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韓德讓阻止暴亂,烏骨里臨盆


韓德讓在部族裡地位高重,魯端父母及魯端前來感謝韓德讓的冒死相救,眾奴僕都知感恩,大家前來送行韓德讓。韓德讓讓眾人務必要保護好自己,他們與族人一樣都生來平等,並不存在尊卑之說。韓德讓一番話令奴僕們感動不已,大家跪地感謝韓德讓,紛紛認為韓德讓是騰里派來拯救他們的人。

蕭燕燕陪耶律賢前來祭奠懷節皇后,懷節皇后是耶律賢生母,耶律賢向懷節皇后介紹了燕燕,也再度向燕燕表白,他只願意和自己認定之人結婚生子,只可惜這人現在還不願意,但他願意等。之後,耶律賢跟燕燕說起了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道理,認為燕燕必然懂得其中道理。燕燕想起她出嫁當日,她對蕭思溫沒有半分好臉色,心底不由得一頓。

燕雲台第22集劇照

老族長病亡,魯端前來將脫里長老準備拿奴僕當人駒陪葬的事情告訴韓德讓,韓德讓看不得部族這麼草芥人命,他二話不說前去救那些無辜的奴僕。韓德讓的到來引起一陣不小波瀾,脫里長老看韓德讓不爽已久,他出言挑拔韓德讓跟阿孛合之間的感情,認為是韓德讓的到來觸怒了騰里,才致使老族長病亡。阿孛合對脫里長老深信不疑,縱然韓德讓說出脫里長老的心懷不軌,可脫里長老還是挑拔著阿孛合,讓阿孛合親手殺了韓德讓。阿孛合的刀即將架韓德讓的脖子上,一幫奴僕被魯端組織著,他們前來救韓德讓,反了日連落部族。

部族陷入一片廝殺喊打中,一名奴僕讓韓德讓趁亂離開,他不願意韓德讓因他們而枉送,韓德讓卻無法扔下這些奴僕不管,他上前想檢驗老族長屍身,查明老族長的死因。脫里長老生怕自己的事情敗露,他用箭射殺韓德讓,十五卻為韓德讓擋了一刀。韓德讓已經查出老族長的死因,他並非病死,而是被毒死,為老族長治病的只有脫里一人,脫里又急於將老族長火化,這足以證明老族長的死與脫里有關。韓德讓振振有詞,脫里根本狡辯不了,阿孛合質問脫里,脫里先以真情蒙蔽阿孛合,再趁阿孛合不備之時給了他一刀,韓德讓急忙上前救阿孛合,場上又再度陷入一片廝殺混亂。脫里對阿孛合刀刀下狠手,韓德讓出手救阿孛合,阿孛合當場殺了脫里,控制住了這個混 亂場面,贏得了自己的威望。

蕭燕燕前來看望蕭思溫,蕭思溫心疼女兒日漸消瘦,他知道蕭燕燕有怨氣,可他同樣身不由己。太祖系三支一直爭鬥不休,可大遼卻經不起折騰了,他相信蕭燕燕定能陪耶律賢完成大遼的改革,結束如今紛爭的局面。

喜哥進宮一月有餘,耶律賢卻從未臨幸喜哥,喜哥無奈,只好求上了太妃。太妃相助喜哥,她讓喜哥偽裝成自己的宮女去送點心,耶律賢識破了喜哥,喜哥哭著喊著想得到耶律賢的寵幸,耶律賢卻以公務繁忙搪塞過去,命人將喜哥送回宮中。喜哥在宮中大哭一場,她不明白耶律賢為何不寵幸她。忽烈得了喜哥的好處,他將穆宗皇帝不能人道,失控殺死先皇后的事情悄悄道出,認為恩寵與自身相比,保全自己遠遠來得重要些,耶律賢未跟貴妃同房,也不碰喜哥,興許也有著同樣的問題。

喜哥來找女里,她將耶律賢不能人道的事情道出,女里一開始不相信,可聽到耶律賢也沒碰過蕭燕燕時,還是不由得深思起來。恰在這時,烏骨里臨盆,女里命人去打聽喜隱的孩子是男是女,若是個兒子,他準備備上一份厚禮去向喜隱道喜。烏骨里生下一個男孩,蕭思溫抱過孩子,心底里十分開心,他為孩子取名為「留禮壽」,希望孩子能夠健康長壽。

阿孛合繼承老族長的族長之位,他與韓德讓厚葬十五,且阿孛合取消了對奴僕的所有偏見,讓奴僕與族人日後好好相處,好好活下去。韓德讓十分欣慰阿孛合的做法,李思兒也在這時來到部族尋韓德讓,她穿越茫茫草原趕至此,韓德讓心中卻並無半分波瀾,面對著李思兒的表白,韓德讓只出言婉拒,讓李思兒不要在他的身上繼續浪費時間。李思兒決定跟隨韓德讓,韓德讓搖頭輕嘆,認為李思兒這又是何必。如今部族遭受重創,韓德讓決定讓部族遷徙至幽州,讓幽州的平等生活潛移默化日連落部族。

女里備上厚禮前來向喜隱道謝,他生怕耶律賢命中無子,故有意討好著喜隱,讓烏骨里多抱著孩子與蕭燕燕走動,日後若是要過繼孩子,烏骨里的孩子必是首選。對於女里的想法,喜隱只臉色鐵青,他的兒子絕對不會過繼給耶律賢那個病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