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集:齊竺獻計傅容下獄


事實上,傅容將金簪做好後顧沅不甚失手將其掉在熔爐中,時日無多,情急之下她才借柳如意之前的稿底加以修改,才有了這頂蓮花冠。不光瞧著不俗,此物寓意也不俗,金絲代表官員百姓,中間的珍珠代表大虞國,潤澤萬民,國祚綿長。眼看著鳳來儀此次要輸,端妃臉色不好看。皇帝命人拿近細觀,當陳司飾轉身奉上,中間的珍珠變成了黑色,端妃立刻告她一個以次充好、句句諷刺的罪名。

只有在一旁端坐的清平縣主齊竺穩穩噹噹,仿佛這件事於她無關。其實這頂冠是經由她手才到了皇帝眼前,趁人不注意她還悄悄在珍珠上撒了些細小粉末。傅容自是不肯認,細細聞了聞珍珠,察覺出了異樣。正好西河郡主崔綰趕來,戴著傅容送的那柄危宿的簪子,天助我也。傅容請人準備一碗熱水,將簪子泡在其中,沾了這碗水擦拭珍珠,不出片刻珍珠變白。

如意芳霏第28集劇照
齊竺故意設計陷害傅容

原來是趕工匆忙,珍珠沒有加上一層護劑,所以無意碰到銀鹽時就會變黑,而給西河郡主的簪子上有護劑,方才正是融了護劑來清洗珍珠。一波三折如意樓最終拿下為宮中打造首飾的資格,而這件事更讓端妃懷疑紀清亭吃裡爬外,至於對付傅容,齊竺還有一計。

傅容與徐晉走在街上,看見許多孩童放紙鳶,徐晉心之嚮往但又早已過了這樣無憂無慮的年紀,傅容決定到時候做個紙鳶與他一起放飛上天。作為回報,徐晉承諾傅容等到了邊塞教她彎弓射大雕,說著兩人在大街上擺起了開弓引箭的姿勢。但葛川突然出現,傅容就知道徐晉又要離開了。

陳司飾帶了宮中首飾材料來如意樓交付,核對完賬目無誤傅容簽訂交接文書,一式兩份作為憑證。而當天夜裡,如意樓的工匠師父便被人蒙頭蓋臉打廢了手,紀清亭則在鳳來儀對著那套抄來的金簪樂開了花,因為如意樓貼了招工告示,他專門請了些潑皮無賴堵在如意樓門口,成心給傅容找麻煩。

如意芳霏第28集劇照
紀清亭找無賴為難傅容

傅容去工匠韓師傅家探望,他渾身上下紅的紅腫的腫,手上更是纏滿了紗布,目測沒有十天半個月是好不了了。正是沮喪之時,傅容瞧見他家裡有些簪子,瞧著技藝不算純熟,但新奇有趣,一問才知道是韓師傅兒子的手藝。誰說招不到工人,天無絕人之路,工匠這不就來了嗎。她又招來了原來如意樓里各位老工匠的兒子,拜託顧沅多多費心,如意樓招工就此告一段落。

徐晉打探到小七小八被追殺,正是憂心,葛川忽然來報,有幫混混在如意樓門口滋事。等他趕到時一堆遊手好閒的無賴坐在如意樓門前,顧沅也拿這些人沒辦法。徐晉帶來一顆棋子,誰要識得這顆棋子的材質,如意樓就招他為工,但結果很明顯,這些人個個愣頭青還在尋釁滋事,許嘉一出手將這些無賴打倒,迫於武力之下,他們將紀清亭立刻供出。

這事剛傳到皇帝耳中,端妃立刻來大義滅親,徹徹底底將紀清亭供了出去。她的手下那日確實看到吳白起給紀清亭銀子,對於不忠心的人自然不必留在身邊。算起來她與齊竺原本商量的計劃也該提上議程了。

傅容聽說鳳來儀出事,端妃不像是這樣善罷甘休主動吃虧的人。徐晉正在做紙鳶,傅容也顧不上思索這些莫須有,陪著他一起,此時葛川又來稟報,徐晉又要離開幾天了。傅府的後院傅宣對吳白起突然出現早已見怪不怪,經過此次風波后鳳來儀被查封,但還在端妃手中,改日吳白起去見見端妃,看能不能將它買回來。

如意芳霏第28集劇照
鳳來儀被皇上查封

宮中所需的首飾如意樓已趕製出來,送到了宮中交由淑妃查驗。但端妃突然拿著交接文書來,傅容過目的文書上寫的是白銀三合,但這份也蓋著如意樓印的文書上卻寫著白銀七合,如此一來自己只帶了三合的東西來,告她一個克扣貪污不成問題。皇帝也趕來,命人取來如意樓內傅容自己保存的那份文書,奇怪的是那份文書也變成了七合,鐵證如山,傅容被下獄,如意樓被查封。

在安王看來這件事倒不像要對付傅容,更像是要除掉與她緊密相連的徐晉,這個東風借來一用也無妨,至於傅容他照救不誤。只是端妃心思不會有這樣縝密,藏在她背後的人一定是個聰明的,他命文刑找來,說不定可以為他所用。

傅容背了個克扣材料的罪名,實際上那批材料已被成王藏好,端妃此刻僅需好好欣賞肅王府亂成一團即可。另一邊肅王根本不在府上,他順著線索來到一間荒屋,遇見了小七小八,將柳如意之死到那封遺書的事一併告知,小七小八並不多做停留,提了劍離開。徐晉派人盯著他們,等他趕回府時,已是一團亂的如意樓和肅王府。

如意芳霏第28集劇照
傅容背上克扣材料的罪名

傅宣看著空洞的如意樓,想起那日來的那些侍衛,頤指氣使的樣子,而自己什麼也做不了,傅容還被關在大牢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留兩滴眼淚。不過好在吳白起在他身邊,為她遞上了手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