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耶律賢求娶蕭燕燕,韓德讓與耶律賢謀划大業


烏骨里與喜隱準備先瞞下孩子的事情,喜隱為了將來,他準備在烏骨里顯懷之前先下手為強,奪下權力,護住自己的妻兒。蕭燕燕來找烏骨里玩,烏骨里將自己懷孕消息告訴蕭燕燕,她與蕭燕燕自幼感情好,也沒有半丁點兒防著自己的妹妹,只不過胡輦如今嫁進太平王府,她生怕太平王會對她腹中孩兒不利,故讓蕭燕燕先瞞著她懷孕的消息。

韓德讓與耶律賢正在謀划大事,此事若是失敗將會性命不保,韓德讓恐自己會連累蕭燕燕,他對二人的婚事再起猶豫之心。蕭燕燕知道韓德讓是為了自己著想,她已經下定決心與韓德讓共度一生,哪怕前方艱難重重,她也毫不退縮。待韓德讓大業已成歸來時,她便與韓德讓成親,成為韓德讓的妻子。

耶律賢一直心心念念著蕭燕燕,他這一生失去的太多,接下來他想要得到的絕對不會放手,哪怕對方是韓德讓,他也絕無後退之心。為了求娶蕭燕燕,耶律賢來至蕭府,蕭燕燕在府中見到了耶律賢,她得知耶律賢是為了大業而來,故侃侃談起自己對政事的看法,引得耶律賢稱讚不已。蕭思溫也聽到了蕭燕燕對於政事的一番見解,他讓蕭燕燕先行下去,與耶律賢談起大業,他既選擇了耶律賢,自會效仿當年屋質對先皇的追隨那般,效忠耶律賢。

耶律賢讓蕭思溫支開主上,只要主上獨自去黑山冬捺缽,太平王鎮守京中,屆時他們便有下手的機會。蕭思溫點頭應下,耶律賢繼而談起了他對蕭燕燕的看法,他願與蕭燕燕夫妻一體,共享江山,也認為蕭燕燕是將來最有可能成為述律皇后那樣的人。蕭家身為后族,卻是后族之中唯一一支沒有出過皇后的人,耶律賢讓蕭思溫多加考慮此事,不僅是給他一個機會,更是給這支后族一個機會。耶律賢離開后,蕭思溫問起了蕭燕燕近期的情況,蕭燕燕一直盼著嫁給韓德讓,蕭思溫左右為難,他來至蕭燕燕房中,聽到了蕭燕燕對嫁給韓德讓的迫切期望,始終不忍說出耶律賢剛剛的那番話。

主上外出行獵,一時興起又大肆殘殺侍從,這次他殺了白海,此人乃是楚補的義兄。楚補是看守耶律賢之人,也是太平王之人,但楚補此人重情義,耶律賢從中得到了機會,他試探著楚補,跟韓德讓光明正大繞宮一圈,便前去見女里。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就等大業之日來到,屆時便能功成天下。二人見完女里后,耶律賢讓韓德讓先行回去,自己則單獨前來劉梓固家中。原來,耶律賢早已經在主上身邊安插好了眼線,劉梓固就是其中之一。

蕭燕燕前來與胡輦吃飯,她提起如今的局勢,認為主上殘酷暴虐,如今還要將幽州十六州拱手送給人,太平王也只會給主上擦屁股,這樣長期下去,太平王也會失去人心的。胡輦已嫁給太平王,她不願意蕭燕燕說太平王半句不好,故出聲替太平王辯駁了幾句,蕭燕燕卻認為學胡輦變了。胡輦明確告訴蕭燕燕,在她心底里,蕭思溫與兩個妹妹就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任何人都比不上。看著蕭燕燕支支吾吾的模樣,胡輦猜到了蕭燕燕這副模樣跟烏骨里有關,她問起蕭燕燕,蕭燕燕這才將烏骨里有喜的事情道出,讓胡輦瞞著太平王。妹妹與太平王孰輕孰重胡輦還是知道,她有些失望烏骨里竟將她當成敵人防備,這時太平王歸來,胡輦與蕭燕燕只好轉移這個話題,蕭燕燕跟太平王打了招呼后便離開太平王府。

蕭燕燕前來找韓德讓,她有些失望胡輦竟如此維護太平王,韓德讓理解二人是夫妻,他並不怪胡輦,只讓蕭燕燕要將此事保密,不要對太平王提起。同時,韓德讓也跟蕭燕燕說起了他們黑山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