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集:惡人先告狀不好使


剝開泥土,徐晉不停的叫著傅容的名字,她不能有事。直到掀開棺槨,一身鮮紅嫁衣的傅容安靜的躺在當中,徐晉又驚又懼,趕忙將人抱出,好在悶滯的時間不長,喚了傅容兩聲她便醒來,經過生死方能看清所有的真心,徐晉將那柄帶刃的白扇還給傅容,她一定是不小心弄丟了,說好的今生今世一扇一人,徐晉就算拼了命也要還給她,好在傅容願意拿回那柄扇子,他們的隔膜就此消解。而一樣心急如焚趕來的安王看到雨中一雙恩愛壁人時,眼中的失落顯而易見,既然傅容已安全,他便悄悄退去。

肅王府內,昏睡不醒的傅容還在記掛著徐晉,但此刻徐晉就在他身邊,睜眼就能看見。安頓好傅容徐晉受召入宮,馬車剛駛離肅王府,三叔將身受重傷的小七放在王府前又立刻離開。徐晉帶著救下的部分贓物將來龍去脈稟明皇帝,但誰知成王惡人先告狀早知他有所說辭,將事情細枝末節都栽贓于徐晉身上,說的有板有眼。徐晉帶上清風寨寨主做人證,誰料想他也順著成王說辭栽贓指認徐晉,徐晉一時間難證清白。

傅容醒轉,發現這裡是肅王府,又聽蘭香說了小七重傷,冒死帶來一本賬目,意識到事關重大,她即刻動身入宮。而此刻宮中西河郡主也出來為徐晉證明清白,但她說什麼成王反駁什麼,事情越描越黑,最後甚至連西河郡主自己都被指認陷進這場骯髒交易里。皇帝大怒,七日時限徐晉不但不能查明真相,到現在自己也脫不了嫌疑,皇帝正要發落徐晉,卻聽內侍稟報懷王求見,宣召進殿後懷王的身邊還跟著傅容。

傅容帶來那本賬目,裡面明細記載著成王與匪寨的來往信箋。證據確鑿成王依舊抵死不認,但字跡能騙人書寫習慣騙不了人,皇帝記得成王自小將「賞」字就少寫一點,如今此事板上釘釘,傅容又出口詐成王,說二當家已死,成王氣急脫口而出他還活著,徹底漏出馬腳。端妃與成王沆瀣一氣,不僅貪污宮中財物,還偷換軍中兵器,於是皇帝召來端妃,本期盼她主動承認,但端妃與成王一個性子,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承認。皇帝寒心,罰成王禁閉思過堂,端妃打入冷宮。

徐晉與傅容一同拜見皇帝與淑妃,兩人心心相惜,請求皇帝可以收回合離旨意。君無戲言,皇帝一言既出也不好收回,淑妃提點了小兩口幾句,兩人開始互相道歉,鞠躬鞠個沒完,皇帝也算是默認下此事,就此追查了許久的兵器一案就此了結。出來淑妃的宮裡,徐晉傅容兩兩相擁,這一次他們真的再也不隱瞞彼此了。如今的境況是端妃母子失勢,徐晉夫妻再不合離,金翊衛印也在徐晉手中,一時間徐晉好生風光。

怕家人繼續擔憂,傅容回到傅府,父親母親心內早以記掛多日,這些日子不是聽說女兒被下大獄就是要合離,一出接著一出,如今傅容總算是安然回來了,一家人懸著的心也落了地。現在所有事情都在好轉,不用合離,如意樓也快解封,一切都起死回生欣欣向榮。另一邊的某間暗室里躺著章晏,旁邊站著安王與文刑,他很清楚,這個人之後大有用處。但文刑辦事不利,說是要擊殺小七小八,可小七卻被半路殺出的三叔所救,安王大怒,時間緊迫,容不得再有任何失誤,他命文刑將如意樓的記號散布出去,將如意樓的人全部引出。

回到肅王府,傅容看見徐晉拿著一隻紙鳶發愁,原來是天公不作美,今日放不成風箏了。其實徐晉還在想如果他們不曾在算命小攤相遇會是如何,一切就是另一條道路。按照傅容夢裡的情景來看,徐晉會奔走四方整治各個貪官污吏,維護朝廷一方清凈。傅容應該會是如意樓最優秀的學徒,繼續打造首飾,兩人各歸各處永不相遇。徐晉不禁想起那個夢中,那名他還未挑起蓋頭的紅衣新娘穿著的那雙芙蓉繡花鞋,那雙鞋西河郡主說是她繡的,夢裡他最後娶的是西河郡主。好在他與傅容彼此相遇,成為對方的軟肋,成為相伴相依的愛人,這該有多麼的值得慶幸。

傅宣在傅容不在的這段時里更新了如意樓的賬本,比之前記錄的更詳細明了,傅容就知道,這個長姐永遠是她解憂路上的好助手。此時吳白起來如意樓,明面上是送禮賀如意樓重開之喜,實際一雙眼就沒離開過傅宣。

王府內修養數日的小七終於醒來,他將被追殺的全過程以及如意樓所做的真正生意通通告訴傅容,如意樓收集天下所有達官貴人的消息,從富商到官員都不例外,再將這些消息賣給有用的人,從中牟利,而柳如意留給傅容的鐲子自然也有重要的含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