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集:耶律賢納妃,韓德讓機緣巧合進部族


蕭燕燕與耶律賢一同用膳,耶律賢將政事上的事情一一說與蕭燕燕聽,蕭燕燕是他的貴妃,也是他最信任之人,若他有一天遭遇不測,他希望蕭燕燕能站出來總攬大局,將漢制改革進行到底。夏捺缽之時,耶律賢會召開南北大臣會議,一是重新劃分斡魯朵,二是如何安置釋放的諸王。新皇登基朝勢不穩,除去太平王虎視眈眈之外,朝內還有野心勃勃的喜隱及諸位皇叔。重新劃分斡魯朵集中王權並不是一件小事,如今耶律賢正是需要宗室的支持,又要防著他們,燕燕提出自己的見解,她擔憂重新劃分斡魯朵會影響宗室利益,屆時宗室作壁上觀,耶律賢又當如何。改革漢化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但重新劃分斡魯朵是改革的第一步,耶律賢勢在必行,他無法顧慮後果,燕燕知耶律賢決心,也不再勸其他,只是感慨著老祖宗留下的規矩演變至今會變成如此繁雜形勢,各國都在進步,唯有大遼卻被規矩牽絆住了腳跟。聽著蕭燕燕的話,耶律賢嘴角帶笑,知他懂他者,唯有燕燕也。

日連部落,韓德讓讓十五幫忙以阿孛合的父親病情加重的消息引開脫里長老,族中所有位高之人都匆忙趕過去探望。韓德讓趁機來到房間里為侍奉自己的奴僕魯端找葯,他將葯熬好喂魯端喝下,心底里有些不忍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就這樣斷送在一場小病里。

燕雲台第21集劇照

喜隱被解禁,他得知耶律賢也放了諸位皇叔,不由得冷笑出聲,打從心底里看不起耶律賢,認為耶律賢這個帝位不久矣。耶律賢雖分掉了女里的兵權,女里對此並沒有深想,可高勛的職權也被分掉,他心有不甘地挑唆著女里,認為蕭思溫是在拉攏耶律賢,排除異己。蕭思溫與他們二人都是一同黑山擁護新主的功臣,高勛認為蕭思溫的能耐之處在於送了個女兒進宮為妃,高勛之女不成材,他遊說著女里,讓女里也效仿蕭思溫,送女人進宮爭權躲勢。

女里按高勛吩咐的,挑了自己大嫂的女兒喜哥,想送喜哥進宮為妃。耶律賢何嘗不知女里用意,他雖不喜,但如今他權勢薄弱,宗室又虎視眈眈。為不失人心,耶律賢對於有功之臣只能徐徐安撫,故一口應下了女里的要求,接喜哥進宮。接喜哥進宮為妃這件事耶律賢並沒有打算瞞著蕭燕燕,蕭燕燕在得知消息后也不以為然,她對耶律賢沒有愛,耶律賢愛納誰為妃都與她無關,她正好圖個清靜。

夏捺缽如期而至,喜哥被接來皇族軍行賬。看著眼前豪華至極的行賬,喜哥眉眼間都帶了一抹傲色,她知曉如今帝妃情深,但她也同為妃子,不輸給蕭燕燕一絲一毫。新妃進宮,所有人都認為耶律賢會流連於喜哥的溫柔鄉,喜哥嬌羞打扮,還備了一桌耶律賢喜愛的飯菜等著他,卻不想耶律賢還是來到了蕭燕燕的宮中,與蕭燕燕一同用膳,留于宮中看書。對於耶律賢的駕臨,蕭燕燕心中意外,卻還是忍不住撫平了眉梢,就連她自己都未曾察覺到那份小心思,二人註定將會有一段牽扯不清的情緣。

燕雲台第21集劇照

次日,喜哥從侍從忽烈口中得知了耶律賢留于貴妃宮中,她氣勢洶洶來找燕燕算賬,她本無意爭寵,想著耶律賢會雨露均沾,可蕭燕燕在她進宮第一天就霸著耶律賢不放,蕭燕燕未免欺人太甚。喜哥囂張至極,蕭燕燕只眸光輕掃了一眼喜哥,讓人將喜哥帶下去教規矩。得知了宮中之事,耶律賢前來找蕭燕燕,他生受燕燕會受委屈,想免了喜哥的請安之禮,燕燕卻並不在意。喜哥被教過規矩后,她膝蓋淤青,心底生氣回了宮賬,她將燕燕視為眼中釘,決定想辦法蓋過燕燕的風頭。

喜哥見不到耶律賢,她得知宮中還有兩位太妃,故決定從太妃處下手。喜哥帶著禮物前來向二位太妃請安,討得二位太妃歡喜。看著喜哥的背影,二位太妃若有所思,二人都不是正牌太后,若能拿捏得住耶律賢的這兩位小妃嬪,她們在宮中也可如太后那般尊貴。

夜晚,耶律賢來蕭燕燕宮賬中用膳,他想向蕭燕燕解釋納妃原因,蕭燕燕卻打斷了耶律賢。蕭燕燕心不在耶律賢身上,無心知道他的一切,耶律賢眸底黯然,尤其是在聽到蕭燕燕對他下逐客令之時,背影落寞離開宮賬。身邊的侍女忍不住為耶律賢抱不是,耶律賢一心一意討燕燕歡喜,縱然燕燕冷眼相對,耶律賢也日日體貼待她,就該是鐵石心腸也該捂熱了。聽著侍女的話,蕭燕燕賭氣地道了句她便是鐵石心腸,縱然耶律賢再溫柔體貼也捂不熱她的心。

燕雲台第21集劇照

次日,帝妃出發前往顯陵祭奠世宗皇帝,耶律賢在馬車上故意咳嗽出聲,他看著蕭燕燕眼底關心,心底里一暖。縱然蕭燕燕嘴上不說,可耶律賢還是感受得到蕭燕燕的關心,他上前為蕭燕燕披了一件披風,與她同看著窗外的美好風景。大婚後二人初次祭奠世宗皇帝,耶律賢在顯陵宣布了他要效仿世宗皇帝推行漢制,蕭燕燕一身大紅宮服站于耶律賢身邊,與他同心推行漢制。與此同時的韓德讓身處草原之中,他雖沒有跟燕燕在一起,卻認為二人的心極近,他很明白漢制的改革不是留名青史的手段,而是真正關係到大遼子民福祉的必行之路,改革必須進行到底。

部族裡,十五因謊報阿孛合的父親病情加重的消息而遭鞭打,韓德讓出面護十五,為救下十五,他跟阿孛合討要了當時的那份救命恩情,帶著十五離開這個奴僕為牲為馬,毫無人權的部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