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集:三娶王妃求而不得


徐晉帶著兩壇荷花蕊走在街上,行過以往他與傅容相遇的地方,那個算命的小桌還在,傅容曾經就在這裡替她算過命,說他是大富大貴的命格,必定封侯拜相。徐晉來到如意樓前,想起那場夜雨,他暫避在這裡,傅容與他談心、為他支招,那把雨傘兜兜轉轉在他倆身邊,傳遞著彼此的情誼。而現在他只能抱著兩壇酒坐在觀星樓,這個秘密基地他曾與傅容分享,現在又只剩他一人獨坐。

傅容也出府走走,和離的話都說出來了,此時與徐晉共處一室不免相看兩生厭。她來到如意樓,這裡的點點滴滴一花一木都透露著柳如意的身影,尤其是牆上嵌著的櫃格花紋,記憶里柳如意曾按過那個花紋中心的按鈕,她覺得古怪,好像有什麼她一直未曾注意到的秘密突然露出一角,就要浮出水面。

按鈕帶動機關打開一扇門,如意樓里的密室就在眼前,數十個存放檔案的箱櫃里空無一物,桌上的賬本中夾著一封信,是柳如意的絕筆。她寫給傅容,自己行差踏錯終至萬劫不復,唯有自盡以得終了,希望傅容不要心懷仇恨,不要糾結於她的死,好好生活。一旁的顧沅在傅容讀信時眼淚便無聲長流,眼中的堅決無人能懂,似有什麼不可說。

如意芳霏第21集劇照
傅容得知師父是自盡身亡

先前不知柳如意自盡,徐晉被傅容連連誤會,她立刻回府,第一眼看見的是徐晉寫下的和離書。她燒了和離書來到醉醺醺的徐晉身邊,徐晉神智模糊哭的像個孩子,明明自己什麼都依著傅容,可她就是不信他,這樣狠心的對他,徐晉此刻委屈比天大,不管不顧哭的更慘烈。傅容輕撫著徐晉的臉頰,爐火中的和離書化為灰燼,傅容靜靜陪著徐晉沉入夢鄉。

徐晉早晨醒來,傅容呈上柳如意的那封信,她不再懷疑徐晉啦。但徐晉無故被冤枉這麼久怎會輕易原諒,和離還是要考慮一下的,傅容在背後直罵他小氣。於是決定親自下廚為徐晉做一桌菜,廚房裡雞飛蛋打,她又不許蘭香顧沅幫忙,好一陣叮叮嘡嘡過後傅容手紅了一片。午飯,徐晉看見她的手,雖然嘴上不多加關照,但心裡終歸是心疼的。正要開吃,葛川突然稟報,於是徐晉下一刻便被叫到宮裡去。

如意芳霏第21集劇照
傅容為了道歉給徐晉做飯

吳白起去宮內見端妃,卻被拒之門外,如今端妃與他生疏,連外姓男子不便見面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都用上了。本來吳白起心內還存著一絲僥倖,現在看來鳳來儀的事八九不離十就是端妃做的。

秋楠將自己在肅王府看到的所有都悄悄告知西河郡主,徐晉傅容二人感情冷淡,昨夜還吵架離府,大街上各逛各的。奇怪就奇怪在徐晉先前為傅容尚且死不足惜,等娶進門卻一直冷落,這中間一定還有些不為人知的事,西河郡主命秋楠繼續探聽,秋楠的兄長考取功名一事在她手裡,她的意思秋楠不敢不辦。此外,秋楠還聽到徐晉與葛川他們商議選正妃的事情,一說起正妃西河郡主便神采奕奕。

傅容坐在庭院的樹上,底下徐晉路過,問了她才得知傅容因為想送一隻鳥回窩而把自己放在樹上下不來了。葛川一看情勢不對,拉著許嘉這個沒眼力見的速速離場,此刻這裡只剩徐晉和傅容。他飛身上樹立在傅容身邊,好巧不巧,剛還在這裡的鳥窩說不見就不見了。算了算了,且帶她下去吧,徐晉根本不計較這些細枝末節,拉著傅容起身,她站不穩腳底一滑身體摔出空外,徐晉眼疾手快將她一把拽回懷中,下來后傅容發現徐晉的胳膊正在鮮血涌流。舊傷未愈又添新傷,新傷未合她又害的徐晉傷口撕裂,為徐晉包紮傷口時她心裡很是愧疚,都怪她不分青紅皂白新婚之夜刺傷他,而這句話剛好被門外的秋楠聽見。

如意芳霏第21集劇照
傅容大婚刺傷徐晉被秋楠聽去

吳白起又來到傅府後院,只是這一次他心情不是很好,他是來找傅宣喝酒的,因為端妃。他自認為可以信任可以與之講親情的端妃,在利益驅使下也變得唯利是圖將親情全然不顧。傅宣看不得他借酒消愁,制止了他端起的酒為他理清緣由,問題是不能逃避的,與其在這裡喝悶酒不如趁早想清楚如何解決。現下有兩個選擇,要麼選擇親情,要麼快刀斬亂麻處理好鳳來儀與端妃這兩層關係。吳白起看著傅宣,她就是他的燈。與傅宣聊完心情好了不少,吳白起誆騙她喝了一口酒,辛辣燒灼著咽喉,傅宣滿是上當后的氣惱,可這在吳白起眼中無比可愛,他靠近她,想要親吻她,好心的抱竹此刻突然來找自家小姐,這場將至未至的曖昧忽然煙消雲散,他們下次見。

傅容刺傷徐晉的消息頃刻傳到皇帝與淑妃耳朵中,傅容在皇帝的眼裡瞬間沒有禮數頑劣不堪,他要為徐晉擇選一位沉著穩重的王妃,徐晉阻攔不住,但請求皇帝這個王妃他還是自己挑選,皇帝沒有異議,派人將各大名門世家的小姐畫像送至肅王府。

傅容在綉鴛鴦,聽聞徐晉要畫像選妃,立刻坐不住了。徐晉桌上放著一堆女子畫像,他卻將此全然無視讀起書來,直到傅容送來銀耳羹,他趕忙將畫像看了個仔細。傅容呷醋,將羹湯倒了一畫卷,不過徐晉根本不用看畫卷,他早就想好了。傅容裝的一副根本不好奇的樣子,徐晉偏偏就要告訴她,他瞧上了何太傅的女兒何筎雪。之後徐晉饒有興趣的看著傅容問此答彼的樣子,他篤定傅容這個丫頭心裡肯定有他。

如意芳霏第21集劇照
傅容吃醋故意弄髒秀女畫像

一覺醒來傅容原本放在枕邊的鴛鴦不見了,又不好意思問徐晉,便問起了別的事,這麼多女子,為什麼就選了何筎雪呢?徐晉聽聞何筎雪因照顧患有麻疹的妹妹很少出門,是個賢良淑德的人。但傅容聽聞的是何太傅看重長女,怎會讓他照看庶妹。其他徐晉不知,只知她們抓藥是在回春堂。

山河畫坊前,吳白起等了傅宣許久,傅宣聽說肅王要娶正妃,吳白起別的不能多說,只是請傅宣放心,徐晉對傅容絕對一心一意。他們拿此事打賭,如果最後事情並非傅宣想的那樣消極,到時候演武大會傅宣就得來看吳白起。

傅容這幾日去了好幾趟回春堂,何家二小姐的麻疹好像非比尋常,似乎他們拿的根本不是麻疹的葯,而是肺癆的葯。徐晉裝模做樣哦了一聲,明日他要好好查一查,於是明日到時,前來為何太傅送葯的便不是小廝,而是徐晉,這樁婚事八成是成不了。果然,徐晉入宮一趟回來后,婚約取消,傅容緊攥著衣袖的手也自然鬆開,但下一秒徐晉直接又炸出一個消息,何太傅的女兒娶不了,便改成了姚御史的女兒,傅容直接放棄掙扎,沒了何筎雪,來個姚姑娘,左右是要娶個正妃娘娘壓著她了。

如意芳霏第21集劇照
傅容決定放棄阻止徐晉娶妃

這天晚上傅容跟隨徐晉,一路尾隨至姚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姚姑娘與張生情投意合,奈何皇命難違,他們連夜私奔正好被徐晉撞見。徐晉給張生一封推薦文書,助他考取功名,如此這姚姑娘徐晉也娶不成,也就是說徐晉還是傅容的,她不自覺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