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契約婚姻秘密曝光,後母楊宜惡意搗亂


溫柔體貼的鹿玥一直是鹿文賓的驕傲,可鹿玥卻感覺自己戴著假面生活,等到鹿玥終於決定逃離這個枷鎖時,卻放不下自己親愛的妹妹方寧,在方寧的懇求下,鹿玥趕回來為方寧過生日,面對姐姐義無反顧為了一個男人而離開,年幼的方寧十分不解,含著眼淚望著鹿玥的笑容,知道鹿玥定是不會再回頭了,方寧淚流不止,兩人談到夢想,談到心愿,談到心心念念的傢具品牌。在公園裡借一個蛋糕過完了好幾個生日。收到消息的鹿文賓帶人趕到現場,誓要抓回大女兒,為了逃出父親設下的牢籠,鹿玥驅車離開,意外遇上車禍…

至此之後,方寧執著姐姐的願望走到了現在,並且在每年生日都會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明信片,雖然不知這寄來的人是誰,但這明信片正是在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不要遺忘那晚的意外。凌睿靜靜聽完方寧的講述,仍不改內心的堅定不移,回應著方寧,成為鹿方寧最堅強的依靠。

鹿方宇的芭蕾舞裙照還是流傳了出來,面對全公司乃至社會的議論,方寧在接受專訪時卻以極其正常的三觀而反駁。甚至在攝像頭面前塑造鹿文賓開明的形象,趕鴨子上架。鹿亦堯認為這一切即是方寧故意為之,看著輿論與現狀偏離自己的掌控,鹿亦堯對於方寧的做法很是不滿,聽到方寧說到凌睿對自己的支持,鹿亦堯誤認為凌睿同樣是助力這一切偏向軌道的一份子…

即使社會及輿論都支持鹿方宇的芭蕾生涯,母親楊宜仍是不滿鹿方宇徹底失去爭奪鹿文賓商業帝國的機會,一心想要為兒子鋪平未來的道路,楊宜憂心忡忡地離開。但幾番爭論與折騰下,鹿文賓已經感覺到疲倦了,往事的壓迫以及兒女的反目使得鹿文賓不得不對自己的思想重新審視,鹿方宇即將出國進修芭蕾,看著兒子義無反顧之下的決定,鹿文賓在最後一刻也終於選擇了放手。

仍對凌睿持有偏見的鹿亦堯碰巧瞅見了唐蘋私藏的工牌,回想起當時自己曾撿到的可疑錄音筆,鹿亦堯發覺事情並不簡單。便回頭找到蔡思雨借到錄音筆。

對於英菲尼特項目十分上心的方寧正與團隊緊鑼密鼓地安排著發布會的事宜,即使回到家中,方寧的緊張也絲毫不減,貼心的凌睿此刻獻上溫柔的擁抱,用甜蜜的話語支持著,化作春風一般,滋潤著方寧。英菲尼特的發布會開始,楊宜與鹿文賓也及時到場,氣不過方寧的所作所為,楊宜準備出去透氣,卻意外聽到鹿亦堯播放著恢復了的錄音文件。

鹿亦堯憤怒地找上凌睿,正準備發出言語警告,可這爭執的過程卻被惡意跟隨的楊宜全部拍攝下來。像是拿到了秘密武器,楊宜的一切憤怒與不甘都找到了發泄口,攥著手機里的關鍵證據,等到發布會正式開始,楊宜便不合時宜地走上台,在眾目睽睽之下奪過了話筒,臉上儘是詭計得逞的表情。有預告到危險即將到來,故作鎮定的方寧看著台上的楊宜,不知不覺攥起了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