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集:護佳人以一敵百


傅容換上那名紅衣女子的衣服,悄悄潛入山寨內部的一間房,房中擺放著數個笨重的箱子,裡面儘是華麗珠寶,總算找到從宮中流出的這批贓物了。忽然背後有動靜,傅容抬手打,手在空中被許嘉截住,原來他也查到了這裡。此時外頭兩個大漢將幾名姑娘押進房間關起來,他倆噤聲,待到大漢走後悄悄將人救出,無奈人數多目標大,這樣三五成群貿然出去不好脫身,傅容轉眼就看到了車棘草,心生一計,裝作送酒的小丫頭,灌暈了看守的山匪。

許嘉帶著數名姑娘潛出山門口,可還是被人發現,情急之下傅容將剛才順手拿下的珠寶證物交給許嘉,讓他們先走,自己分頭引誘。待許嘉和姑娘離開,傅容將酒罈砸碎在草垛上,踢了火盆,大火熊熊燃燒,這些山匪一個也跑不了。山寨大當家聞訊趕來,一眼看見傅容,將她抓了起來。

去客棧沒有找到傅容,安王一路打聽她的下落,發現了那枚幻露石,追上了清風寨。許嘉將傅容的消息帶給徐晉,並且他還在清風寨發現了苦水村兵器,這個山寨大有問題,於是三人商定由西河郡主與許嘉前去向袁將軍借兵,徐晉先行一步救傅容。作為借兵報酬,西河郡主要來了徐晉的貼身玉佩,還要他平安歸來。

肅王安王均為傅容上了清風寨,彼此遇見只在過招瞬間就能斷定是對方,忽然四周殺出許多山匪,他們被團團包圍,兩人一致對外默契十足,一招一式配合的行雲流水。等找到傅容時,她昏睡在床上一身紅衣艷美,徐晉抱起她,與安王三人飛身出了山寨。而山寨大當家發現異常立即帶人追上,刀箭無眼安王為護傅容身中毒箭,徐晉見勢不妙將傅容交由安王手中,要他帶她先走,之後抱著誓死的心砍下寨門繩索,連同自己一併鎖在這裡,隻身拖住所有山匪。

殺了一夜,徐晉精疲力竭渾身是血,但他要挺到援兵趕來,只要援兵沒來,他就還有一戰的力氣。終於,大門撞破,袁將軍與許嘉趕來,徐晉再也撐不住,命許嘉去搜查倉庫,自己終是在沒了力氣。倉庫那邊,二當家照大當家的吩咐,一旦發生不測立刻燒掉倉庫,靠著倉庫的稻草垛被潑了酒水,大火熊熊燒起,小七小八正好在倉庫內搜查,感覺濃煙四起便立刻離開。

客棧里,安王此次傷得不輕,傅容認為此次是安王救了她,答應照顧他直至痊愈。待安王睡去,他依然握著傅容的手,傅容也陷入淺寐中。夢中驚醒安王喊得是傅容的名字,傅容喊的則是徐晉。顧沅派人傳信給安王,事情較為重要,他決定現在動身早去早回。傅容則在屋外為他熬藥,由於太枯燥她打了個盹,有人便趁其不備將她打暈。

三叔在如意樓德高望重,這次與小七小八會合重建如意樓,關於如意樓令牌一事安王覺得三叔一定知道什麼,吩咐手下根據顧沅給的線索抓住三叔等人。等安王回來便發現傅容不見了,命文刑立刻傾盡全力去找。徐晉帶著一身傷來到長街,一家家客棧挨個詢問傅容下落,終於問到傅容下落,他來不及喜出望外便收到一封信,附帶著傅容的鐲子,要他去東山。安王出門找傅容正好碰見掌柜提醒,得知徐晉去了東山,想必傅容就在那裡。

東山中章晏世子早已挖好了墳墓,棺槨齊備,就等著將傅容下葬。那日信都侯急匆匆將他與母親塞入密道,母親半路上將他打暈,離他而去,至此之後他醒在這世間宛若蜉蝣,無依無靠,這都是徐晉和傅容的功勞,今日章晏就要為父母報仇。在傅容的掙扎中章晏將他放入棺槨,一抔抔黃土掩埋而下,大雨傾盆,棺材中空氣稀薄,傅容的掙扎越來越弱,直至死寂。

徐晉終於找到發瘋的章晏,但他的心中只有仇恨,逼他自殘,最後又一刀厄喉殺了自己,他就是不告訴徐晉傅容在哪,他要他一輩子活在愧疚之中。徐晉看著章晏死去,仿佛希望幻滅,發了瘋一般四處呼喊,又逼著自己強行冷靜思考,依照章晏的習慣推斷著傅容的藏身之處。

他發現雨過後有一處泥土將水截流,這裡的土一定有人翻動過。終於發現端倪,傅容被埋在地下,隨著一層層土被撥開,碰見棺材,徐晉更加確信這一點,焦急與慌張都促成無形的力量帶動著他雜亂無章的翻開土層,也更加害怕,害怕傅容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