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耶律璟賓天,蕭思溫擁耶律賢為新君


蕭燕燕囑咐韓德讓萬事小心,尤其是身邊監視著耶律賢之人,韓德讓讓燕燕放心,耶律賢身邊那個監視之人應該已被耶律賢收服。耶律賢與韓德讓在想收服楚補時,楚補的義兄卻被主上殺害,蕭燕燕生怕會是耶律賢從中做了手腳,韓德讓先前也問過了耶律賢,耶律賢向他否認,韓德讓自是信得過耶律賢,他將耶律賢的好告訴燕燕,二人雖名為君臣,卻親如骨肉,耶律賢與燕燕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耶律賢這會兒正召楚補來見,楚補因白海的死而對主上大感心寒,他願追隨耶律賢,為耶律賢鞍前馬後。

黑山獵場,主上率人打獵,冬季獵物稀少,主上大發雷霆,甚至將隨行的侍從當作獵物射殺,享受著這殘虐殺人的樂趣。他的這一行為令活下來的隨身侍從大感心寒,眾人聚在一起心底焦慮,楚補奉了耶律賢的命前來看望主上的幾位貼身侍從,他策化幾人反了主上,幾人合謀想要趁著主上醉酒之時殺了他,主上卻有所察覺,他喊來禁衛軍將幾人制服。正在主上準備親自動手殺了幾人之時,一名禁衛軍卻膽大上前將刀刺進主上胸中,他連連下狠手殺了主上,雖然他也因謀殺而被當場殺死,可暴君死於他手上,他死無遺憾。

蕭思溫與韓匡嗣來到行宮中,如今主上已死,他們必須想好下一步,當日主上曾於先皇遺體前立誓,他會將耶律賢視如己出,撫養成人,如今他們應當先封鎖消息,再宣耶律賢來行宮繼承大統,方才正策。耶律賢收到黑山大營的飛鴿傳書,他必須在太平王察覺之前儘快趕往黑山,但太平王已經更換了新的出城令牌,韓德讓只好來找燕燕,讓燕燕幫他想辦法拿到太平王府的通關令牌。

燕燕來找胡輦,她稱自己想要太平王的一套書籍做為添妝之物,胡輦帶著燕燕去書房,燕燕趁機偷偷拿到了通關令牌。從太平王府出來后,燕燕連忙將令牌送給韓德讓,她還將一條絲帶繫於韓德讓手腕上,保佑韓德讓此行平安。離開之後,韓德讓低頭吻住了燕燕,向燕燕保證,等他從黑山回來,他們便成婚。

喜隱收到了主上死於黑山的消息,他召集死士,準備連夜闖關趕往黑山,卻在城門口被太平王的兵馬拿下。太平王收到喜隱闖關的消息,也收到了黑山密函,他料定主上一定出事了,且耶律賢也不在行宮,故分一部分人馬留守人京,另一部分人馬殺至黑山,務必要將耶律賢截下。

大雪漫天,茫茫夜色籠罩著整個大遼。耶律賢身體虛弱根本支撐不了多久,韓德讓一邊鼓勵耶律賢,一邊騎馬帶著耶律賢前往黑山,正如同二人小時候一般,相互依靠著。一行人馬及時趕到黑山,軍營中一片縞素,蕭思溫與女里召集眾臣,向眾人宣布主上已死的消息,主上是被身邊的近侍所殺,他臨死前命耶律賢趕到黑山,繼承大統。

太平王帶兵馬趕至黑山,卻還是晚了一步,得知自己哥哥已死,太平王大開殺戒,于漫天白雪之中殺兵闖軍營。軍營中,蕭思溫當場宣讀他們所造出來的遺詔,恭請新君耶律賢入殿,韓德讓伴于耶律賢,親眼看著耶律賢完成大業,坐上了那個本該屬耶律賢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