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蔡思雨發現鹿亦堯暗戀秘密


楊宜自信滿滿地站上了主持台,一把搶過了主持人的話筒,正準備當眾戳穿鹿方寧與凌睿的合約婚姻。正當公關危機即將發生,鹿文賓衝到台上奪回了話筒,笑臉盈盈地向眾人宣布起鹿方寧與凌睿即將成為英菲尼特的品牌代言人。一面以體面的面貌回應眾人的疑惑,另一邊則是用股票暴跌的後果來解釋此舉動的不妥,楊宜聽了鹿文賓的話語,雖然滿腔的酸意卻也無話可說,楊宜甩開鹿文賓的手,回到了席位。

作為品牌代言人上來發言,聽著凌睿落落大方的回應,方寧緊張的情緒愈發濃厚,但手心卻感受到來自凌睿的鼓勵,方寧終於接過話筒,向眾人自爆兩人婚姻確實不同尋常,但卻在最後走入正軌。方寧堅定的發言字字清晰地落在大堂里,原本懷有它意的看客最後也是送上了祝福的掌聲,這一枚定時炸彈也算是終於被拆除。

坐在台下默不作聲的鹿亦堯仍是不滿,抓著方寧想要阻止其投入凌睿的「詭計」,方寧不解鹿亦堯為何如此激動,但一旁的凌睿卻冷靜將方寧摟到懷中,冷靜地解釋:時間將會證明這一切。

等發布會結束,鹿文賓為楊宜的無腦舉動而大發雷霆,楊宜知道方才的舉動不妥,便誣陷鹿方寧欺侮鹿方宇,導致其出國受苦,聽著這番無理取鬧,鹿文賓冷眼看著楊宜哭天搶地的模樣,氣得說不出話。

無法勸得方寧回頭,鹿亦堯隱忍著思索,轉念便記起了收藏凌睿胸牌的唐蘋,唐蘋對著凌睿痴心一片的模樣讓鹿亦堯肯定了凌睿花心且多情的真相。為了揪出凌睿的「真面目「,鹿亦堯找到唐蘋,甚至提出能夠幫助唐蘋得到凌睿,原本」作精「轉世的唐蘋,在聽到鹿亦堯的話語之後,卻是再清醒不過,明白鹿亦堯」神志不清「且言語古怪,唐蘋便沒有陷入到鹿亦堯的誘惑條件之中,而是狠狠地拒絕了鹿亦堯。

蔡思雨回到公司,望見鹿亦堯的身影,忍住自己內心的衝動,故作矜持地等待鹿亦堯衝上來向自己為錄音筆的事情而道歉。等鹿亦堯真的找到蔡思雨,蔡思雨聽著鹿亦堯的解釋,才發現鹿亦堯並沒有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反悔,口口聲聲、字字句句都是圍繞著方寧,看著眼前鹿亦堯迷茫的表情,蔡思雨的怒火不減反增…

廣告部為了鹿方寧和凌睿的代言方案被方寧全部否決,實在撐不下去的蔡思雨打電話找凌睿求助。凌睿倒是看好所有方案,但時間的衝突導致廣告拍攝的地點只得遷就凌睿的行程,來到凌睿的老家…

凌睿主動撥打鹿亦堯的電話,兩人見面約談。凌睿戳穿了鹿亦堯暗戀方寧十年的秘密,並且指責著如今的鹿亦堯已然失去理智,甚至想要在方寧最在意的品牌發布會上帶給方寧傷害。看著凌睿決然離去的背影,鹿亦堯感到不甘又自責,滿懷怒氣撞了個空,失魂落魄的鹿亦堯在巷口的小酒館醉的不省人事。

蔡思雨等人發現凌睿的老家正是天然無污染的絕佳拍攝地,原本毫不心動的鹿方寧聽到了蔡思雨提出的「度蜜月拍廣告」計劃也開始了春心泛濫,開始對接下來的拍攝計劃充滿幻想。

蔡思雨收到了酒館老闆的電話便匆匆趕到,只見人高馬大的鹿亦堯在酒桌上醉醺醺的臉,蔡思雨正準備拿起鹿亦堯的錢包準備付賬,卻發現了錢包中緊緊貼著鹿方寧的照片,回想起鹿亦堯往日種種不自然、不合時宜的舉動,蔡思雨才發現原來兩個人的戀愛都是不相配的,從來都是蔡思雨作為戀愛中的主動方,固執著拖著兩人的關係向前走。看清真相的蔡思雨此刻百感交集…

第二天,終於清醒過來的鹿亦堯接到酒館老闆的電話,才知道蔡思雨昨晚將鹿亦堯的錢包放在了酒館里。回到公司發現往日情緒高漲的蔡思雨此刻一臉垂頭喪氣的模樣,鹿亦堯便知曉自己最大的秘密已經被其發現。兩人約在曾經一齊約會的貓咖,蔡思雨卑微地向鹿亦堯提出,自己願意不顧前嫌,繼續與鹿亦堯交往、培養感情。但鹿亦堯知道,蔡思雨是自己配不上的好女孩,狠下心提出拒絕的鹿亦堯此刻顯得冷漠無比,如尖刀般的話語刺激著蔡思雨的淚腺,但早已深陷其中的蔡思雨只想繼續留在鹿亦堯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