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蕭家二女出嫁,耶律賢二見蕭燕燕


蕭胡輦見過太多世交姐妹轉眼陰陽兩隔,若嫁給太平王能守住全家平安,她願意嫁。世人皆知太平王妃身份尊貴,卻不知太平王心機深厚,蕭思溫讓蕭胡輦務必要保全好自己,步步小心。二人的對話被恰巧路過的蕭燕燕聽到,蕭燕燕生氣來找烏骨里,她大罵烏骨里自私,若不是烏骨里自私任性,蕭胡輦也不會賠上自己的一生。烏骨里此時只心疼自己那套被燕燕推翻在地的禮服,她壓根就不管胡輦願不願意嫁,反倒認為胡輦是看中了太平王的權勢才嫁的。聽到烏骨里的話,蕭燕燕頓時氣極,當場跟烏骨里翻臉,她日後再也沒有這樣的姐姐。

蕭燕燕來找韓德讓,她知道韓德讓跟蕭胡輦自幼相識,想讓韓德讓去勸胡輦打消心思。婚期已經逐步逼近,蕭胡輦再沒有後悔餘地,再加上蕭胡輦成熟穩重,韓德讓認為胡輦心底里一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讓蕭燕燕振作起來,笑著送兩個姐姐出嫁,二人定不願意看到蕭燕燕哭喪著個臉。

蕭燕燕回到烏骨里房間,她跟烏骨里和好,姐妹兩人哭又笑睡在了一起,蕭胡輦過來后看著二人同床而眠,隻眼底溫柔地讓人拿床被子過來,姐妹三人最後一次睡在同一張床上。嫁入皇族是他們后族之女的使命,若他們已無選擇餘地,蕭思溫只願姐妹三人能夠彼此信任,永遠記得姐妹情義,不捲入政治紛爭之中。

大婚之日,太平王與喜隱一同來接親,太平王改口喊蕭思溫為岳父,他與胡輦同敬了蕭思溫一杯酒。喜隱與烏骨里也同敬了蕭思溫一杯酒,太平王只希望二人能夠好好對自己的女兒,他看著兩對新人緩緩離開蕭家,心底里不由得一陣複雜。兩對新人出蕭家大門,太平王與喜隱賜酒賞物,太平王所賜之物被一搶而空,反倒是喜隱的賜物無人上前領,還是達凜解了喜隱的尷尬,上前收了所有賜物。兩對新人分兩個方向離開,蕭燕燕不舍自家姐姐,她站在蕭府門口左望右望,只希望老天能夠保佑她們,縱使姐妹分開,她們也是世間最好的姐妹。

太平王與喜隱的婚事成一個對比 ,朝野上凡是有分量之人都前去恭賀太平王,太平王這邊熱鬧非凡,絲竹歡呼聲繞樑不絕,而喜隱這頭卻冷冷清清,無一宴客到場,烏骨里心疼喜隱,她在洞房之時含淚告訴喜隱,她一定要幫喜隱奪回一切,讓任何人不得再輕視喜隱。喜隱認為爭奪是男人的事,他也許諾烏骨里,今日這一切委屈他定會在不久后討回來。

宮中的宴客散后,太平王來到房間,他看著胡輦的躲閃,深知胡輦並不是心甘情願,他願意等胡輦。胡輦看著太平王即將離開的身影,她還是拉住了太平王,太平王緊緊地抱著胡輦,不停地叫著她的名字。他雖是太平王,卻一直想娶一個以親情為重的女子,哪怕是在他失意之時也對他不離不棄,胡輦便是這樣一個女子,他會一輩子珍惜胡輦,好好待胡輦。

蕭燕燕今日因姐姐的出嫁而心底煩憂,她從以前的無憂無慮到如今的認清現實,主上好殺猜疑,而蕭思溫也有任人宰割之時。韓德讓陪在了蕭燕燕身邊,蕭燕燕向來聰慧,她已經猜出了蕭思溫與韓德讓在密謀大事,而他們推舉的新主將會是只沒與耶律賢的其中一人。韓德讓暫時還無法將這些事情告訴蕭燕燕,只讓她不要再跟任何人提及此事,此事放在心底即可。

次日,耶律賢前來歸還雙魚玉佩,他一路從城中跟著蕭燕燕到城外,蕭燕燕差點誤把耶律賢當敵人,耶律賢連忙亮出身份,蕭燕燕這才知道當日她在草堆救的就是耶律賢,當今的皇子賢。

蕭家二女已嫁,唯有幼女還待字閨中,皇子只沒前來拜見蕭思溫,他想求娶蕭燕燕。蕭思溫知道只沒的心思,只以蕭燕燕的年紀尚小婉拒,二人的對話被婢女安只聽得,安只心底生氣失望,明明只沒對她曾許下柔情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