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蕭燕燕與韓德讓被迫分開,韓德讓耶律賢心生嫌疑


韓德讓渾身是血,燕燕緊緊抓著韓德手的手,卻還是被胡輦命人硬生生分開。看著奄奄一息的韓德讓,燕燕終究還妥協,她願意跟胡輦回去,只求胡輦放過韓德讓。韓德讓渾身上血躺在地上,燕燕大哭落淚,是她對不起韓德讓,是她食言了,可她只希望韓德讓能夠好好活下去。

燕王府,韓德府被胡輦送回府,韓夫人看著奄奄一息的兒子大哭落淚,胡輦向韓父請罪,如今也只有韓德讓傷重方可避禍,她下狠手也是為了韓德讓好。韓父知道事情局勢,他並沒有怪胡輦,胡輦從韓府出來后便將燕燕關進房間里,她封鎖了門窗,不肯放燕燕出房間門一步。

耶律賢得知了韓德讓跟蕭燕燕已回府,只不過韓德讓傷重,恐有性命之憂,耶律賢連忙下令讓迪里姑去韓府救韓德讓,務必將韓德讓救回來。韓德讓失血過多,卻無性命之憂,整整一天一夜,韓德讓這才清醒過來,他看到了迪里姑的身影,只讓迪里姑滾出他的視線里,他不接受耶律賢的好意。

韓父坐在韓德讓的床邊,如今大遼內憂外患,正是耶律賢需要蕭韓兩家幫助的時機。若此時韓德讓與蕭燕燕抗旨的消息傳出去,旁人勢必會起疑心,大遼再次動亂,燕燕與韓德讓也會成為大遼的罪人,故韓父希望韓德讓能夠將兒女情長暫放一邊。一邊是家國天下,一邊是自己的摯愛,韓德讓痛苦不已,始終原諒不了耶律賢,而蕭燕燕也一直鬧著絕食,既然耶律賢非要娶她,就不如娶個死人進宮好了,無法與韓德讓相守終生,她活著也沒有意思。

蕭燕燕絕食,胡輦頭疼不已,她知道燕燕與烏骨里感情好,故前來讓烏骨里勸說燕燕。烏骨里得知燕燕即將入宮為妃,她的皇后夢落空,心底不由得怪起蕭思溫來。烏骨里認定蕭思溫犧牲了她與胡輦,胡輦不願意聽烏骨里這些話,她生氣離開喜隱府邸,讓喜隱與烏骨里好自為之。

耶律賢駕臨燕王府,他與韓德讓單獨談話,也知道韓德讓已經醒來了,只不過韓德讓不願意見他而已。耶律賢想與韓德讓像過往一樣以兄弟相稱,他希望韓德讓能理解他,他的身體每況愈下,大遼需要一個當主上出現意外,能夠站出來獨擋一面的人,而燕燕就是這樣的人。耶律賢愛燕燕,他發誓會讓燕燕成為大遼最尊貴的女人,名垂青史遠遠比兒女情長來得重要,他自知自己虧欠韓德讓太多,只希望韓德讓能夠給他一個補償機會,未來道阻且長,他需要韓德讓的相助。韓德讓無法跟耶律賢回到過往,既然耶律賢取了他的大義,他放不下他的小情,二人只好就此別過,未來的路就由耶律賢自己走下去。韓德讓心意堅決,耶律賢只好失望離開韓府,他臨離開前告訴韓德讓,無論韓德讓如何改變主意,他這裡的位置始終為韓德讓留著。

韓德讓一直都不肯吃藥,韓夫人知道他是不想活了,但人生的道路還長,如果韓德讓死了就沒有以後了,她希望韓德讓能夠活下去,哪怕他與蕭燕燕日後都各自成家,但二人相愛過的痕跡不會抹去的。隨後,胡輦為了燕燕來找韓德讓,哪怕她知道這樣對韓德讓很殘忍,可她還是希望韓德讓能夠去勸燕燕接受這個事實,解鈴還需系鈴人,韓德讓與蕭燕燕這輩子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了。韓德讓拒絕了胡輦,他知道燕燕需要的是什麼,他們二人彼此相愛,絕對不會負了彼此。

胡輦低估了燕燕與韓德讓的感情,她無功而返,只讓韓父對韓德讓加以勸說。韓父進房間時看到韓德讓一身傷還想去見燕燕,帶燕燕離開大遼,他不由得斥責起了韓德讓,非但二人逃走不現實,還會將韓家陷於不義之中,斷送了韓家三代人的理想抱負。韓德讓身上肩負著幽州和韓家的未來,可燕燕是他一生摯愛,他沒有辦法捨棄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