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集:兜兜轉轉是父子非父子


信都侯和苦水村銅鋪的人聯繫不上,卻在聯絡人賀老闆家中發現被焚毀的書信殘頁,能看清是肅王的印章,說明肅王已經發現端倪,按兵不動為時已晚,事到如今唯有先發制人,今晚要連夜遣散苦水村。

肅王也立刻察覺到苦水村異動,帶兵急急奔赴。皇帝身邊的總管公公立刻吩咐人調兵增援,正好被西河郡主聽見,她最是擔憂肅王,趕著就要去找他,還遇見傅容擋道。傅容看她著急的樣子一想就知道是徐晉有危險。

如意芳霏第25集劇照
肅王察覺到苦水村異動

苦水村裡,信都侯看顧著所有手下搬運兵器,忽然有弩箭襲擊,一眾人手瞬間倒地,倉惶間他自己也中了一箭,隨後許嘉葛川提劍趕來,信都侯狼狽逃竄。趕至村口,徐晉在一眾倒下血泊中橫刀恭候,按理說這下他在劫難逃,但西河郡主突然衝上來抓著徐晉擔憂極了,信都侯手下抓住時機飛鏢甩出,西河郡主來不及思考,推了徐晉自己被貫穿了右肋。信都侯趁亂逃走,徐晉只好先將西河郡主安頓療傷。

西河郡主身中毒鏢,但好在葛川醫治及時,她精神尚可,只是一直請求徐晉不要走,他對徐晉的愛慕自小至今不曾更改,因為小時候是徐晉打跑了欺負她的成王,他們崔家滿門忠烈,父親是大英雄,而於她而言,徐晉也是她的大英雄。

信都侯逃至一處山林,忽然眾兵自四周包圍上來,吳白起高頭大馬緩緩現身。這對父子終究還是要清算舊賬了,信都侯娶外室背叛吳白起母親,之後又不曾對他有過半分慈愛,說到底是愧對他們母子,但他依然懷念小時候他們一家三口在庭院中共樂天倫,想念那個頑皮活潑的吳白起。說到這裡他提擺下跪,吳白起眼中有淚,他恨這個人,但他依然看不得這樣卑微毫無尊嚴的父親。他上前扶信都侯起來時,一柄寒光猛地刺入他的胸懷,果然,多餘的期待對這個人來說都是徒勞。

如意芳霏第25集劇照
信都侯為逃命把刀捅向吳白起

信都侯用吳白起要挾來一匹馬,回了侯府緊閉大門,安頓好了夫人與章晏,徐晉吳白起也適時趕來。吳白起知道他在書房,那裡是他處理所有大事的地方,不論何時都不例外。書房的大門打開,信都侯直言所有證據都在裡面,有徐晉想知道的兵器流向和關岩鎮軍糧案,徐晉自然是要進去看看,但吳白起不行,信都侯對他破口大罵,數落的仿佛他什麼都不是,於是吳白起氣憤離開。沒想到進書房沒一刻,一聲爆炸聲響,徐晉伸手敏捷逃了出來,但信都侯連同書房裡的證據都淹沒在火海。

第二天皇帝在朝堂上義正言辭指責了信都侯之事,就是不知道滿朝文武還有誰如信都侯一般貪婪癰蠹。所運出的兵器依舊不知去向,皇帝命徐晉繼續徹查。下了朝又與安王閑聊,安王觀皇帝其意,主動交還金翊衛兵權,又似不經意提及肅王側妃惹軍中將士心有芥蒂,解決辦法有兩個,要麼休側妃,要麼娶正妃。

如意芳霏第25集劇照
徐平故意提出讓徐晉休側妃

吳白起最近幾近瘋魔,紮根在營中瘋狂練武,殺紅了眼,他不知道該怎麼看信都侯的死,更判定不了信都侯到底何意,原來最後的謾罵居然是護短,吳白起的憎恨沒了根基,變得岌岌可危。徐晉看不得他這樣,與他過了兩招,靜靜的聽他嚎啕大哭。

為看顧西河郡主,傅容主動建議將她接來王府休養。她為了多耗在王府內,明明痊愈卻還要裝作眼睛看不見,徐晉一來就哭,裝瞎裝的手段低劣,徐晉由著她。準確的說是傅容任由她鬧,還說這樣很可愛,哪裡有徐晉可愛?

大雨襲來,孤魂野鬼在雨中凄慘飄搖,信都侯的墳墓就在這裡,生前榮華富貴無限風光,死後卻連個墓名也沒有。吳白起靠坐在墓前,拿著一壺好似能消愁的酒,憑著大雨將他洗刷。傅宣撐傘走來,遮掉了無情雨,做傾聽他胡話的那個人。是不是在危險最後一刻救下吳白起,信都侯就有了一個好父親的美稱,做了這些就沒有愧疚可言。但或許他從不覺得愧疚或者虧欠,對他來說貪財是他,父子天性使然也是他,怎樣都是他。吳白起祭了一壺酒,沉沉磕了頭,自此父子永無瓜葛。

如意芳霏第25集劇照
傅宣陪伴安慰吳白起

送傅宣回府的路上,她倒想起一事。這幾日吳白起消沉,鳳來儀對傅宣一概不準入,紀清亭隱隱瞞瞞,鳳來儀怕是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