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耶律賢橫刀奪愛,韓德讓蕭燕燕私奔


蕭府宴客,達凜前來幫忙,卻受到了近支之人的挑釁和奚落,蕭燕燕二話不說站出來幫達凜。這時,韓德讓來蕭府,蕭燕燕笑逐顏開,連忙上前攬上韓德讓的手臂。

耶律賢讓婆兒挑選立后的良辰吉日,可良辰吉日還有半年,耶律賢等不了這麼久,他決定先以貴妃的身份、皇后的禮儀接燕燕進宮。處理完這件事情后,耶律賢接見了只沒,只沒向耶律賢行了君臣之禮,耶律賢不願意跟只沒生分了這兄弟情誼,他拉著只沒說了一番話,並將納貴妃的事宜交由只沒來辦,只沒看著名單上的蕭燕燕三字,心底里有些不服。

胡輦到庫存清點蕭燕燕的嫁妝,卻發現嫁妝中有一頂皇妃金冠,她心底里深為震驚,尤其是在院中看著蕭燕燕跟韓德讓二人恩恩愛愛,她不由得讓燕燕去看一看自己的嫁妝,也問起了韓德讓究竟何時娶燕燕。

蕭燕燕取取這頂皇妃金冠問蕭思溫,蕭思溫將賜婚的旨意給蕭燕燕看,蕭燕燕不願意嫁給耶律賢,她已經和韓德讓訂親了。蕭思溫是后族之長,若由蕭思溫出面,耶律賢必會多加考慮,可蕭思溫也決定讓蕭燕燕嫁給耶律賢,這樁婚事他已經接了聖旨,蕭燕燕與韓德讓註定有情無緣。蕭燕燕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她明確告訴蕭思溫,她絕不嫁耶律賢。

韓德讓回府問起韓匡嗣關於自己的婚事,韓父如實告訴韓德讓,從黑山回來的第一天,耶律賢便已經下旨納燕燕為妃。韓德讓想起先前離宮耶律賢說過的那番話,他大為生氣,奪人妻乃是不義之舉,耶律賢昏聵至極。韓德讓怒氣闖皇宮,他想要見耶律賢一面,耶律賢本不願意見韓德讓,可他再三思忖之後還是決定面對韓德讓,韓德讓一見耶律賢便狠狠給他一拳,他萬萬沒想到耶律賢會奪他所愛。耶律賢稱大遼與他都需要燕燕,他無法放手燕燕,韓德讓從小到大都讓著耶律賢,他將耶律賢視為親人,但這一次,他也絕對不會放手燕燕。二人兄弟情深多年,終究是為了蕭燕燕而大鬧矛盾,只不過耶律賢口口聲聲稱他娶蕭燕燕除了心儀之外,更是因為大遼需要燕燕。

韓德讓回到府中,蕭燕燕正在房間里等他,二人已經知曉耶律賢的橫刀奪愛,並心中只認定彼此。為了相守終生,韓德讓與蕭燕燕決定私奔,離開上京,離開大遼。看著二人策馬遠去的身影,韓父眸底黯然,為了孩子,他終究還是選擇了視而不見。胡輦得知了蕭燕燕跟韓德讓準備私奔,她知道這是燕燕的選擇,故想為燕燕送金子,讓燕燕過得好一些。孰料,胡輦在門口遇到了蕭思溫,蕭思溫得知了胡輦的做法,他勃然大怒,胡輦卻跪地求蕭思溫退了燕燕與耶律賢的婚事,她不願意看著自己的妹妹斷送幸福,如今她跟烏骨里的幸福已經沒了,若是耶律賢要與后族聯姻,她願代燕燕進宮。蕭思溫告訴胡輦,三姐妹當中,只有燕燕的性子最為剛毅,也最適合進宮,若是胡輦代燕燕進宮,太平王勢必會進攻上京,他們蕭家也成了大遼的罪人。一直以來,蕭思溫都最看重胡輦,若他有一日出意外,胡輦必是蕭家之主,當蕭家之主比當皇后更重要得多,他將一塊令牌交給胡輦,讓胡輦追回蕭燕燕,只有蕭燕燕平安回來,他們才能將局勢掌控在對他們最有利的局面。

耶律賢得知蕭燕燕與韓德讓失蹤,他並沒有派人追,也相信蕭家與韓家知道該怎麼做。蕭燕燕與韓德讓快馬加鞭趕至幽州,只要過了前邊的幽州,他們便算是出了大遼。天色陰沉即將下雨,韓德讓怕燕燕淋雨生病,他與燕燕停在路邊小屋休息一晚,二人相抱在一起,認定了彼此,也想著日後的幸福生活。殊不知,追二人的兵馬已經在路上,蕭燕燕與韓德讓註定逃不開大遼,逃不開分開的宿命。

次日,韓德讓與蕭燕燕離開大遼之前再登燕雲台,俯瞰著這幽州十六州。蕭燕燕割下自己與韓德讓的一撮頭髮,她將兩段髮絲結在一起,二人是在燕雲台定的情,也決定將過往的一切埋在燕雲台。隨後,二人相牽著準備離開大遼,胡輦卻現身燕雲台,她攔下二人,讓燕燕同她回去。韓德讓與燕燕不願意分離,二人拚死抵抗,可二人終究是無法與蕭家勇士抵抗,燕燕被強行抓住,韓德讓則在抵抗中身受重傷,蕭燕燕看著韓德讓身上的刀傷,痛哭不已。胡輦雖不忍心拆散二人,但她始終牢記著父親交給她的使命,無法成全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