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時光等三人到處踢館 俞亮一對四對戰金主


時光拿著飯缸正要去食堂,卻看到洪河等人在一門口排隊,就問他們在幹嘛,洪河說等著領月餅,還讓時光排在他前面,時光覺得有詐這麼好的事怎麼會讓他加塞,白瀟瀟說先發的是五仁餡的,他們喜歡吃豆沙的,時光聽她這麼說就信了。

時光進屋后,就問班老師五仁餡的月餅還有嗎,一旁大老師聽了嘴裡喝的水差點噴出來。班老師告訴他今天是定段賽最後一次心理輔導,明天就放假了,時光這才知道自己被洪河他們給騙了。班老師看了他預選賽的兩局棋,覺得時光的心理太脆弱了什麼棋都敢輸,大老師插話說別人一弄個套路他就能著道。時光嘟囔著這哪是心理按摩啊,這不是往他心口上捅刀子嗎。班老師鼓勵他把心理素質練上去,無論什麼三教九流的下法都要適應。 

回到寢室后,沈一朗提議明天踢館去,洪河表示讚同,時光卻說高手比賽前都要閉關,洪河笑著說他是高手嗎。沈一朗拿出地圖,踢館的順序他都標好了,洪河一看開心地說明天他們就制霸方圓市棋館。

在東湖證券隊,俞亮一直都是替補選手這讓他很鬱悶。黑白問道棋館的秦美姐給他帶來了夜宵並提前祝他生日快樂,原來第二天就是俞亮的生日。她問他生日做什麼,他說在俱樂部練棋,他要爭分奪秒地練習,如果能上場比賽就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秦美姐還捎來了方緒給他定製的精美袖扣,說配西裝很合適,希望他比賽時記得戴上。俞亮在師兄眼裡一直是年輕人里的佼佼者,但他感覺自己讓師兄失望了,最近他一場比賽也沒參加。他希望師兄能給年輕人多創造機會,帶領隊伍升入圍甲,秦美卻說方緒正在解散隊伍,俞亮聽了不禁很吃驚。

在散夥飯上,方緒宣布隊伍解散,隊員們都黯然離去,方緒也很難受,不單是因為爸爸和老師對他施壓,還因為他幫這些年輕棋手圓夢,而自己的圍棋夢卻很難圓。

時光和洪河、沈一朗按地圖標注的順序去踢館,結果去了三家,圍棋館都改做他用了。沈一朗說下一站叫黑白問道棋館,時光急忙說不用去,它關門歇業了,褚贏說他是害怕遇到小亮吧,時光嘴硬說不是,褚贏提醒他穀雨知道哪有下圍棋的,時光聽了很開心,一旁洪河和沈一朗看著時光自說自話不禁都瞪大了眼睛。

時光給穀雨打電話沒打通,他去學校托江雪明找穀雨說明來意,穀雨就把方圓市能下棋的地方都寫在紙上,江雪明把紙給時光還說穀雨祝他定段順利。接著時光等人按地址來到一家洗浴中心,原來下棋的高手是位搓澡的大叔,他一邊給洪河搓澡一邊和時光下棋,最後大叔輸了,大叔聽說他們來自弈江湖道場說輸給他們不丟人。

下一站他們來到棋盤廠,結果雙方因為下棋發生爭執,沈一朗三人準備離開卻被攔下,棋盤廠的人給他們大哥打電話說家被人給抄了。過了一會兒大哥開車回來了,時光看著他洗手很害怕,擔心他把他們仨給殺了。

大哥要和他們下棋,時光就壯著膽和大哥對弈,幾個回合下來大哥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褚贏告訴時光他看到一手妙棋,但他故意不說就看時光能不能看出來,時光認真地看著棋盤,很快他面露微笑拈起一子落了下去,褚贏開心地說就是那兒。大哥看到那步棋不禁臉色變了,聽他們說來自弈江湖,就笑道他們是職業的,他輸得心服口服。

大哥得知他們想找高手下棋,就開車把他們送到了蘭因寺,說那裡高手很多。一天他們正在練棋,一個剝芸豆的小師傅隨手放一個棋子就讓棋活了,他們這才相信寺里果然是藏龍卧虎。俱樂部經理告訴俞亮有場重要的比賽讓他上,俞亮聽了很開心,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四位金主,他不太想下,經理說明年的贊助費就靠他了,俞亮就一對四讓他們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