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集:忍心痛字字誅心


徐晉知道傅容一定有苦衷,但面對合離書他不免痛心疾首,下筆寫著她的名字,一封書信寫了又扔,不知該說什麼。吳白起來了傅府,問了傅宣得知傅容根本沒回傅府,聽顧沅說直接去了衛陽城,特殊時期,吳白起派人暗中保護傅府,以防有人動了壞心思。

衛陽城,傅容因沒錢被趕出賭坊,她和徐晉查證的路數很像,先一步想的都是從賭坊下手,這裡人多又亂,各路小道消息實時更新。幸好小跟班安王及時出現,她才有底氣大展身手開始查探。

徐晉連夜出門探訪鬼市,西河郡主悄悄跟著也到了鬼市,遮了面紗戴上面具幾人跟著魈爺進入其中,這裡燈火燭盞很少,照明的都是街上雜耍藝人的火炬,每個人都不多言語,穿梭在各個攤鋪之間。只是這些表面的新奇並不是徐晉來訪的目的,魈爺又帶著他去往更鮮少人涉足的地方。西河郡主裝作徐晉表妹,還真就逛起來了,她看上了一個攤鋪的物件,誰知與老闆問價,問著問著便吵了起來,爭執期間老闆趁其不備順走了她手上的玉鐲,直到徐晉上前勸阻西河郡主才氣乎乎離去。徐晉安頓好西河郡主,跟著魈爺進了一間黑帳內,終於發現了從宮中私運出來的一點珍珠玉扣。按規矩拿錢取貨,徐晉看準此時瞬間出手將這群宵小制服。他們並不知這是宮中之物,只是從清風山匪寨拿來的當個鎮堂之寶用用。

傅容和安王進入鬼市,一眼就看見枚幻露石,不由得想起徐晉,而安王以為她喜愛,后趕幾步將石頭買來送給她,討個她高興。再往前走,傅容就看見有位攤主拿著西河郡主的手鐲在把玩,問起他得來緣由,鬼市之內自然無人肯說,除非用鬼市的規矩,蒙眼猜物。

她接過攤主遞來的白布蒙在眼上,之後攤主示意安王與文刑自己指定了何物,隨即放回原處,傅容取下布條看了一圈隨即指向那個瓷盞。攤主問起猜中緣由,其實原因很簡單,在攤主遞上白布時傅容也將香粉灑在了攤主手上,瓷盞頸口有白粉,一眼便可認出。攤主願賭服輸,傅容拿回鐲子,還問出了西河郡主以及徐晉的去向,當根據指引來到黑帳中時還是晚了一步,只有兩個被綁著的人。

傅容毫無收穫,但峰迴路轉,折返之時在一處岔路口她見到了徐晉。有些話見面了總是要說的,長痛不如短痛,傅容忍著眼淚字字誅心的說著她在心裡盤算了很久的話。她之於肅王妃而言,本就不是心之所向,在徐晉身邊危險重重,她很累,她還有如意樓,還有家人,不能將這些視若不見一併拖累進去,所以不如儘早散了吧。而徐晉自始至終沒有隻言片語,確是聽著紅了眼,眼淚盈滿眼眶就是不肯滴落,他不信,於是走上前四目相對請她再說一次。傅容的確會忌憚含滿真情的眼睛,但她不得不逼迫自己直視他,加深印象般重申著分別的話。隨即跟安王離開鬼市,留下一個傷透了心的徐晉。

方才的攤主實則就是如意樓的三叔,離開鬼市他來到荒郊一處茅屋來找小七小八,文刑受命跟蹤,但消息未曾探聽幾句他不慎弄出聲響,斗轉星移一瞬間屋內幾人便逃了,文刑一陣頭大,這次又跟丟了,怎麼跟安王交代啊。

回到住處,徐晉仍舊保留幾絲理智,命許嘉明日去清風寨打探消息。而傅容一路跟著安王也不管走到哪裡,只見眼前一片開闊,這裡是一處山頭,可將衛陽城盡收眼底,但薄霧瀰漫看不太清,直到旭日東升撥雲見物,安王正是要告訴她這個道理,靜待時機真相終會露出水面。

文刑來見安王,帶回消息不多的消息,只知道小七小八等人正在密謀重建如意樓,除此之外不知其他。隨後帶著安王來到茅草屋,見門框上刻著如意樓暗語,安王命文刑謄抄交由顧沅破解。

傅容見安王與文刑有事要說自己離開了,正好碰見清風寨山匪劫貨,她藏在車裡潛入山寨,匆忙間掉落了幻露石也絲毫不察。到了山寨,聽山匪們說前兩日從京城中運來了幾箱珠寶,正在探聽時,一個紅衣姑娘注意到地上一隻成色不錯的簪子,一時看的入神也不知背後有人,於是傅容隨手抽出長棍,咬咬牙一棍將人打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