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寒毒發作以命換命


等皇宮裡知曉姚府的事時,姚家已經開始辦白事了。何姚兩家先後病的病死的死,徐晉克妻之說傳開了京都,大臣紛紛告病不願結親,但西河郡主不在乎,她什麼也不管,就是要嫁給肅王。但徐晉心中早有人選,這件事明日再說也不遲。

傅容樂得自在,躲在徐晉克妻的流言里安逸的看話本,親眼見證了一對有情人私奔,話本也變得好看許多。傅容去找徐晉時他還在商議正妃之事,最終的決定和夢中一樣,西河郡主明日入府,她依然是未來的正妃。秋楠偷偷溜出府,告知西河郡主她就是正妃,西河郡主還未歡呼雀躍幾聲,身後的染布被利刃劃破,來人正是徐晉,他早就發覺秋楠不對,自己也並不喜歡西河郡主,今日就是做了徹底了斷的日子。

如意芳霏第22集劇照
徐晉和西河郡主徹底了斷

傅容行至街上,遇見了文刑駕著馬車,安王約她見面,蘭香慢半步沒追上,只看見傅容上了掬水小築的車。到了一處荒郊,安王烤著魚,小時候他們一起去平湖釣魚,現如今他還是特地去平湖釣來魚分享給小時候便心系的人。忽然一陣風吹滅的周圍的燈,野地周圍漆黑了一半,傅容踩著石頭去點亮那盞燈,石頭不穩又是要摔,可接住她的人是徐晉。他只需回府看見蘭香的神情便知道傅容一定溜出去了,此刻趕來正是時候。

安王的好興緻被打攪,徐晉要帶傅容回去,她不肯,安王更不肯,出言阻止幾句,徐晉直接將傅容扛至肩頭抬腿就走。回到王府徐晉在等傅容一個解釋,但有什麼好解釋的,明日徐晉還要娶正妃她都沒過問。既然她這麼著急想知道答案的話,徐晉上前不由分說親吻了她,這件事明日自會見分曉。

次日皇宮,皇帝聽說西河郡主也病倒了,接連三樁婚事女方皆是奔著生老病死去的,皇帝被這件事搞得焦頭爛額,只得作罷,只令徐晉好好管教傅容。淑妃心內有了主意,稟明皇帝后,傅容便被淑妃叫去皇宮,說是陪著淑妃順便學學規矩。等到傅容到淑妃宮中,只見淑妃啜泣連連,徐晉的身體怕是不好。

大婚時徐晉受的傷引寒毒複發,他本就體寒,身體還未修養好又受傷,寒毒來勢洶洶,徐晉最多還有一個月時間。傅容想起夢中星星點點的記憶,徐晉的棺槨與靈位都在眼前出現,那個夢中徐晉很可能因她而死。她毫無隱瞞承認新婚正是她刺傷了徐晉,淑妃念她擔憂徐晉不曾怪罪,派了一名嬤嬤跟她同回肅王府,明面上是教導傅容禮儀,實則是照料徐晉生活。

如意芳霏第22集劇照

傅容急急離開,淑妃趕忙漱口,將方才說的謊話都吐了出去。葛川今日為徐晉施針時不知有意無意,刺中了他的麻穴,徐晉書寫時拿不動筆,傅容正好看見,心中立時想起淑妃說的話,徐晉真的只有一個月的光景了。

問了葛川,傅容得知寒毒十分凶險,初時只是手腳發涼,到最後全身衰竭,且無治愈之法。傅容心內焦急,借來了醫書幫著葛川一起查寒毒療法。晚上,她又為徐晉熬了滋補的湯,葛川又一次做了最有眼色的人,拽著許嘉喊著蘭香退出殿外,傅容奪了徐晉的文書,要他早點休息,她會在房間等徐晉,徐晉不來她就不睡。這突如其來的熱情讓徐晉疑惑又無措。

傅宣在後院餵魚,魚缸中的水倒映出牆頭上的吳白起,之前的那個賭注傅宣輸了,徐晉確實沒有娶正妃,所以之前的何姚家姑娘以及西河郡主都是徐晉有意為之,為了傅容他當真煞費苦心。吳白起大概是受傷了,不然為何他今日不翻牆進來,傅宣一問,果然如此,但為了確保傅宣不反悔,吳白起就算瘸著腳爬也得來。其實傅宣看不見的牆外,郭銳已經苦苦支撐他許久,憋得滿臉彤紅,只為了他能與佳人閑談幾句。

如意芳霏第22集劇照

徐晉回房,傅容扔下醫書,親自為他解腰封,今日的傅容實在太過熱情,徐晉到現在都在雲里霧裡,不知道她怎麼了。榻上被灑了水,逼得徐晉上床與她同睡,他剛一上床傅容摸了摸他的腳,涼的很,這是體寒得注意保暖,傅容又為他套上一層厚厚的棉襪。徐晉實在憋不住疑問,問她怎麼了,傅容也奇怪了,熱切關心還不情願,難不成是要她害他嗎?徐晉只道就算是傅容害他他也心甘情願。蓋好被子,徐晉突然翻身壓在傅容身上,問她知不知道什麼是母憑子貴啊,傅容一掌將她推回去,徐晉像是小孩子逗弄成功了一般絲毫不氣餒。

待徐晉睡熟,傅容輕聲爬起來繼續研讀醫書,直到日上三竿,葛川來時她還在看,終於找到一本可以治療徐晉寒毒的辦法,換血,也就是以命換命。傅容回了趟傅府,給一家老小送了許多禮物,幾乎能籌備的都為他們籌備下來,被問起來她只說自己嫁入王府如今大富大貴,請爹娘放心,這次她一人回娘家,下次一定帶徐晉一起來。

回到王府已是夜晚,傅容與徐晉又來了一次月下飲酒,還記得上次這樣對酌明月下還是在洪村,讓徐晉看見她醉酒的瘋樣。其實不然,徐晉第一次見她喝醉是在醉春閣,那天把傅容送回去的人正是徐晉,只是傅容不知罷了。至於傅容與安王的認識徐晉是沒想到的,但傅容只是說小時救過他,前不久相認,所以稱為舊友。這下徐晉的小心眼兒總該對她寬容些了吧。

如意芳霏第22集劇照

徐晉知道傅容想灌醉他,由著她鬧,可他不知酒里有葯,傅容說如果再來一次還會為他算命,告訴他他會長命百歲,輕輕親吻了他之後徐晉眼帘沉重合下,昏睡過去。此時葛川趕來,傅容拿起早已準備好的匕首,白光顯現,傅容拜託他照看好徐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