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陳一鳴求婚計劃泡湯 李思雨挽回公司訂單


李思雨是一家電池公司的銷售經理,她的公司綠寶電池原本和騏驥電動車公司簽訂了五百萬的合同,但騏驥的老闆張堰洲得知綠寶給騏驥的競爭對手雲海更低的成交價后,他便表示不再和綠寶合作,轉而和綠寶的競爭對手飛羽合作,李思雨為了挽回訂單,立馬從上海坐飛機到無錫。而此時,李思雨的男朋友陳一鳴正在準備著求婚驚喜,陳一鳴叫了兩人的好友到現場,準備在眾人的見證下向李思雨求婚。但李思雨顧不上接陳一鳴的電話,見飛羽的人已經到了騏驥,而自己的人還被攔在樓下,李思雨便裝作飛羽的人上了樓。

親愛的自己第1集劇照

李思雨在從秘書那得知張堰洲去廁所了,便咬牙去廁所堵張堰洲,張堰洲得知李思雨的身份后,有些憤怒地說自己不會再和綠寶合作,李思雨死皮賴臉地堵著門不讓他離開,一番糾纏之下才得到十五分鐘的機會和張堰洲交談。李思雨提出可以把綠寶新研發的電池優先提供給騏驥,並保證第一條生產線只給騏驥供貨。但張堰洲看上去卻很平靜,並沒有什麼表示,正當李思雨覺得談判失敗準備離開時,張堰洲的秘書叫住李思雨,說張堰洲想和她再談談。

張堰洲問李思雨知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針對雲海,李思雨點了點頭,她知道雲海現在兩個最大的股東是當初張堰洲的手下,離開時還以不道德的手段偷走了騏驥當時的核心技術。張堰洲見李思雨知情,便說自己手上有十萬隻次品電池,希望通過綠寶把這批電池轉讓給雲海,事成之後,他可以私下給李思雨一百萬的報酬,張堰洲給了李思雨一分鐘時間考慮。李思雨站起身,表示自己不會幫張堰洲做這種沒有道德的事情,張堰洲聽了李思雨的話卻笑了,原來這是張堰洲在故意試探李思雨,見李思雨拒絕了自己,證明了她的人品,張堰洲決定和綠寶繼續合作,甚至有意要挖李思雨到自己公司來。

李思雨談完了工作,在去機場準備回上海的路上才發現陳一鳴給自己發了幾十條消息,李思雨心覺不妙,趕緊給陳一鳴回了電話,但陳一鳴情緒卻不高,說自己有重要的事情找她,可惜都已經耽誤了。等李思雨趕了最近的飛機回上海后,陳一鳴已經在機場等著她了,李思雨見陳一鳴冷著一張臉,便一直撒嬌哄著陳一鳴,陳一鳴漸漸地也消了氣,不過他還是對李思雨的工作有些意見,覺得李思雨實在太忙了,想讓她換一份輕鬆點的工作,李思雨聽了這話卻生氣了,覺得陳一鳴就是不相信自己,當下也沒了去看電影的心情,直接在路口下了車。陳一鳴趕緊把車停好去找李思雨,還沒說幾句話,李思雨的朋友張芝芝突然來了電話,說顧曉菱和別人打了起來。

親愛的自己第1集劇照

張芝芝和李思雨是同事,張芝芝和丈夫劉洋,孩子雨薇一家人被陳一鳴邀請到現場見證,而顧曉菱則是李思雨異父異母,重組家庭的妹妹。顧曉菱也是受邀來到求婚現場,陳一鳴的朋友兼同事雷浩文是個花花公子,見顧曉菱長得漂亮就動了心思,但顧曉菱已經有男朋友了,對雷浩文十分冷淡。而顧曉菱在現場等陳一鳴和李思雨時有些無聊,便讓無人機操作員教她使用無人機,結果就看到了自己的男朋友蘭克在車上和別的女人麗莎接吻,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不小心,無人機掉到了蘭克的車上,蘭克一時驚慌,又撞上了路邊另一輛車。等蘭克下車后,顧曉菱就和蘭克爭執起來。

兩人到了警局才知道原委,張芝芝見這場求婚是徹底泡湯了,便和李思雨說了情況,在這種情況下知道求婚的消息,李思雨的心情有些複雜。另一邊陳一鳴和律師打完電話,得知現在這樣最好是私下和解,畢竟是顧曉菱先動手打人。李思雨心裡再為顧曉菱打抱不平,也只能坐下來和蘭克和解,最後蘭克決定不起訴顧曉菱,由李思雨她們賠償他和另外一個車主的損失。

事情解決后,陳一鳴還想繼續向李思雨求婚,但李思雨卻還沒有準備好,便攔住了陳一鳴,而且她希望以後自己回想起求婚時,是一個美好的回憶,而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陳一鳴只好放棄,說自己會再找時間。

親愛的自己第1集劇照

第二天早上,李思雨照常去公司上班,張芝芝找了個機會問李思雨後來陳一鳴有沒有再求婚,李思雨說了昨晚的情況,說自己還沒有準備好為人妻為人母,兩人正在聊著,有同事找到李思雨,說潘總找她去辦公室。潘總告訴李思雨,綠寶的銷售一直在下滑,如果再沒有足夠的訂單,他們即將面臨停產的危機,潘總為了提升銷售部的積極性,決定把銷售部一分為二,讓李思雨的上司袁慧中和她各帶一個組,三個月后哪個組的業績第一,哪個組的組長就是下一任的銷售總監,潘總對李思雨寄予厚望,私心裡更希望李思雨能贏。雷浩文對顧曉菱念念不忘,但顧曉菱卻已經把雷浩文拉黑了,雷浩文便想讓陳一鳴幫他約顧曉菱,陳一鳴知道雷浩文就是個花花公子,而且顧曉菱想交往的人都是真正的富人,肯定看不上雷浩文,便拒絕了他,這會人力資源的王總給陳一鳴發了消息,讓他來辦公室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