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集:崔綰裝瞎傅容照料


傅容在看師父柳如意留下來的賬本,但過於複雜她什麼也瞧不明白。忽然丫鬟來報,西河郡主又不舒服了,傅容扶額一陣頭疼。西河郡主倒不是身體不舒服,是害怕,想要人陪著。這麼顯而易見的招數徐晉甚至懶得回應,遣了所有人退出去,只留傅容一個人。西河郡主還以為是徐晉留下來陪她,誰知一出聲竟是傅容的聲音,她翻騰著要傅容離遠一點,傅容卻一個勁抱住她要哄她睡覺。殿外的徐晉聞聲無奈的笑了笑。

皇帝召來徐晉,要將金翊衛印章交還給他,但當提點她娶妃休妻一事,徐晉不要金印,隨即告退離去。

如意芳霏第26集劇照
徐晉拒絕休側妃娶正妃

鳳來儀換了掌柜,端妃趁吳白起消沉這幾日去商會轉讓了鳳來儀,如今十日抗議日期已過,就算去商會講理說明,也是沒人會認吳白起的話。他氣的拔劍橫在了紀清亭脖子上,傅宣怕事情鬧大,想也不想伸手就要握劍刃,吳白起瞳孔大張立刻收劍入鞘。出了鳳來儀吳白起理智回還幾分,擔憂的看著傅宣的手,好在沒事。鳳來儀是他母親的心血,而端妃卻趁人之危鑽空子奪利。但他相信傅宣,一定會幫他拿回鳳來儀。

在徐晉未來時,西河郡主睜著眼睛吃飯,徐晉一來,她嚷著看不見,還被傅容吵得休息不好。於是在西河郡主眼紗看不見的地方,徐晉傅容親密喂飯互道辛苦,來一場靜悄悄的甜蜜。

傅宣隔日送來風寒葯,吳白起那日淋雨肯定生病了。不過更重要的是她帶來了好計策,這個計策里起大作用的還是被叫來一頭霧水的郭銳,來一招挑撥離間。如意樓馬上要上新品,到時候搶佔了鳳來儀的生意,這筆有原因而損失的銀子不知到了端妃眼中會不會是紀清亭中飽私囊所用。

如意芳霏第26集劇照
傅宣助吳白起奪回鳳來儀

白天,西河郡主站在橋面一邊餵魚一遍罵傅容,傅容對此安然受之,欺負她矇著眼睛看不見罷了。晚間,徐晉為辛苦了一天的傅容捏背,說起了皇帝為他指派的任務,過幾日徐晉要出去,調查苦水村兵器流向。於是傅容也為心中有家國格局的徐晉捏肩捶背,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腰肋,徐晉覺得癢,俗語說怕癢的人懼妻,徐晉對此承認的乾脆,說家裡有河東獅吼當然會怕,玩笑打鬧一陣又是一吻,而這一幕正好被夜裡醒來的西河郡主看在眼裡。

一大早西河郡主就在糟蹋花草,拿著長長的花剪四處泄憤,本想對著傅容也剪去的,但奈何她猶豫了,下一刻剪子被打掉,徐晉出現,只告訴她能看見就不必留在王府養傷了。就這樣被下了逐客令,西河郡主躲在房裡默默傷心,傅容卻來看她,送了她一隻星宿簪子,據說危宿的人心腸不壞,但脾氣暴躁,不過說到底心懷善念便不必敵對。

紀清亭簽下一單大買賣,著急取來印章簽文書,誰知路上碰見吳白起,他撞掉了盒子趁其不備拿走了端妃印。好事做成吳白起一身輕鬆,其實這件事完全可以讓生臉的人代勞,但吳白起比傅宣考慮的更多,如果紀清亭懷疑不到他身上,十有八九會將這口鍋扣在如意樓頭上。

如意芳霏第26集劇照

如意樓重開第一波新品主打星宿,往來女眷絡繹不絕,掬水先生也來捧場,去了閣樓後面他變回安王,將他交回金翊衛印的事情和皇帝讓徐晉娶妃休妻的事一併告訴她。送走了安王,徐晉也來慶賀她新品初上,奇怪的是最近一直沒見小七小八。過幾日就要去調查兵器流向,徐晉留下了許嘉他們保護傅容,傅容面對離別顯得淡淡的,只叮囑徐晉要寫信給她。

宮裡的端妃果然懷疑起紀清亭,就算紀清亭說是吳白起搗亂偷了印章,端妃也只當他在找理由搪塞。

傅容一直在研究怎樣做出輕便平價的首飾,可華麗的首飾不僅金貴還很重,普通人家幹活勞作根本戴不了。徐晉聽聞此事寄回一封書信與一隻弩箭頭,經改造,這種箭頭材質的簪子別在發間的確不晃不掉,但取下時會帶到頭髮,還是不方便。傅容查到柳如意以前的手稿,有一幅設計的很不錯,但因工匠不願打造只得作罷,傅容不負所托,帶著一壺工匠鍾愛的醉仙釀,硬是找到了這位巧匠許師傅。許師傅指點她找到七色光再來,那時打造首飾也不遲。

如意芳霏第26集劇照

為此傅容沒少找各種材料,但終究不是許師傅說的七色光。傅宣也聽聞七色光,說與吳白起聽時他眼神一亮,帶著她來到一間染坊。這裡皂角泡泡吹了滿天,陽光慷慨的穿過每一顆氣泡,折射出邊緣的五彩斑斕,這不就是七色光嗎。是,也不是,傅容要的是可以打造首飾的七色光石,但吳白起和她在這樣的夢幻中,傅宣很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