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烏骨里懷孕,蕭燕燕安慰耶律賢


蕭燕燕回到府中,這才知道了宮中的大事。只沒是耶律賢的唯一親弟弟,她心底擔憂,再次往府外跑去。耶律賢在宮中召來了安只,如今只沒會造成如今局面都是安只害的,他可以留安只一命,但不管安只用什麼辦法,都必須讓只沒吃飯喝葯。若是只沒活不下來,安只也必須去給只沒陪葬。聽沒是為安只而出事的,解鈴還需系鈴人,安只的到來終歸還是讓只沒重拾起對生活的信心,願意努力活下去。

處理完只沒的事情,耶律賢決定出宮去見蕭燕燕,他不願意讓蕭燕燕失望。深夜出宮本是大忌,耶律賢卻想放任自己一回,他來到酒肆,如願見到了蕭燕燕。蕭燕燕坦白她在今晚才想起二人今日有約,故過來酒肆等著耶律賢。耶律賢在蕭燕燕面前放下了緊繃的自己,他非但在蕭燕燕面前哭了起來,更是醉酒地睡著了過去。耶律賢在睡夢中夢到了當年的那場噩夢,他驚醒過來,卻發現他在酒肆睡了安穩的一晚。看著蕭燕燕的背影,耶律賢認為蕭燕燕就是騰里天神賜給他最好的禮物,十幾年來他從未如此安眠過。

耶律賢跟韓匡嗣過來看望只沒,只沒恢復得很快,這一切都是因為安只的照顧。既只沒需要安只的照顧,安只就必須一直照顧著,耶律賢方才願意留安只一命,而為了只沒,耶律賢也答應了二人的婚事,他向主上求賜婚,主上一口應允。太平王一直警惕防著只沒,他非但將自己的眼線塔布塞給安只做侍女,更是尋來一眼線楚里,讓他成為胡古典的附馬。

耶律賢知道近期的指婚事件,他讓韓父從中幫忙,想以養病逃過指婚,也從韓父口中得知韓德讓近期一直在忙著定親之事,而定親之人則是蕭思溫的小女兒,也是他的心儀之人蕭燕燕。

胡古典與只沒共同舉辦婚禮,耶律賢舉杯祝賀二人,希望二人能夠幸福一生。飲酒之際,耶律賢按事先設計好的「突發病情」,他暈倒在了成親禮,引起了主上和太平王的高度重視。韓父前來為耶律賢診治,他將耶律賢的病情告知二人,如今他必須要搬到離宮暫時調一段時間,主上與太平王心底里有所警惕,可主上還是應了下來,准許耶律賢搬去離宮。為了將眼線留在耶律賢身邊,太平王提出為耶律賢沖喜,耶律賢出言拒絕,主上也不再勉強耶律賢,可太平王卻始終心繫著這事,他左思右想,決定斷了耶律賢與安只的後嗣,再從旁支過繼給二人,如此一來二人便不足為重,太祖系三支也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韓德讓前來見耶律賢,耶律賢讓韓德讓幫他約見蕭思溫,且問起了韓德讓關於家國天下之事,若是他因家國天下負了韓德讓,韓德讓該當如何。韓德讓心系天下,他願為了耶律賢的大業百死不悔,耶律賢希望韓德讓能夠記住今日這番話,無論將來如何,他都希望韓德讓陪他走完這一條漫漫的大遼改革之路。殊不知,耶律賢在得知韓德讓與蕭燕燕的親事後,他決定從中攔下,蕭燕燕註定是未來大遼之後,註定是陪他同走風雨之人。

烏骨里懷孕兩月有餘,喜隱得知此喜事後欣喜若狂,烏骨里想將此事告知自己二位姐妹,可喜隱卻及時攔下,不讓任何人透露一點風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