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蕭燕燕耶律賢婚後不合,李思得知韓德讓下落


蕭燕燕與耶律賢大婚,帝妃于大紅喜燭的洞房花燭夜中終是無言,燕燕嫁進皇宮是耶律賢一道聖旨所迫,她無法將心交於耶律賢,耶律賢願意等到燕燕接納他的那一天,可燕燕卻心中有怨氣地冷諷起了耶律賢,她與耶律賢只有君臣之禮,耶律賢大可不必如此對她,哪怕今晚耶律賢下一道聖旨要她侍寢她都願意遵皇命。眼前人不再是進宮前的那個生氣勃勃的女孩,耶律賢斂去眸底的黯然,他將房間留給了蕭燕燕,卻明確告訴蕭燕燕,天下江山都是他的,蕭燕燕也是他的,他從見到蕭燕燕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蕭燕燕會成為大遼最好的皇后。

蕭燕燕輾轉反側無法入睡,她心心念念想的只有韓德讓,韓德讓獨自一人露宿野外,他又何嘗不是分分鐘思念著燕燕,只可惜二人有情無緣,註定無法相守一生。耶律賢得知了韓德讓離京,他心底里對韓德讓始終有幾分提防,只派人盯緊了韓德讓,將韓德讓的一言一行彙報給他。

燕雲台第20集劇照

耶律賢請蕭思溫前來議政事,他提起夏捺缽的安排,他準備在喜宴上宣布此次夏捺缽的地點,隨行的還有諸王宗親和遼南。耶律賢對朝中局勢也有著自己的深謀遠慮,他決定對斡魯朵的權勢進行改革,而相對應的近衛軍和郎君軍也勢必有所改變,耶律賢分散了女里將軍手中的權勢,他聽過蕭思溫的引薦后將近衛軍半數兵權交由休哥負責,而身邊的只沒悶悶不樂,耶律賢將夏捺缽的所有事宜交由只沒負責,並讓只沒搬去太祖皇帝那邊的寢宮居住

韓德讓獨自一人重回燕雲台,昔日佳人已不在,只余韓德讓的背影獨自冷寂。韓德讓的行蹤盡在耶律賢掌握之中,耶律賢命人將韓德讓的行蹤告知李思,有意撮合二人。這日,韓德讓途經草原,意外救下一名男子阿駁孛合,阿孛合帶著韓德讓回到自己的部族日連落族,在聽聞韓德讓獨自一人在草原遊歷,阿孛合邀請韓德讓留在部族中暫住幾日。從阿孛合的口中,韓德讓得知了這個部族的富饒,且族裡的奴僕遠遠多於族人,卻從來不存在造反之事。

燕雲台第20集劇照

安只與只沒搬寢宮,如今只沒越發離不開安只,一直寵著安只。安只仗著自己的王妃身份,她一改之前的懦弱性子,先下手為強毒殺了太平王的眼線塔布,如今她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區區一個太平王她壓根就不放在眼裡。另一邊,胡古典進宮,她在宮裡聽到了侍從們的議論,耶律賢與蕭燕燕大婚至今,都未曾同房。擔憂二人的感情出問題,胡古典有意問起了蕭燕燕,蕭燕燕沒有料到宮裡的流言會傳得如此之快。正在這時,耶律賢前來,他讓胡古典先行離開,自己想單獨與蕭燕燕相處。

蕭燕燕不願意理會耶律會,她對耶律賢並沒有半分好臉色,耶律賢希望蕭燕燕能夠與他心平氣和好好說話,蕭燕燕出言冷諷,耶律賢貴為一國之君,又何必在乎她的態度,如果不是耶律賢,他們每一個人都不會過得這麼不開心。耶律賢認為如今的不開心只是暫時的,將來大遼的天下才是最重要的,帝王行事只需利於天下,他無愧於心。漢化改革之路道阻且長,屆時太祖皇帝有述律皇后相助,他也希望燕燕能夠助他一臂之力,否則以他這副病軀根本無法完大業。

燕雲台第20集劇照

耶律賢的話令燕燕想起了韓德讓,昔日韓德讓曾同她說過,若非有述律皇后,太祖皇帝也無法取得當時成就,拯救多數百姓與南人于水火之中。正在蕭燕燕深思之時,耶律賢起身卻一個踉蹌險些摔倒,蕭燕燕擔憂,上前想扶起耶律賢,看著蕭燕燕的關心在,耶律賢心底動容。

部族的生活與韓德讓所想得天差地別,在這個權貴的地方,族人享受著最好的待遇,奴僕卻苦不堪言,有人與牛馬同欄而住,有人與螻蟻無異,甚至於奴僕生病都無人問津,奴僕自身也認為生病至死才是唯一的解脫。看著眼前處於水深火熱底層的奴僕,韓德讓更加堅定了推行漢制的決心。

耶律賢體弱暈倒,蕭燕燕收到消息連忙趕過來看望耶律賢。耶律賢處於昏睡之中,卻睡得不甚安穩 ,蕭燕燕心軟地上前握住了耶律賢的手,她似有一種魔力般令耶律賢安穩了下來,婆兒連忙讓蕭燕燕陪著耶律賢,認為燕燕便是耶律賢的福星,耶律賢向來警覺,尤其是在睡眠之中,他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安穩地讓人親近著。

燕雲台第20集劇照

李思在府中做女紅,李夫人來至思兒身邊,她再次問起思兒對韓德讓的心意。縱然知道韓德讓心有所屬,可燕燕已經進宮為妃,二人再無可能。李思想放手一博,她相信以她的真心定能感動韓德讓。情深之人最是絕情,可看著女兒的殷切目光,李夫人還是將韓德讓下落告知,讓思兒不留遺憾地前去尋韓德讓。

耶律賢來至蕭燕燕寢宮,見蕭燕燕正在用膳,耶律賢想坐下一同用膳,蕭燕燕卻語氣不佳稱她並沒有準備耶律賢的膳食。耶律賢不惱蕭燕燕態度,他徑自坐下來用膳,見蕭燕燕要走,耶律賢稱他已經許久未同人一起用過膳,他希望燕燕留下來,哪怕是用聖旨才能讓燕燕留下來陪他用膳,他也甘之如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