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為傅宣中箭因禍得福


武藝講究的是騎射,方才比過射箭,這一輪該比騎術,規則是通過重重關卡路障之後,第一個到達終點並摘得旗幟的人獲勝。號令一響,群馬奔馳而出,深入山林中各種飛沙走石接踵而來,不少人被打下馬,吳白起一路披荊斬棘、游刃有餘,奪了旗子策馬來到營帳中,飛身下馬時忽然暗處有箭刺來,徐晉射出暗標只來得及將箭頭擊斷,吳白起依然免不了被刺中。帶傷之下他拿起旗幟,這個驍勇將軍非他莫屬。

傅容正巧看見好姐妹與成王出去,悄悄跟上來,發現齊竺人已不見,一個不小心還撞破了成王的秘辛,成王動了殺心,傅容踢起一堆落葉轉身就跑。獵場營內的徐晉發現端倪,急忙順著蘭香指引找去,傅容一時慌不擇路,撞進一人懷裡,原來是安王,她趕忙躲在他身後,同是王爺,成王目下自然留不住傅容,安王帶著她回營帳。徐晉正好趕來,看見安王扶著傅容的手,硬是奪了過來,他不知傅容手上因方才磕碰有傷,現在知道了便直接抱起傅容就走,吃醋的徐晉一點也不好哄,他不要傅容報恩,他要傅容抱抱,傅容不抱他便不走,最後被抱徐晉儼然一副極其滿足的樣子。

皇帝命安王查明獵場暗箭是誰所為。這邊的成王指著自己的手下大罵廢物,這口窩囊氣無處發泄,經此一遭吳白起與徐晉是不能輕易算計,惹不起就去找惹得起的,成王決意算計算計傅容。

刺吳白起的箭無毒,看來這人並不想害死他,只是想他落選而已。徐晉放下心來,打算去找傅容,出門就遇見穿著傅容衣服的傅宣。原來是因為傅容的衣服臟了,與傅宣換了好去參加稍後的宴會。吳白起在帳內百無聊賴,一聽外頭有傅宣的聲音,立刻慘叫連連,成心引得傅宣進去探望。見了傅宣他十分雀躍,演了不到半刻的疼痛他便開始活蹦亂跳,與傅宣自賣自誇的說起自己奪旗時的勇猛。

自己的英勇故事還未講完,窗外暗箭難防,箭羽朝著傅宣飛來,吳白起來不及思考下意識將傅宣護在里側,自己硬生生挨了這一箭。後背正正插著一把箭,血肉模糊,葛川為他拔箭時吳白起咬緊牙關,傅宣看著他眼淚不知不覺留下,這美人的眼淚對吳白起來說效用甚大,不但不疼了,甚至還有心情說些情話,傅宣這樣真是讓他心疼啊。

徐晉與傅容去了湖邊,他用手帕為傅容擦嘴角,取笑她又偷吃東西,傅容的關注點則是原來那個手帕早被徐晉拿去了。今夜星光籠罩,北斗七星異常明亮,說起這些徐晉猶如背書滔滔不絕,傅容趁早捂了他的嘴。晚上,徐晉得知吳白起受傷前去看望,回來時傅容在畫些紋樣稿子。這次射的箭上淬了毒,徐晉呢喃著吳白起這次真的中箭了。他忽然問起傅容命中註定之事是否可以改變,怎會突然有次一問,傅容感覺他怪怪的,還要與他細說,徐晉不答直接去了書房。

轉天徐晉向傅容打聽起了小七小八的下落,他二人消息靈通人脈廣闊,徐晉有事想問問他們,只是傅容最近都沒怎麼在街上見過他們。徐晉忽然摟著傅容,說著他們不會分開的,像是祈禱,像是希冀。

傅宣其實很擔心吳白起,找了個幫看賬本的由頭前來軍營探望一眼,吳白起自然高興,正要送傅宣回去,手下副將李巍卻十分沒眼色,趕著趕著跑到跟前催他練兵。打擾他與佳人共處,吳白起命士兵將所有新到兵器全數換上,而他與李巍比試切磋時這新兵器竟被他一擊斬斷,隨後查了兵器庫內的各樣武器也是如此,看來有人在兵器上動了歪腦筋。據吳白起繼續查驗得知,已經有六分之一兵器被以次充好,眼下得抓緊時間找到這幫人在京中的據點。

徐晉深夜遲遲方歸,見傅容早在桌邊熟睡,抱至床上時她又醒了,那日聽徐晉說完星宿之事,傅容想以此為題推出一期首飾,桌上的畫稿繁多,但無一份滿意,原是因為她于星宿之上一知半解。於是待傅容熟睡后,徐晉悄悄寫下一份星宿詳細放於她身旁,輕撫她的臉,再等等,等他先定生死乾坤,再赴兒女情長。

新一批兵器又運到營內,吳白起餘光瞥見身後那雙眼睛,繼而收兵器入庫。負責押韻兵器的士兵進庫房換下所謂的斷刀殘槍,將帶來的兵刃替補上去,運至一家銅鋪,壓上些鐮刀鋤頭以做掩飾,小車運出城外。整個過程文刑一直在暗中觀察。

安王約來吳白起,將獵場中黑衣人與信都侯有關的消息告知於他,來一招借刀殺人。按照顧沅給的消息來看,信都侯在京城的落腳點就是那家銅鋪,到時候端了銅鋪嫁禍給徐晉,信都侯必然狗急跳牆,徐晉更不會放過能抓住信都侯罪證的機會,而安王只需坐收漁翁之利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