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集:只沒遭酷刑,韓德讓求娶蕭燕燕


韓德讓向自己的父親袒露心扉,他與蕭燕燕之間的感情堅固,若是將來大業失敗,他也相信蕭燕燕不會有怨言,反倒會一直陪在他身側。縱然韓父與眾人都認為李思兒才是韓德讓的最佳選擇,可韓德讓卻願意為了蕭燕燕失控,韓父知道了韓德讓的心意,為了兒子,他也答應厚著臉皮前往蕭家提親。

南主發兵大遼,前線前求主上發兵救援。主上爛醉如泥,壓根就不管朝事,只一昧縱酒殺人,令身邊侍奉的宮女瑟瑟發抖。這一切傳到了耶律賢耳中,耶律賢看著自己所畫的蕭燕燕畫像,決定尋找個合適時機前往蕭家提親,宮中永遠充滿著殺戮,蕭燕燕聰慧善良,就是那個最適合陪著他共守大遼江山的女人。

韓匡嗣帶著韓德讓前來蕭家提親,而虎古也在這時帶著磨魯古前來求親,蕭思溫左右兩難,直接請了蕭燕燕出來,讓蕭燕燕抉擇。蕭燕燕二話不說選了韓德讓,蕭思溫直接拒絕了虎古。虎古因蕭思溫的選擇而勃然大怒,他打從心底里看不起韓德讓的出身,故帶著磨魯古生氣離開。

前線打了敗仗,主上卻只知道殺人,此舉令耶律賢生氣不已,沒有想到主上會如此糟蹋大遼。只沒在這次敗仗之中找到了奪兵權機會,他私下聯絡宗室,此舉傳到了太平王的耳中。太平王上報主上,主上想用謀逆罪名治只沒,卻被太平王壓了下來。孰料,只沒私通宮女安只的事情還是被主上知曉,二人被抓到開皇殿,耶律賢深知事情不妙,他連忙來求太平王,胡輦也為只沒說話,太平王因胡輦決定前往宮中替只沒求情。

只沒在開皇殿頂撞主上,大罵主上奪取了他們本應得的皇位,卻不盡一國之主的職責,糟蹋著大遼。只沒的話已經是以下犯上,再加上主上本就心狠多疑,他聽了只沒這番話,當場下令將只沒拖出去五馬分屍,耶律賢跟太平王及時趕到,可他們根本攔不下只沒的嘴。只沒繼續出言頂撞主上,主上氣極扔出刀劍,戳中了只沒的右眼,他氣勢洶洶想要當場殺了只沒。太平王攔下,主上看在太平王跟耶律賢的面上願意饒了只沒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他下令對只沒行宮刑,並在10日之後行百杖之刑,主上的殘酷心狠令耶律賢大為憎恨,可耶律賢深知自己不能再繼續為只沒求情,將只沒陷於險境,只好忍辱謝恩,眼睜睜看著主上命人將奄奄一息的只沒扔出開皇殿。站于宮殿門口,耶律賢看著自己唯一的手足骨肉渾身是血,他心底氣極,卻無能為力,只怒火攻心吐血倒在了殿門口。

蕭燕燕在酒肆等韓德讓,韓德讓卻因宮中的事情而耽誤了,他守在耶律賢的身邊,陪著醒過來的耶律賢過來看只沒。二人的妹妹胡古典一直守在只沒身邊,只沒不肯吃藥,耶律賢哭著勸說只沒,在這世上只有他們三人是骨血相連,只要活著就有一絲希望。只沒成了閹人和半個瞎子,他只不過是活死人一個,根本就沒有任何活下去的想法,耶律賢只好讓胡古典先陪著只沒,他遣退了韓德讓跟韓匡嗣,打算獨自一人靜一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