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集:演武大會一甲的水平


傅容匕首已經拔出,情急之下葛川捏起一枚銅錢飛擲出去打掉了她手中的匕首,若是再晚一步不等徐晉沒事傅容反倒一命嗚呼了。次日徐晉醒來葛川將事情原委和盤托出,這都是淑妃與皇帝的試探,他們不確定傅容對徐晉的感情,徐晉本人很是生氣,打發了嬤嬤回宮,罰了葛川倒夜香,回過頭看傅容,她知曉徐晉不會死高興還來不及,一點也不生氣,徐晉看著她這樣又是一陣心疼,將她緊緊揉進懷裡。反觀這些日子,傅容奇怪的行為大概有了解釋,又是滋補湯,又是邀請他同床共枕,是希望有個小肅王啦。

如意樓的解禁文書到手,徐晉將它拿給傅容,就知道她一定會高興,果然,傅容拉著他的衣袖像只粘人的貓一般發嗲,徐晉對此很是受用。徐晉又進宮見過淑妃,作為母親拿性命來試探傅容的確欠妥,但一切都是為了徐晉,他不曾怨懟更不會記恨,從此以後淑妃只願他二人夫妻伉儷,琴瑟和鳴。

如意樓重新開業,傅容作為新任掌柜主持大局,言語之間已頗有氣度,全然不是曾經只會縮在柳如意身後撒嬌頑皮的小孩子。開張前三日各種首飾價格優惠,如意樓中夫人小姐絡繹不絕,連平日傅容常去光顧的乾果鋪老闆也提了東西來恭喜。

皇帝之所以要重選虎嘯營將軍,是因為虎嘯營中有人暗偷油水,藏污納垢,所以急需借演武大會這樣一個由頭順勢重整虎嘯營。密探查到虎嘯營內有人偷運兵器,膽大如斯,恐怕之前關岩鎮軍糧一案也是這背後之人的手筆。在京城運輸兵器實為不易,不僅要有人在京中接應,還要渾水摸魚摻雜些別的金銀銅鐵掩人耳目,京城中往來最多的就是銅器,所以徐晉認為應當以銅鋪作為切入點。

成王與信都侯得知吳白起在演武大會上成績斐然,信都侯愛財如命,虎嘯營又正是他痛點所在,照眼下看吳白起最可能成為驍勇將軍。無毒不丈夫,何況吳白起早就不認他這個父親,如果威脅到利益,信都侯絕不手軟。另一邊吳白起早早就托了葛川將演武大會請帖送呈傅宣,有了傅宣來助陣,吳白起只怕要更顯風頭。

傅容收到一根做工粗糙的銅簪,本來還跟徐晉嫌棄它的做工,可徐晉一說這是今日他親自去銅鋪做的,這根簪子瞬間變得無比精緻、獨一無二。關於睡床睡榻的問題,徐晉還是堅持睡榻,傅容邀請他睡床他就是不肯,非要說什麼等演武大會過後,於是他們勾指約定,不許耍賴。

顧沅去了掬水小築,將信都侯的消息都傳給安王,自從柳如意死後,她唯一能指望的只有安王。那晚柳如意與安王交手,本是不相上下,奈何顧沅拿著匕首以自盡威脅柳如意,她被擾亂,安王趁勢將她推至顧沅刀下,就這樣間接地顧沅殺了柳如意,安王安慰顧沅這隻是意外,自此之後為求安穩,顧沅便為安王所用,包括如意樓的密室也是她告訴安王之後才被清空,之後傅容再到密室自然發現不了什麼。

野外山林中駐紮了許多營帳,鼓錚號鳴,大好兒郎今日各顯身手,這裡滿是熱血沙場的氣息。女兒家也不曾閑下,淑妃為每人準備了花果環,將此物贈與心中英雄,祝他戰績豐收。吳白起隔著老遠就開始找傅宣,大家都在第一時間看向自己心目中的那位英雄。

清平縣主齊竺拿了花環正要離開,不慎撞了成王,好在懷王此時趕來才讓局面顯得不怎麼尷尬。傅容祝了安王比賽順利后直奔徐晉而來,這枚花果環自然是給他的。只是苦了西河郡主,賭氣不去獵場,偏偏一個人窩在宮中生悶氣。傅宣的花果環還未送出,吳白起倒自己找上門認領來了,別的姑娘的一概不收,他只要傅宣的。傅宣的花果環不是祝他拔得頭籌,而是希望他平安,吳白起心情極好,那麼還請傅宣好好看著他奪魁吧。

獵場上空驚起一群飛鳥,眾位公子開弓引箭,一時間群鳥四散,吳白起技藝嫻熟,竟能正中一隻鴿子腹部,眾人皆是鼓掌讚嘆,安王忽然身形一轉,箭矢飛出,一隻畫眉頸部貫穿掉落下來,另一隻畫眉伴偶已死,無措自飛,安王再射一箭意欲成全一對亡命鳥,徐晉忽然搭弓上箭出去,打掉安王的箭,之後箭羽依然直直向前,刺入之後飛來的一隻黃豆鳥喙部。徐晉一甲,安王二甲,三甲自然是吳白起,皇帝很是看好他。

端妃此次與吳白起正面撞上,表面上儼然一副無事發生親情如故的樣子,讓吳白起寒心,但更讓他寒心的是就算說起鳳來儀端妃依然沒有絲毫愧疚,鳳來儀之事她好似行的正坐得端,不須吳白起說道。看來這段親情端妃當真不在意了,吳白起恭敬行禮退了下去。

安王送給傅容蜜棗糕,徐晉下一刻便將其提走,別人送的他不許傅容吃。轉頭來叮囑吳白起當心小人算計時,他順便將棗糕送給吳白起的馬,祝它跑的快,帶著吳白起奪得驍勇將軍,吳白起雖知他是好意,但依然雲里霧裡不知徐晉所雲。

成王約著清平縣主走走,來到無人的小道壞心突起試圖去摸她的手,清平縣主剛毅,成王要是有意冒犯,她寧願即刻就死,丟下這句話她便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