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方寧與凌睿關係出現裂縫


誤打誤撞之下,鹿亦堯與蔡思雨再次有了對話,雖然簡短,但蔡思雨還是忍不住再次陷入了愛情的假象。離開了蔡思雨的公位,鹿亦堯收到下屬找到代替江城集團合作的工廠,匆匆回到辦公室去繼續了解。

鹿方寧想起凌睿說到最愛家常菜的話語,便決定鍛煉自己的廚藝。在精心準備之下,一桌的菜品看的凌睿一時說不出話,方寧熱絡地為凌睿盛湯,但凌睿卻仍看不清鹿方寧所謂的真心,原來在回來的路上,凌睿意外地瞥見了方寧的外賣盒。這樣一個小小的謊言使得凌睿猜疑起方寧所有的舉動,可方寧卻再也忍受不了自己的真心被否定的感受,凌睿尖銳的語言使得方寧再也不想再捧著自己的真心徒受冷風吹,怒氣上頭,方寧摔門而去。在空蕩的屋子裡無助的凌睿收到了方寧的快遞,是貼著凌睿頭像的人形玩偶。看著垃圾桶中的創可貼,燒焦了的鍋子,凌睿像突然醒來,跑出去狂呼方寧的手機。可此時的鹿方寧憋著一肚子的苦悶,獨自在跆拳道館發泄。

遲遲猜不透凌睿的心,鹿方寧在拳館的海綿墊上無言地坐著,鹿亦堯在此時走了進來,看著鹿方寧默不作聲的神情,自己也不再多問,只是靜靜地陪著鹿方寧,兩個人就這樣望著窗外的夜景。凌睿跑遍了所有方寧可能會出現的地方,但等找到拳館,已經只剩下空氣…

第二天的義診活動,凌睿碰巧來到了江城集團附近,想起鹿亦堯與蔡雨江的往事以及江城集團與鹿鳴集團之間的交易紛爭,凌睿找到了蔡雨江,蔡雨江原本以為凌睿此次前來不過是作為一名說客,但凌睿卻淺淺一笑,以「發燒的原理」來暗暗告誡蔡思雨放下內心的執著,不要再與鹿氏兄妹置氣,聽到凌睿頗有深意的話語,蔡思雨也沉默了下來,暗自深思。

鹿亦堯發現這代替的工廠其中的數據出現了差錯,而這正是所謂的汪經理受賄且提供了有問題的工廠,兵不厭詐,鹿亦堯揪出了內鬼,並且將一系列證據提交上法律流程。

蔡雨江向鹿方寧提出了新的合約,但鹿方寧並沒有妥協,蔡雨江出爾反爾的行為破壞了遊戲規則,自知理虧的蔡雨江提供了新的供應商的名片,鹿方寧不計過往,坦然接受。蔡思雨在臨走前,提到凌睿的名字,鹿方寧像是被突然刺激到似地彈了起來,明白這一切的背後都有凌睿的功勞,鹿方寧不接話,只是接話問到蔡雨江與鹿亦堯之間的可能性,蔡雨江頗為神秘地提到鹿亦堯心有所屬,但自己不應該將秘密透露。

蔡雨江提出要與鹿亦堯再次談談,兩人回到曾經約會的地方,往事湧上心頭,蔡雨江故作輕鬆模樣,向鹿亦堯明示到自己對鹿亦堯仍未消滅的感情,此刻,只需要鹿亦堯往前走一步,自己便不會再固執。可一切正如蔡雨江所知,鹿亦堯內心真正念念不忘的便是錢包里珍藏的照片上、展示燦爛笑容的鹿方寧。看著蔡雨江決絕的背影,鹿亦堯感覺自己的步伐有千斤重,遲遲無法推動自己的身軀。餘光瞄到鹿亦堯定定的身影,蔡雨江也明白一切無法再強迫,那些過往是必然要拋下的,向著全新的生活前進,但是,蔡雨江還是無法剋制眼角的淚水流下。

鹿方寧將新的供應商文件放到鹿亦堯的桌上,卻無意中看見鹿亦堯的錢包中赫然夾著自己的照片。想到蔡雨江故作神秘的話語以及過去的種種,自己曾經哭倒在鹿亦堯的懷中,鹿亦堯多年的不辭而別。鹿方寧內心升起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告別蔡雨江、回到公司的鹿亦堯發現鹿方寧在處處躲避著自己,不論是對話還是見面,又或者是吃飯,曾經交談甚歡的兩人之間現如今萌生出尷尬的意味,鹿亦堯猜測到自己的秘密很有可能已經被發現,於是故意當著鹿方寧的面,約蔡思雨一起吃飯,想要借此打消鹿方寧的戒備心。聽到鹿亦堯的話,蔡思雨定在原地,疑惑著,自己什麼都沒做,霸道總監竟然憑空送上了門?

來到地下車庫取車的鹿亦堯碰到了想要報仇的汪經理一行人,幾個混混迅速圍住了鹿亦堯並且拳腳相加,蔡思雨看著眼前驚悚的一幕,迅速大聲呼喊起來,一行人見狀逃跑,空留受傷的鹿亦堯。

蔡思雨小心翼翼地給鹿亦堯嘴角的傷上藥,兩人不斷靠近的臉龐,彼此接近的鼻息,此時的氣氛正是絕佳,蔡思雨心裡急切地等待著鹿亦堯的開口表白,但鹿亦堯卻是一臉地不習慣。眼看著好機會就要溜走,蔡思雨決定主動出擊,提起勇氣開口對鹿亦堯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