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陳一鳴從公司辭職 潘總安排李思雨袁慧中競爭


李思雨覺得和袁慧中競爭有些不太妥當,自己的資歷畢竟沒有袁慧中老,但潘總卻說綠寶公司不是一個論資排輩的公司,他也知道李思雨和袁慧中關係好,但是一個企業沒有競爭就遲早會完蛋。但李思雨還是有些接受不了,讓潘總給自己一點時間想想。

陳一鳴公司董事會決定把每個部門的人都裁掉一半,王總叫陳一鳴來辦公室也是說這個事情,但陳一鳴卻覺得公司這種一刀切的做法很不科學,陳一鳴的策劃部一共就八個人,而且每一個人都是再超負荷地工作,但王總也沒有辦法,讓陳一鳴下班之前給自己一個裁員名單,陳一鳴心裡十分不情願,那幾個人都是他親自招進來的,沒有讓手下賺到錢已經讓他很內疚了,現在再讓他裁員更是不可能,陳一鳴想以自己辭職來威脅,沒想到王總不但沒有挽留,還馬上同意了陳一鳴的辭職申請。雷浩文得知陳一鳴被裁后替他打抱不平,但陳一鳴卻說自己現在自由了,這幾年一直有獵頭找他,他叮囑雷浩文不要把這件事告訴李思雨,等他找到了新工作再說。

親愛的自己第2集劇照

李思雨還沒有想好怎麼和袁慧中說潘總的安排,新的麻煩又來了,蘭克的車已經定損,但是蘭克沒有給車買保險,修車的錢李思雨和顧曉菱的錢加起來都不夠賠。李思雨又覺得這是自己的事情,不想去麻煩陳一鳴。結果李思雨下午和陳一鳴見面時,李思雨去洗手間時,李思雨的電話響了,陳一鳴見是銀行的小倪,便隨手接起了電話,這才知道李思雨要貸款賠償的事情。等李思雨從洗手間回來,陳一鳴便直接問了李思雨到底要賠多少錢,陳一鳴表示自己攢了一筆錢,可以幫李思雨賠這筆錢,至少他想幫李思雨承擔一半的賠償,李思雨從小獨立慣了,下意識要拒絕陳一鳴的幫助,但在陳一鳴的勸說下,李思雨只好接受了,陳一鳴又說了一個條件,希望李思雨以後遇到什麼困難不要一個人扛著。

李思雨想起自己在苦惱潘總的安排,便趁這個機會和陳一鳴說了自己的苦惱,從她剛進綠寶,就是袁慧中手把手地帶著她,算是她的師傅,但是如果真的能做到銷售總監,在公司就有股份,加上年終獎,這次賠的錢一年就能賺回來。陳一鳴聽李思雨說完,便勸她先和袁慧中說清楚,好好溝通一下,避免誤會。李思雨馬上打了電話給袁慧中,袁慧中此時在醫院輸液,她已經知道了潘總的安排,正等著李思雨來找自己。

劉洋在單位給領導作了項目彙報,領導陸總對劉洋十分滿意,有意讓他做招標組組長,公司也給劉洋獎勵了五萬獎金。劉洋下班后和張芝芝一起去幼兒園接孩子的時候說到獎金的事情,張芝芝便想讓劉洋分兩萬出來給顧曉菱賠償,劉洋卻有些抗拒。到了幼兒園放學,張芝芝看到同班的苗苗媽媽,便趕緊上前解釋昨天因為有事沒參加活動,苗苗媽媽沒有理會張芝芝,接了孩子就走了,張芝芝想要追上去,但老師則叫了她,說雨薇今天在學校和別的小朋友鬧得有些不愉快,讓她回去再安慰安慰。雨薇在學校里受到苗苗的排擠,張芝芝不明白為什麼,一看手機,發現自己已經被移除了家長群,打電話想問問情況也沒有人接。

親愛的自己第2集劇照

張芝芝回家匆匆忙忙地做了晚飯,便急著去找苗苗媽問清楚,一問才知道是因為昨天沒有去參加活動惹怒了苗苗媽,張芝芝為了彌補,大半夜又開始做餅乾,準備明天給每個小朋友都送一份,她還打聽到苗苗姥姥和劉洋一樣是交大畢業的,便讓劉洋明天和自己一起去,順便拉拉交大的關係,但劉洋卻覺得他們和苗苗媽他們明顯不是一個圈子的,主動往上貼太累了,但張芝芝為了雨薇能在最好的環境里成長,就算再累她也願意。

李思雨幫忙去學校袁慧中的孩子蒙蒙,又去醫院接了袁慧中,路上,李思雨說起潘總找她談話的事情,袁慧中問李思雨怎麼想,李思雨轉頭說自己都聽袁慧中的,袁慧中卻突然哭了起來。李思雨趕緊在路邊把車停下,袁慧中覺得特別心酸,她在公司待了十三年,十三年來喝酒應酬,拚命工作,公司的業績一年年上漲,但她的生活卻越過越遭,老公出軌和別人跑了,孩子又越來越叛逆,李思雨也很心疼袁慧中,希望她能得到銷售總監的職位,當即表示自己明天就和潘總說清楚,她不做這個組長,如果要競爭,她也一定會在袁慧中的組裡幫忙。

親愛的自己第2集劇照

第二天一早李思雨便去找潘總說了自己的決定,潘總猜到袁慧中肯定是在李思雨面前哭訴了,他覺得李思雨就算和袁慧中私交再好,李思雨也不該犧牲自己來成全別人。潘總把李思雨趕出了辦公室,還不顧李思雨的意願,發布了組長任命的通知。袁慧中看到了公司的通知,對李思雨產生了懷疑,覺得她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李思雨再去找潘總,潘總卻已經不在公司了。袁慧中見事已至此,和李思雨鬧掰對她也沒有好處,又和李思雨說了兩句好話,李思雨心軟下來,說自己這次就為袁慧中陪跑。

雷浩文和同事們組了一個局歡送陳一鳴,飯桌上,雷浩文說起同里公司唐總對陳一鳴很感興趣,正好他們公司缺一個策劃總監,問陳一鳴願意不願意,陳一鳴卻覺得自己既然從才金公司辭職,至少要找一個比才金更好的公司,便拒絕了這個邀請。李思雨去了4s店,蘭克和另一個車主子茹已經到了,李思雨拿過蘭克的定損單,劃掉了幾處,說這些地方不是這次事故造成的損傷,她不負責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