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燕燕險些出事,蕭思溫案子結案


喜隱因沒有得到攝政權而勃然大怒,高勛得到了宰相沾沾自喜,他打從心底里看不起高勛,也認為高勛在蕭燕燕跟韓德讓的打壓下絕不可能站穩腳跟。因蕭燕燕的存在才阻礙了喜隱奪權,喜隱因此對蕭燕燕起了殺心。

蕭海只跟蕭海里得知了忽爾博被殺的消息,二人一陣著急,決定將此事推給女里,若到時二人出事,他們只需要咬住是女里指揮他們,還將布防圖泄露給他們即可,此事女里也別想逃脫。韓德讓詳查起此案,他認為女里不大可能會主動去刺殺蕭思溫,畢竟那日他是閭山的主防衛,而檔案里記錄的那封狀紙卻不翼而飛,韓德讓心中已有猜測人選。

朝堂上,高勛與女里稱二人已經抓住主謀,女里先因防衛的過失向耶律賢請罪,耶律賢恕女里無罪,高勛與女里供出了蕭海只與蕭海里是此案主謀,二人為奪得蕭家家業才下此狠手。二人被押上朝堂,二人狗咬狗相互將責任推卸給對方,蕭燕燕心煩當場命人掌嘴二十,女里先下手為強將事情推給二人,且將出賣布防圖的家奴殺人滅口,徹底定罪蕭海只蕭海里。

退朝後,韓德讓與耶律賢商議此事,韓德讓提起蕭思溫的致命傷口,高勛與女里二人急於推出蕭海只跟蕭海里,當時離蕭思溫最近的便是高勛,韓德讓猜測高勛與女里才是此案最大兇手。二人若牽連此案便意味著朝局將再次動蕩不安,耶律賢想先不動二人,但蕭燕燕如今懷有身孕不適,此案急於一個兇手來給蕭燕燕解恨。韓德讓一番思忖后讓耶律賢先結案,待他秘密收集證據必能將二人繩之以法。同時,韓德讓提起刺客沖耶律賢而來的巨大陰謀,蕭思溫只不過是一個開端而已,韓德讓想對高勛加以利用,讓背後之人無法得逞。

耶律賢前來安慰蕭燕燕,蕭燕燕始終對於蕭思溫的心耿耿於懷,蕭思溫一代英雄卻死在這等宵小手中,她一定要親手殺了二人這才解恨。耶律賢答應將海只海里交於三姐妹處理,烏骨里正想著如何處理二人,喜隱讓烏骨里用射鬼箭的方式處死二人,烏骨里本想去找燕燕胡輦商議,喜隱卻稱此事全權由他來操辦,他會為烏骨里處理好一切。

休哥如今是惕隱,宗室之長,他奉了耶律賢的命令來到女里府中,他提起蕭思溫背後的致命傷口,想讓二人將政事令分給他,女里權衡之後只好應下此事。

射鬼箭需要從搭高台,喜隱在高台的竹階上做了手腳,他跟管家的秘密對話被烏骨里聽到。烏骨里震驚于喜隱要害燕燕,喜隱只向烏骨里解釋,他沒有打算害燕燕,只是想讓他吃點苦頭而已。射鬼箭當日,韓德讓從下屬的口中得知高台有蹊蹺,他連忙快馬加鞭趕至高台。

蕭燕燕一步步踏上竹梯,烏骨里看著蕭燕燕一步步走上去的身影,心底里十分擔憂,卻不能開口說什麼。正在燕燕即將踏上出事的台階之時,韓德讓趕到現場,他大呼讓燕燕小心,烏骨里與胡輦也及時扶住了燕燕,侍女青歌代燕燕摔下了台階,幸虧台階不高,侍女並無大礙。雖台階出事故,可也阻擋不了三姐妹報仇的心,三人再次登上高台,讓蕭海只蕭海里受萬箭穿心而亡。

蕭燕燕從烏骨里的眼神中知道了此事是喜隱設計的,她對於悶悶不樂,雖然烏骨里在最後關心選擇了她,可下次烏骨里又會選擇誰。烏骨里回家后因此事與喜隱大吵一架,烏骨里求著喜隱不要傷害燕燕跟胡輦,不管喜隱想做什麼她都可以成全,唯獨自己的妹妹她不肯讓喜隱傷害半分,她只是想要保全自己的丈夫與妹妹而已。

太平王給胡輦來書信,胡輦將太平王的信交給了燕燕。燕燕知道喜隱如今已經勾結了高勛與女里,三人在朝中之勢無人可擋,如今唯有太平王才能制衡三人,蕭燕燕手握著耶律賢的手,勸說耶律賢將太平王召回,日後不管有什麼困難,他們都一同跨越過去。帝后的深情款款落在韓德讓心中,韓德讓眸底失落,卻只能淡然處之。

胡輦不遠千里來到沙佗見太平王,太平王向眾人宣布了胡輦的身份,從今往後胡輦的命令便是他的命令。夜晚,太平王希望胡輦能夠留下來跟他在一起,胡輦卻讓太平王隨她一同回上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