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蕭燕燕鬧脾氣,太平王對胡輦寵愛有加


耶律賢與蕭燕燕同坐于酒肆中,耶律賢身體不佳,蕭燕燕讓婆兒取一壺茶來,這酒她獨飲便罷了。二人席地而坐,蕭燕燕談起她心儀之人的出身,耶律賢眼底略有失落之色,卻還是退一步成為蕭燕燕的藍顏知己,為蕭燕燕在出謀劃策,送了一套書籍,讓蕭燕燕送給那位心儀之人。隨後,蕭燕燕提起她對國家政事的見解,引得耶律賢刮目相看,他得知蕭燕燕十分欽慕述律皇后,也話中有意認為蕭燕燕他日即有可能成為一國之後,蕭燕燕並不知耶律賢話中之意,只當耶律賢是在哄她。

李夫人攜女兒前來韓府談論二人婚事,李小姐深知韓德讓喜歡蕭燕燕,李夫人讓女兒安心,一是韓夫人十分喜歡自己女兒,二是蕭燕燕是后族,絕不可能下嫁於他們南人。來到府邸,李小姐率先來見韓德讓,她看著韓德讓的傷口,得知韓德讓是與皇族子弟發生了衝突,不由得讓韓德讓要謹慎行事,韓家雖被封王,南人始終卻是南人,無法比得了皇族。

耶律賢與蕭燕燕坐了一會兒,他尋了一個借口離開,前來見高勛。高勛有著宏圖之志,卻因出身而拘泥於小小官位,他與耶律賢一番談話后,二人決定共謀大業。見過高勛之後,耶律賢也準備回宮,他回宮之前跟蕭燕燕再次約好,下月再相見。

韓夫人對於李思兒的到來十分高興,她大誇起了李思兒的溫良淑婉,有意撮合韓德讓與李思兒。二人坐同在一起,李思兒有意提起蕭燕燕的身份,稱蕭燕燕日後必是要為妃為后。這時,蕭燕燕前來給韓德讓送書籍,她聽到了李思兒這番話,心底生氣地打斷了李思兒,明確告訴李思兒,韓德讓的心在她這裡,不要再惦記韓德讓。蕭燕燕語氣決絕,李思兒臉色難看地向蕭燕燕道歉,蕭燕燕讓李思兒先行離開。韓德讓想起母親的囑咐,他讓李思兒留下來,蕭燕燕聽著韓德讓這番話,生氣地離開韓府。

蕭燕燕生氣走在街頭,她等著韓德讓過來尋她,卻沒有想到等來了磨魯古。磨魯古邀請燕燕一同去玩,燕燕本不願意答應,可眼角看到了韓德讓過來尋她的身影,她一口應下磨魯古。韓德讓前來阻止二人,他讓燕燕消氣,燕燕卻還堵著一口氣不願意理會韓德讓,韓德讓也鬧著脾氣離開。蕭燕燕心急,她略施小計擺脫了磨魯古便想去尋韓德讓,韓德讓卻早在另一頭等著她,他向燕燕保證日後絕對不會再有這些事情的發生,他也打算讓父親前去宰相府提親,他與蕭燕燕要好給全天下人看。

只沒尋了串珍貴首飾,他想去宰相府討好蕭燕燕,安只雖對他一往情深,可他卻無法為了安只放棄大好基業。安只在暗處聽到了只沒的話,她想要跳河尋死,只沒連忙下河救安只,他向安只保證,他絕對不會辜負安只,否則必遭天譴。

太平王親自去找一位老師傅打造了上好的頭飾給胡輦,胡輦深知朝中盯著太平王的眼睛眾多,她不想太過招搖給太平王惹來麻煩。太平王將胡輦擁入懷中,如今他的皇嫂沒了,胡輦就是全大遼最尊貴的女人,他娶了胡輦就會好好寵她愛她。不久后,太平王設宴邀請家眷,為敵烈去南京送行,敵烈的夫人誇起了胡輦的榮華富貴,烏骨里看著胡輦的幸福,心底里頗為不舒服,可喜隱卻還是不得不依賴起太平王的權勢,靠著太平王在主上面前美言,讓他官複原職。

姐妹三人在房間一聚,烏骨里發自內心地羡慕著胡輦,卻打從心底里認為喜隱將來會把這一切榮華富貴都給她。看著蕭燕燕滿臉愁容的模樣,二人問起,這才知道韓德讓要去蕭府提親,也得知了李思兒的事情。胡輦分析起了韓德讓的性子,認為韓德讓心底里確實沒有李思兒,讓蕭燕燕不要再鬧著脾氣。而此時的另一邊,韓德讓也來到家中,他請求父親能夠去宰相府提親,他想求娶蕭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