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集:證清白請命七日


美人落淚真是我見猶憐,吳白起的手帕給傅宣帶來了希望,她問她是不是見到傅容,但可惜沒有,不過徐晉已知傅容出事,此刻人已在宮中。皇帝與安王臨池餵魚,但興緻缺缺,一來皇帝知道傅容是個聰明人,斷不會用這種拙劣的手段打宮中東西的主意,二來一定是背後之人借題發揮,他們真正的靶子則是徐晉。這就又說回到選妃一事,傅容區區恆京令之女勢單力薄,若是西河郡主這樣的將門忠烈就顯然不同,有她做徐晉正妃旁人至少多忌憚三分。安王也如此認同,不過徐晉固執,若要將兩人勸離,他建議皇帝從傅容身上下手。

徐晉面聖自然是求個查明真相的機會,七日為期,若查不出背後之人,他自願請命為先皇后守陵永不回京。傅府內傅官找不到傅容放紙鳶,一家人心急如焚,多虧了吳白起來消息,告知徐晉請命查案一事。

徐晉雖然不能進大牢探望,但每日送來傅容喜歡吃的如意棗,附上紙條聊表相思,請她放心。等回到如意樓他又細細問了顧沅,得知問題就出在那份交接文書上,而這個陳司飾就成了證明傅容清白的關鍵。找來陳司飾,但她嘴巴很緊什麼也不說,苦於沒證據徐晉暫時毫無辦法。此事被端妃與成王知曉,這個陳司飾既然能被肅王查到加以追問,那自然留不得,於是端妃找了個由頭叫她出宮一趟,半道上陳司飾遭人截殺,所幸被徐晉救下。又為她暫時安頓了住處以保證安全,但陳司飾信不過徐晉,連夜逃出終招來殺身之禍。

徐晉曾聽陳司飾親口說過文書上動了手腳,那些材料從出庫時就被端妃扣下一批,由成王藏在衛陽城,而文書上的墨跡是用果汁代替過的,預熱汁液消失,到時再寫上新的數目。文書一式兩份,陳司飾改掉自己手上那一份的,成王打點人去如意樓取文書時悄悄改掉另一份,如此便神不知鬼不覺將罪名加諸在傅容身上。只可惜如今陳司飾已死,無人出來證明清白,現下唯一希望就是找到那批被偷運出去的材料。

皇帝收到奏疏時,斷定傅容是很難洗清冤屈了,正好利用這件事情將她與徐晉合離,順便提醒汪公公下次見到西河郡主可適當透露徐晉在衛陽城一事,借機撮合。隨後來到大獄中,告知傅容徐晉要七日請命查真相,而陳司飾已死,要她仔細想想,只要傅容出事那麼就正好抓住徐晉的軟肋,有人表面看是在算計傅容實則最終是想算計徐晉。

傅容盯著徐晉每日送來的紙條,思索了一整夜,簽下了合離書,走出大獄。遇見了回京的小七小八,草草收拾了如意樓她打算去衛陽城自證清白,她看著如意樓,這裡往昔的輝煌里到處都是徐晉的影子,地上還有徐晉親手打的那支銅簪,當時徐晉說這是贈與他娘子的。如今這些都變成了空蕩盪的樓閣中彌足珍貴的回憶。

西河郡主聽說傅容合離,問了汪公公又知徐晉去了衛陽城,她後腳便趕去,一道帶去了合離的消息給徐晉,宮中來的蘇公公為了證明合離事真,也帶來了傅容已簽過的合離書,徐晉不信絕不肯簽,等事情查明他自會帶著合離書去面聖。另一邊安王跟著傅容也去衛陽城走一遭,而徐晉就在這魚龍混雜的賭場打探消息,隨後跟著一個叫魈爺的人去了鬼市,那裡都是些來路不明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