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集:蕭燕燕為耶律賢留下,耶律賢開始改革之路


夜晚,耶律賢將女里今日的來意跟烏骨里說出,他反覆琢磨了女里的話,認為將留禮壽過繼給耶律賢也未嘗不可。留禮壽是烏骨里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她絕對不可能將自己的孩子過繼給他人,故讓喜隱趁早死了這個心思。

韓德讓心中掛念燕燕,既燕燕想要守護大遼子民,他便為燕燕丈量大遼江山,為她守護一方百姓安寧。這麼多天以來,韓德讓一直都寫信給燕燕,信中提及他對政事的見解,只不過他從未寄出,也從未有落款,清點信封時,韓德讓發現少了幾封,只誤以為是動亂之時弄丟。殊不知,這幾封信已經被跟蹤韓德讓之人帶給耶律賢,耶律賢一直認為這信是韓德讓寫給他的,他喊來燕燕看信中的內容。燕燕看過信,她認為韓德讓絕對不可能給耶律賢寫信,耶律賢這才道出他派人跟蹤韓德讓的事情,蕭燕燕因此生氣,她跟耶律賢大吵一架,認為耶律賢無論做什麼都是錯的,他不該插手別人的人生,她也不願意成為述律太后。二人都氣在頭上,耶律賢生氣稱如果蕭燕燕明日要走,他會下一道旨意放燕燕自由,燕燕並沒有拒絕,只看了一眼耶律賢便轉身離開,留給耶律賢一個生氣背影。

耶律賢召開南北大臣會議,喜隱拉攏了朝中大臣,在眾大臣的相互配合下,喜隱想要親自出兵討伐太平王,以免留下後患。蕭思溫一口反對了喜隱的想法,朝中大臣分成兩派,一派支持喜隱出兵討伐,一派持反對意見,耶律賢面對著這兩派的不同意見,他問過群臣想法之後,最終採納了蕭思溫的意見,此事容后再議。

蕭燕燕在宮賬里收拾行李準備離開,蕭胡輦來到宮賬中,她知道燕燕過得不幸福,心底里有些後悔當初沒有放燕燕跟韓德讓離開。蕭燕燕已經不怪胡輦了,胡輦也支持蕭燕燕離開,她身為大姐,只希望自己的兩個妹妹能夠過得平安喜樂,而蕭燕燕若是選擇離開,勢必不能再想責任之事,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正如同她一直在為蕭家,為自己的兩個妹妹犧牲一樣,世上並無兩全之事,顧得了自己又顧得了大局。

韓德讓與李思兒走在市井,韓德讓提起自己看到的局勢,大遼雖有貨幣,可有些地方仍舊還是以物換物,市井流通的貨幣過多,導致百姓每到一個地方就需要更換一次貨幣,而更換貨幣對於普通百姓又是極其不易之事。二人談話之時,李思兒不慎撞到了一個男子,男子不依不饒,李思兒連忙賠禮道歉,韓德讓本想讓李思兒先回客棧休息,君意情深,奈何緣淺難承受,他不願意李思兒為他付出太多,可李思兒也是性子倔強之人,她不願意離開,早在離開上京之時她便決定好了要追隨韓德讓,哪怕韓德讓不喜歡她。

喜隱前來跟耶律賢討要兵權,他口出狂言,認為耶律賢坐上這個位置不過是靠著宗室的支持而已,如今他已經有兒子,而耶律賢身子孱弱還尚無子嗣,他的皇位不穩,倒不如交出兵權。喜隱的無禮囂張令耶律賢大為震怒,蕭燕燕也在這時來到宮中,她斥責喜隱的無禮,要求喜隱跪下,喜隱不肯下跪,耶律賢以主上的身份命人將款喜隱強行下跪,對喜隱行仗責之刑,喜隱沒料到耶律賢竟敢打他,他心有不甘,卻只能被人拖下去。喜隱被拖下去后,蕭燕燕轉身就走,耶律賢問過身邊人之後才知道蕭燕燕此次是來辭行的,他眸光瞬間黯淡下去。

燕燕回到自己宮賬后,她一直想著韓德讓,她曾想著要陪韓德讓守護一方百姓,如今卻只有韓德讓孤身在外。她也想著要一走了之,卻生怕有心人借機刁難耶律賢,到時候萬一耶律賢應付不了,大遼的改革又會半路夭折,他們之前那麼多的辛苦付出也都白費了。

耶律賢一直喝酒,喝到吐血也不願意去找迪里姑,身邊的侍從只好慌忙來稟報蕭燕燕。蕭燕燕來找耶律賢,只看到耶律賢喝得大醉還一直念著她的名字,耶律賢醉后吐露出真話,世上所有人都看輕他,所有人都認為他身子孱弱做不了大事,他在世上只相信韓德讓跟蕭燕燕,如今兩人卻都要離開他,他做事都是為了大遼,他懇求燕燕不要離開他,若是燕燕離開的話,他什麼事情都做不了。蕭燕燕看著律賢這副脆弱模樣,也心軟地決定留下來,她深知若是自己離開的話,大遼的改革之路就會就此終結,所有人的努力都會白費,她跟韓德讓之間的緣分註定要為大遼而讓路。

耶律賢醒來,蕭燕燕與耶律賢心平氣和談話,她願意留下來,並努力成為一個大遼的好皇后。耶律賢聽后大喜,他告訴蕭燕燕,他會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愛她,二人今後一起守護大遼江山,守護大遼的萬千子民。這邊情意綿綿,韓德讓那邊卻仍舊走不出這段感情,韓德讓再次登上燕雲台,他俯瞰著幽州十六州,心底里想著蕭燕燕。

宮中家宴,兩位太妃在宮中宴上話中有話地提出讓耶律賢充實後宮,蕭燕燕不要獨佔耶律賢一人,蕭燕燕面對著這兩位心有想法的太妃,只一句話便搪塞了過去,當今主上賢德英明,她相信不用任何人來教主上行事,包括后妃之事。

耶律賢舉行世選,為各州招攬人才,女里收了他人錢財,他遞上一份名單給蕭思溫想走後門,蕭思溫厲聲拒絕,女里對於蕭思溫的不留情面有些慍怒。各州人才均是蕭思溫挑選出來,耶律賢信任蕭思溫,將此事由蕭思溫全權處理。蕭思溫呈上女里高勛的家奴當街搶財物,罔顧法紀的摺子,他在想要重建綱紀法度,而韓匡嗣則主張先厚賞,再不知不覺讓人頂替其位置。聽此,耶律賢冊封高勛為秦王,兵權交由休哥和達凜,他的做法看似褒獎,實則削弱了兵權,女里跟高勛因此記恨上蕭思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