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太平王與喜隱上蕭府提親,蕭思溫左右為難


太平王收下了胡輦的傷葯,他牽住了胡輦的手,認為自己這次受傷沒有白受傷,至少能夠讓胡輦來看他,至少他知道了胡輦對他並非無情。太平王權傾天下,世間女子都仰慕不已,胡輦不明白太平王為何非對她裝出一副痴情男子模樣。世間縱有萬千美人,不及胡輦一分,太平王送了胡輦一對珍珠耳環,並決定去蕭家提親。胡輦並非心底排斥太平王,但她也將話語撂下,真心是要真心來換,若太平王對她沒有付出真心,她定不會給太平王任何真心。

胡輦回府,正好碰到了韓德讓送蕭燕燕回來。今日韓府封王大喜,胡輦看著韓德讓與蕭燕燕之間的小打小鬧,只恭喜了韓德讓幾聲,悶悶不樂地回了房間,蕭燕燕得知了胡輦去看望太平王,她有些意外,胡輦只心煩意亂打發走了蕭燕燕。

喜隱前去求皇族最敬重的長老屋質大王,請得屋質大王出面。屋質大王代喜隱前來蕭府提親,屋質大王是蕭思溫最敬重的長輩,既然他親自來蕭府,蕭思溫也只好一改之前的強硬態度,只稱他會多加考慮此事。之後,太平王前來見胡輦,喝胡輦親手泡的奶茶,他看到胡輦沒有戴那對珍珠耳環,明確告訴胡輦,他看上的女人只能夠屬於他,若是胡輦心中另有所屬,他便會將那個偷走胡輦心的小賊千刀萬剮。看著胡輦凝重的臉色,太平王只讓胡輦別多想,他改日便會上門提親。與太平王一聚后,胡輦在回府途中拿出了那對珍珠耳環,她親手為自己戴上耳環,也為大局抉擇定了她餘生的良人。

主上大駕光臨太平王府,他認同太平王與胡輦的婚事,也稱這二十大仗是為了讓太平王追到胡輦,二十大仗換一個心愛女人並不吃虧,太平王也解釋稱他之所以放過喜隱不僅僅是因為胡輦,更是因為喜隱是太祖系三支的後人。禍不及子孫,主上向太平王保證了他不會動喜隱,也不會動耶律賢這兩支旁系,同時他也提起了耶律賢上辭表,推薦女里擔任一事,他本想讓太平王恢復職位,太平王卻並不在意這個職位,只讓女里暫時擔任。

太平王射下大雁,他前來蕭府提親,還拿出了胡輦當日給他的手鐲作為信物。蕭思溫並沒有同意此事,太平王留下大雁讓蕭思溫多加考慮,蕭思溫在隨後問起了胡輦,胡輦將她當日到太平王府求助的事情道出,她當日為了救妹妹不得不答應太平王。蕭思溫尊重胡輦決定,若胡輦不願意嫁,他自會替胡輦回絕此婚,承擔一切後果。胡輦搖頭,她深知主上性子暴虐,若此番拒婚,蕭家只會永無寧日,且太平王待她尚有幾分真情,她是家中長女,將來勢必要嫁給皇族,故她願意嫁給太平王。

耶律賢得知了蕭家二女即將出嫁一事,他不由得思念起了蕭燕燕的一顰一笑,連夜坐于案桌前畫出蕭燕燕的畫像。次日,迪里姑發現了案桌前睡著的耶律賢,耶律賢身體虛弱,一夜的無眠令他身體更為虛弱,韓德讓前來看望耶律賢,他問起了耶律賢憂心之事,耶律賢並沒有提起蕭燕燕,只稱他想要見蕭思溫一面。如今蕭家跟喜隱、太平王聯姻,蕭思溫之前又確定了要站在他們這邊,此時的蕭思溫夾在中間確實為難,耶律賢想見蕭思溫一面,韓德讓一口應下,設謀讓耶律賢到蕭家見蕭思溫。

耶律賢前來見蕭思溫,他知道蕭思溫如今的兩難,故讓蕭思溫答應這兩樁婚事,他願意支持蕭思溫,也不希望這兩樁婚事讓二人心生嫌隙。經耶律賢一番話,蕭思溫這才放下心來,也敬佩耶律賢的氣魄。回到宮中,耶律賢想起自己在蕭家看到的蕭燕燕背影,那靈動的背影叫他日夜思念,他讓人將自己先前畫好的畫像裱起來。

大婚將近,蕭胡輦滿腔思愁緒坐于庭院中,蕭思溫心中不是滋味地前來與蕭胡輦談話,他心底自責,若不是他疏於管教,烏骨里也不會闖下那麼大禍,還要蕭胡輦來替她解決。蕭胡輦並沒有怪烏骨里,她深知即使不是烏骨里,太平王也會尋其他理由上門提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