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鹿方宇芭蕾愛好被曝光,往事逐漸浮出水面


等方寧回到飯桌,話題卻突然轉回到凌睿的緋聞對象:「白月光女神」——於詩意。嘴上掛著笑容,但方寧的內心已經接近爆炸狀態,待凌睿回到飯桌,方寧則「笑嘻嘻」地詢問起那緋聞對象的事情,摸不著頭腦的凌睿只是呆呆地回答著,絲毫沒有察覺到方寧語氣中的不對勁。

蔡思雨與鹿亦堯來到畫展約會,畫展的主辦人錯將蔡思雨認為鹿亦堯的秘書,鹿亦堯並沒有將這口誤放在心上,但作為女友的蔡思雨心裡出現了一道裂縫,怎麼也咽不下去這口氣,等鹿亦堯轉身去接受專訪,蔡思雨便借鹿亦堯的名義買下畫展中最貴的展畫出氣。此時,作為小網紅的唐蘋也出現在畫展中,碰巧不小心撞到蔡思雨。上一次是在鹿方寧的婚禮上見面的兩人,此刻正是冤家路窄。心胸狹窄的唐蘋用尖銳語言譏諷蔡思雨的品味、性格、長相等方面,即使是蔡思雨搬出鹿亦堯女友的名號,也只是遭到對方一陣譏笑。在心中有些許自卑,平時未表現在面上,蔡思雨此刻在唐蘋的言語攻擊下失落地低下頭,當唐蘋沉浸在自己獲取短暫口頭勝利的時候,鹿亦堯邁著堅定的腳步出現,當著唐蘋的面一把摟過蔡思雨,義正言辭宣布兩人之間的感情,蔡思雨的表情在此刻才恢復了從前的神采,原來這份戀愛並不是自己單方面付出的卑微,依靠在鹿亦堯的胸膛上,蔡思雨感覺安全感十足。

凌睿的飯局到了第二輪的KTV,在同學們起鬨之下,凌睿與方寧拿起話筒,可一聽到上一回與凌睿合唱的舊情人於詩意,方寧一下沒了心情。捲毛一看情況不對,立刻推開凌睿,幫其一齊解釋,在捲毛三寸不爛之舌的說辭之中,一齊「辱罵」凌睿,這才讓方寧氣消了不少,但捲毛越說越起勁,方寧又反而開啟了「護夫」模式,本在一旁幽怨地看著兩人,聽見方寧為自己講話,凌睿像是得到了免死金牌,又迅速擠回方寧的身邊,小兩口的第一次置氣也就此落幕。

鹿方宇正準備出門,卻被母親楊宜攔住,看著鹿方宇焦急的神情,楊宜懷疑起鹿方宇的真正目的,於是開始尾隨起兒子,看著兒子走進了舞蹈學院,楊宜怒氣沖沖地進去,打算揪出鹿方宇,可正巧路過的高爾凡假借私下教授鹿方宇經營之道的理由騙過了楊宜。等看見母親離開,鹿方宇這才鬆了一口氣。面對高爾凡,鹿方宇放下全身的戒備,並向高爾凡述說著自己對芭蕾的熱愛,鹿方宇打算參與男版天鵝湖的舞蹈演出,順便圓滿自己大姐曾經的夢想…

鹿方宇的天鵝湖演出排練十分順利,現場到來的記者認出了鹿方宇的身形以及姓名,迅速嗅到商機來到…

鹿文賓收到了記者寄來的鹿方宇定妝照,怒火一下湧上心頭,面對兒子「不可見人「的愛好,鹿文賓不僅不予理解,甚至下令要防止鹿方宇逃跑,將鹿方宇抓了回來。當著鹿方宇的面,拿起了剪刀,一下一下剪碎了鹿方宇的練功服。鹿方寧此刻出現,制止了鹿文賓進一步用強硬手段壓迫鹿方宇。面對自己破碎的心血,鹿方寧緊咬牙關,寧死不從,聽到兒子的反抗,鹿文賓正準備順勢用過激語言來壓迫,可這一切卻太過相像,過去鹿文賓對著電話怒吼著的猙獰模樣浮上心頭,鹿文賓想起了,鹿方寧更是忘不掉,看著眼前強硬的父親絲毫沒有變化的模樣,鹿方寧怒瞪雙眼,質問著鹿文賓,不等這氣氛陷入更差的局面,凌睿出聲制止,方寧只得撿回零碎的理智,離開這個使人透不過氣的屋子,順勢還帶走了鹿方宇。

鹿亦堯作為中間人,只得追上方寧,但方寧卻以姐姐的例子反擊,鹿亦堯無言以對,只得默默地眼看著方寧離開。方寧將方宇送到酒店,看著方寧失落卻又故作堅強的表情,以及出面維護自己的姿態,鹿方宇感覺到一股暖意湧上心頭,於是緊緊抱住了方寧瘦弱的身軀…

送走鹿方宇,凌睿看著方寧迷惘的臉龐,心痛不已。而方寧卻讓凌睿帶著自己來到了賣場。看著滿目擺放著的傢具,方寧對著凌睿,緩緩說著姐姐鹿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