怒,他認為自己不再有奪權機會,烏骨里前來安慰喜隱,她一言道出太平王與耶律賢之間並不是真心和好,喜隱還年輕,屆時只要等他們二人爭奪起來,他再趁機手握兵權便可奪下王位。

太平王前來宮中見耶律緊,耶律賢臉色蒼白躺在床上。他一副病態之軀稱自己時日無多,願將一半兵權給太平王,並封太平王為皇太叔,屆時皇位到了太平王手上,他只希望太平王能夠替他善待燕燕,善待他的孩子。太平王看著耶律賢這副病重模樣,點頭應下了耶律賢。之後,耶律賢在朝堂上封太平王為皇太叔,太平王在朝堂上表忠心,願將一半兵馬歸還朝廷,堵住了悠悠眾口。

女里認為太平王回朝對他們大大有利,他想帶著高勛去見太平王,可高勛卻認為此事不急,太平王一定比他們還急。太平王回府,粘木袞前來拜見太平王,太平王心底里一直提防著耶律賢,他知道耶律賢不是真心封他為皇太叔,如今耶律賢就是想要讓他去對付高勛跟女里,他就乾脆隨了耶律賢的意,去瓦解高勛女里跟喜隱之間的聯盟。

安只得知太平王回府,她帶著雞湯前來拜見太平王,希望太平王能給她指一條生路。太平王見安只長得如此俊俏,且她也怪可憐的,故讓安只為她所用,他必保安只平平安安榮華富貴。

蕭家三姐妹前來祭奠蕭思溫,胡輦為蕭家挑了過嗣子蕭繼先,她在墓前向蕭思溫保證,她一定會好好教繼先,讓他繼承蕭家家業,且他們三姐妹也會同心,世上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將他們三人分開。

大雪漫天之日,蕭燕燕臨盆,她陣陣嘶喊聲令外邊等待的人心焦如焚,直至一聲嬰童的哭啼聲才讓所有人放下心來。蕭燕燕產下一名男嬰,耶律賢欣喜,他緊握著燕燕的手,再次情深向燕燕表白。雖然這個小皇子及有可能會成為眾人的眼中釘,可耶律賢跟蕭燕燕會竭盡全力保護好這個孩子,耶律賢也保證他的睡榻之側絕不允許他人興風作浪。

只沒見到耶律賢的孩子,他既開心又為自己難過,一失足成千古恨,他跪在母親的牌位前聲聲哭痛,認為自己對不起父皇母后。安只在門口聽到這番話,她眼底里滿是痛恨,只沒只覺得對不起他父皇母后,可她呢?她已不求子嗣傳承,只沒卻連最簡單的人前顯赫都無法承諾給她。

小皇子滿月之時,後宮行添盤之禮,一名宮女抱著小皇子,她故意失手將小皇子拋向半空,眼看著小皇子及時摔落熱水裡,女巫月里朵匆忙上前踢開熱水,抱住了小皇子。小皇子無礙,宮女畏罪自殺,宮女是喜隱所派,喜隱得知此事失手,他大為生氣,而太平王也知道了此事,他想要趁此一箭雙鵰,一方面轉移所有人注意力,一方面讓耶律賢下定決心鏟除喜隱。

太平王吩咐粘木袞去見女里,耶律賢匆忙趕回後宮,如今朝堂上的紛爭已經危及到孩子,二人都想要保護好彼此,保護好孩子。看著蕭燕燕決定變得更加強大,耶律賢決定成為蕭燕燕最強大的後盾。那名自殺的宮女名叫玉宛,她逃過層層守衛混入儀式,韓德讓奉旨徹查宮中守衛,誓要抓出幕後兇手。

耶律賢因國事病倒,蕭燕燕匆忙來到耶律賢身邊,她摸著耶律賢滾燙的額頭,立即宣韓匡嗣進宮。耶律賢病重,太平王與敵烈兩家人都前來宮中看望,太平王話裡有話地讓敵烈好好照顧他們這一系唯一的子嗣蛙哥,胡輦又何嘗聽不出太平王的意思。待與敵烈分開后,胡輦告訴太平王,大遼從來都是國立長君,只要太平王好好等,皇位遲早是他的,她不希望太平王將她們姐妹三人跟孩子都算計進去,太平王向胡輦保證他絕對不會傷害蕭家姐妹二人,卻暗地裡準備拉攏敵烈,以此奪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