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蕭燕燕大婚,韓德讓策馬離京


韓德讓為了燕燕多次落淚,甚至可以為了燕燕去死,韓父何嘗不知二人的感情之深,但世上並非只有相守終生才是真愛,二人身上的使命令二人無法相守一生,但他們彼此深愛過,這便足夠了。

燕燕一直鬧著絕食,只有聽到韓德讓會在晚上過來看望她時,這才願意吞下半碗小粥。夜晚,韓德坐著輪椅前來見蕭燕燕,看著韓德讓與蕭燕燕的倔強與難過,胡輦反思起自己是否太過殘忍,身邊侍女卻認為胡輦做得沒錯,與其拖著兩敗俱傷,倒不如趁早了斷。

小院里,韓德讓緊抱著蕭燕燕,二人相愛卻無法在一起,燕燕為了韓德讓也可以去死,她想要接親時穿上嫁衣跟韓德讓殉情,如果只有死才能讓二人在一起,她毫不猶豫會選擇死。韓德讓希望燕燕能夠勇敢活下去,他們今生雖無法相守,卻彼此刻骨銘心相愛過。聽到燕燕執意要和他相依相守,白頭偕老,韓德讓認為是他對不起燕燕,當初他一心輔佐新帝登基,本以為守得雲開見月明,卻不想毀他跟燕燕的白首之約。二人活著不只有愛情,還有無盡責任,燕燕哭著答應韓德讓,她會好好活下去。

韓德讓落淚將兩個風鈴拿出來,一個他留著,一個給燕燕,他為燕燕取了一個漢名為「綽」,每當風鈴響起時,便是他在想念燕燕。燕燕見過韓德讓后,她也認命了,雖然她答應了韓德讓會好好活下去,可她還是食不吃味,不願意吃東西,就連蕭思溫給她帶來了她最喜歡的糕點,她也看都不看一眼。蕭思溫知道蕭燕燕心底里有怨氣,但她是后族兒女,身上有著巨大責任,根本就沒有辦法拘泥於情愛,如今大婚大即,蕭思溫希望燕燕能將年少時的那些過往情愛都忘了。

蕭燕燕來到馬棚里看烏雲蓋雪,烏雲蓋雪見證了她跟韓德讓之間的所有過往,如今她就要進宮為妃,這匹馬無法隨她進宮,她命人將烏雲蓋雪還給韓德讓。韓德讓一直不吃不喝坐于院中,韓夫人擔憂韓德讓,她請來了李思兒,李思兒看著韓德讓魂不守舍的模樣,深知韓德讓不需要她的安慰,她也沒那個能耐安慰得了韓德讓,故她先行離開了韓府,準備等韓德讓振作起來再重新出現在韓德讓面前。

上京有著韓德讓最痛苦的回憶,他視為兄弟的人卻搶了他心愛的女人,士為知己者死,當初韓德讓追隨耶律賢時,他無懼生死,但如今耶律賢已不再是他那個可以追隨之人,他無法再留在上京。既推行漢制一生為百姓是韓家的責任,韓德讓也願意承擔起這份責任,但日後他跟耶律賢只有君臣之誼。若想改變天下,必要行天下,韓德讓想行遍天下,看看天下人究竟是如何活得。臨離開前,韓德讓在馬棚里借酒消愁,韓夫人一邊陪韓德讓喝酒,一邊讓韓德讓振作起來,今夜他們母子二人可以喝個痛快,但明日韓德讓就要拋下所有痛苦過往,好好活下去。

耶律賢與蕭燕燕大婚,蕭燕燕身戴貴妃王冠,披大紅嫁衣,臉上卻無半點喜色。只沒身為迎親使者前來接燕燕,她不言不語向蕭思溫行禮,看都不看蕭思溫一眼便離府。滿天的大紅喜色與喧鬧鑼鼓聲都與蕭燕燕無關,蕭燕燕按照規矩行完了一切禮儀,卻無人看到了她眼角的那滴淚。也正是蕭燕燕大婚之日,韓德讓策馬離開上京,他往常與蕭燕燕在一起時,心中只有大業,而如今失去了燕燕,他心底難受這才知道世上只有蕭燕燕最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