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手滑巧改蓮花冠


傅容拿著琉璃扳指找許師傅評鑒,這根本與七色光是兩個東西,平白浪費許師傅的時間,傅容悻悻而歸,趕上天要下雨,她轉頭想借許師傅茅屋避雨,誰知屋門緊鎖空無一人。可大雨將至,曬在屋外的花花草草還未收回,傅容好心的將他們挪到屋下,剩餘放不下的她打算用荷葉蓋上,可荷塘中荷葉距離邊沿太遠,傅容夠不到險些摔進池塘,幸虧徐晉及時趕來,三削兩砍數片荷葉落在掌心。

護好花草,兩人在屋檐下避雨,其實徐晉帶傘了,但來時路上贈與了一個老者。苦水村的事情有了眉目,短短相見后徐晉還要回宮彙報。傅容不希望徐晉什麼事都瞞著她,她其實早早就知道皇帝要休妻,但徐晉大概是怕她擔心便絕口不提。她擁著他看著雨,以後還是什麼都要和她說一說的好,夫妻之間本來就不該有隱瞞。

如意芳霏第27集劇照
傅容和徐晉坦然相對

誰知那位被徐晉贈傘的老者正是許師傅,為答謝傅容照料花草徐晉贈傘之恩,許師傅傳授了她細金工藝,傅容一回如意樓便開始設計新樣式,徐晉拿了沓文書陪在她身邊。只待成品一出,不僅輕便又牢固,還不失為一個簡單的飾品,自此如意樓正式打開了平價飾品的生意。

徐晉入宮見皇帝時,被問起關於休妻之事考慮如何,徐晉不曾考慮,皇帝氣的打翻了澆花的水桶,徐晉鞋襪沾濕,去淑妃宮裡更換,發現這些年母妃為他做的鞋從小到大一直都有,但都未曾送出。淑妃這些年只是一直默默牽掛著他,慈母之心卻不曾對誰吐露半分。

聽芷慧說淑妃經常手腕酸痛,想來也是經常做針線活導致,次日一早傅容醒來,徐晉早已不再,只留下一瓶活血化瘀的紅花膏,傅容立刻就將這份孝心傳達到淑妃宮中。淑妃如今見到傅容心裡只有喜歡,何況他這兒媳婦還聰慧伶俐,將如意樓做到讓百姓如意實在不易。聽聞淑妃怕徐晉不喜歡新鞋又連夜趕製了一雙,傅容想,這樣溫柔的心意是該讓人感知到的,於是又將這份母愛傳遞到王府,徐晉收到新趕製的鞋時也是淡淡抿唇一笑。

如意芳霏第27集劇照
傅容替徐晉向母妃傳達愛意

陳司飾向皇帝與淑妃稟報,眼看換季在即,宮中首飾需求大,民間銀樓又因為上次衝撞淑妃一事不敢貿然進行首飾採購,她建議辦一次民間銀樓的篩選,擇出上品再訂購首飾。消息立刻傳到如意樓,傅容本不想摻雜宮中的生意,但紀清亭也來譏諷兩句,她便接下這次參選。一來如意樓為百姓平價如意,二來也要為達官貴人如意,若一味偏重平價,不僅好的工藝無處施展,就連如意樓的口碑也變得廉價。

徐晉聽聞此事非但沒有氣惱她摻手宮中糾紛,反而告知他儘力一試、不必多慮。傅府後院,吳白起裹著一身竹葉扮作草人,向抱竹打聽傅宣,得知她也在為傅容此次首飾參選發愁,吳白起決定幫她排憂解難。等傅宣來到四方樓,一堆女子排長隊等著見吳白起,當她要進去還被阻攔,傅宣索性惱了離去。

徐晉查案之際還為傅容拿了幻露石回來,他們決定明日去拜訪許師傅。殊不知幻露石四周有猛虎野獸,徐晉的確負傷,但這一次他還是不想讓傅容擔憂,表面看著依舊若無其事。可許師傅見了幻露石脫口而出那周圍有猛獸出沒,傅容又是一陣氣惱,徐晉又有事瞞著她。

如意芳霏第27集劇照
徐晉為取幻露石而受傷

幻露石雖然罕見,但依舊不是七色光,許師傅多給了傅容一層提示,剩下的還要傅容自己琢磨。根據提示兩人乘船來到湖上,竹筏悠悠,四下無人,山美水美,要是一直這樣閑雲野鶴一起逍遙就好了,傅容徐晉皆是如此感嘆。晃到天黑,徐晉烤了魚,幼稚的一定要和安王烤的魚比比,這好端端的野味忽然變得醋味十足。漫天辰星都映在湖裡,忽然岸邊有隻明亮的海螺閃爍,顏色變換,如藍似綠,如夢似幻,傅容一喜,功夫不負有心人,她找到了七色光。

吳白起來如意樓找傅宣,帶來了厚厚的驚喜。前些天他問遍了京城中的各歲女子,整合了一份她們喜歡的首飾出來,特地送來給傅容他們做參考的。傅宣本來還惱怒於那天四方樓的避而不見,現在看來倒是自己是錯怪吳白起,鬧了這樣大一場笑話。

如意芳霏第27集劇照
吳白起幫傅宣尋找素材參考

經許師傅提點,還有吳白起的紋樣加持,一套華麗麗的金簪大功告成,憑這樣精巧的手藝,如意樓一定拿下這次參選頭名。但紀清亭小人心腸,偷偷盜來如意樓紋樣,打算故技重施,就像上次抄襲傅宣所作的畫那樣。參選當日,皇帝淑妃端妃都在,紀清亭的金簪亮出,傅容心道果然,紀清亭一貫會使陰招。還好她早有準備,她的作品不是那套華貴金簪,而是一頂蓮花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