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老吳暗中想拉劉洋下馬 林玲被劉潔搶單


陳一鳴在家準備了一桌飯菜,特意拍了照發給李思雨,想邀請她一起吃晚飯,但李思雨卻因為顧曉菱的事情心情不好,敷衍地說下次再去陳一鳴家,陳一鳴的心情也失落起來。陳一鳴前兩天淋了場雨得了感冒,他去藥店買葯時,一位中醫正好閑著,便給陳一鳴把了脈,說陳一鳴表面上是風寒感冒,但內里是鬱悶不舒,中醫勸慰了陳一鳴一番,這番話讓陳一鳴若有所悟。

親愛的自己第9集劇照

劉洋上班時遇到魏亞雲,魏亞雲告訴劉洋,上次出錯的標書是老吳指使自己做的,自己還偷聽到老吳談話,老吳似乎與人勾結在一起,故意讓劉洋出錯,好把劉洋從組長的位置上拉下來,但魏亞雲也不知道老吳到底和誰勾結在一起,只能提醒劉洋要小心。劉洋翻來覆去仔細思考了一陣,又單獨叫出魏亞雲,問她為什麼能聽到老吳打電話,又為什麼要幫自己,魏亞雲說了原因,她覺得劉洋是好人,自己不想看劉洋被整。劉洋知道有人要整自己以後也無計可施,現在最重要的是重新修正方案,核對所有的數據,但這樣一來工作量太大,他一個人恐怕無法完成,魏亞雲便提出主動幫忙。

林玲在外跑業務,她跟美益集團的羅主任談了三個月,眼看就要簽合同了,袁慧中的手下劉潔聽到風聲也跑來美益集團,打算從林玲手裡搶這個五百萬的訂單,羅主任原本就是林玲的朋友介紹給林玲的,當時林玲剛進公司,袁慧中以林玲經驗不足為理由,讓劉潔帶著林玲做這個案子,但劉潔帶著林玲談了幾次都不順利,劉潔便放棄了這個案子,現在眼看林玲都要簽約了,劉潔卻突然冒了出來想左手漁翁之利,林玲知道自己招架不住,趕緊叫了李思雨來救場,結果劉潔也叫來了袁慧中幫忙。袁慧中在羅主任面前謊稱自己是銷售總監,幾人也不好在客戶面前吵起來,等袁慧中和羅主任走後,李思雨問林玲當時做美益集團的案子時在公司里備案寫的是誰的名字,劉潔放棄後有沒有取消備案,林玲當時剛進公司,對這些情況都不了解,李思雨只好帶著林玲先回公司了。

親愛的自己第9集劇照

李思雨和林玲回公司查了下記錄,發現劉潔並沒有取消備案,從規章制度上講,美益集團的單子還是屬於劉潔,兩人正不知道該怎麼辦時,潘總把林玲和李思雨叫到辦公室,原來袁慧中和方總惡人先告狀,告林玲和李思雨為了搶客戶不擇手段,袁慧中甚至顛倒黑白,說自己和羅主任是認識多年的朋友,自己早就談下了美益集團的單子,只是因為美益集團內部的原因才沒有簽單,袁慧中咄咄逼人,顯得林玲的辯解十分蒼白無力,畢竟公司的規章制度在那裡,潘總最後把這單業績算給了一組,還處罰了林玲和李思雨。

李思雨只能接受了潘總的處罰,一時生氣下還罵了林玲,李思雨鬱悶地回到辦公室,陳一鳴給她打來電話,問她今晚要不要到自己家裡吃晚飯,李思雨沒有心情,陳一鳴說了自己去看了中醫,他突然覺得自己可以不用那麼著急地找工作,可以停下來思考更多的問題,李思雨不太能理解陳一鳴的話,兩人話不投機,李思雨也拒絕了去陳一鳴家吃晚飯,說自己晚上要去見客戶。

親愛的自己第9集劇照

苗苗媽在家長群里發了消息,組織家長們明晚一起開會,商量給學校寫聯名信的事情,張芝芝明晚本來有事,但為了維繫和精英媽媽們的關係,她還是同意了去參加會議,晚上劉洋回來以後知道這事,說自己沒有時間和張芝芝胡鬧,張芝芝卻一心覺得自己做的這些都是為了雨薇好,劉洋沒法理解張芝芝,他覺得自己和張芝芝都不是精英,沒有必要去擠精英圈,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好了,張芝芝卻轉移了話題,沒有和劉洋再說下去。

張芝芝為了讓李思雨和顧曉菱和好,便偷偷約了兩人一起吃飯,李思雨一見顧曉菱就想走,張芝芝趕緊拉住她,其實顧曉菱和李思雨兩人每年都要絕交好幾次,每次都說這次不會再和好了,張芝芝早已經習慣了在中間做和事佬,但張芝芝去趟洗手間的功夫,顧曉菱和李思雨又吵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