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二人搬到公寓,甜蜜世界正式開始


凌睿與鹿方寧躺在一張床,鹿方寧借痛經的借口,逼迫凌睿來哄自己睡覺,凌睿意外發現鹿方寧為了迎來全新生命,甚至準備了養育指南來閱讀。凌睿內心若有所思,這樣問起,鹿方寧也不過是解釋道一個人孤獨的生活導致自己更期待有煙火氣的家庭,等哄下鹿方寧,凌睿靜靜走出了房間。

鹿方寧睡醒走出房間,苦於錯失良機。凌睿準備好早飯,並且想要與鹿方寧好好商談。凌睿發覺眼前的鹿方寧對於新生命的渴求遠遠超過自己的預期,可自己並沒有準備在人生計劃中安排這一程。礙於對於人生目標的不同追求,凌睿在餐桌上正式提出與鹿方寧解除合約。聽到凌睿的分析,鹿方寧卻一下打斷,雖然鹿方寧對新生命有期望,但鹿方寧向凌睿強調,英菲尼特項目才是自己真正的心血,現在項目尚未步入正軌,自己無法忍受合約解除后帶來對事業上的動蕩。瀟灑拒絕凌睿提議的鹿方寧保持冷酷面容回到房間,這才放鬆下來。原來,一切義正言辭的話語不過是鹿方寧的緩兵之計,這凌睿,自己無論如何都是要收入囊中的…

唐董回到家中便發現了滿地酒瓶,自己的女兒唐蘋蘋做作地擺好了陣勢,營造出失戀的氣氛,並且感動了自己,留下了「傷心」的眼淚。老唐提出讓唐蘋蘋與鹿方寧作一番比較,化傷心為動力。明白自己方方面面不如那個鹿方寧,唐蘋蘋一咬牙,決定去學跳舞。

唐蘋蘋來到了雅之所在的舞蹈學院,打算咨詢課程,聽過雅之的推薦,唐蘋蘋準備學起芭蕾來挑戰自己,還順便包下了年卡,刺激地凌雅之高興不已。

凌睿發現鹿亦堯在與鹿方寧分離后,緊盯不放、留戀的眼神,心裡察覺道鹿亦堯始終放不下鹿方寧的模樣,凌睿心裡的醋罈子打翻了。回到房間再次確認鹿方寧對鹿亦堯的好感,凌睿是徹底察覺到危機感,為了避免情敵近水樓台撬牆角,凌睿提出要與鹿方寧一起搬回公寓。兩人一拍即合,開始為搬家準備。計劃通的兩人都悄悄露出笑容。

二人世界正式開始,凌睿執意于睡在客房,拗不過的鹿方寧只得暫時點頭。頗負責任感的凌睿提出自己會提供每個月的生活用費,正沉溺於被「包養」的痛快感受的鹿方寧剛露出笑容,就得知凌睿即將有三天的出差,鹿方寧就提不上勁。凌睿一出差,鹿方寧就頻頻出現幻覺,思念的情感蔓延,鹿方寧決定用工作來澆灌自己。

正巧來買傢具,凌睿的老師—于老師,以及同事兼同學捲毛來到了鹿方寧的大賣場,看著鹿方寧冷酷工作的模樣,兩人猜測這夫妻之間可能出現了裂縫。準備當和事佬的二人向鹿方寧講述到凌睿的故事:凌睿父親病逝的早,母親因此落下病根,家庭的重擔使得凌睿迅速成長。家庭貧苦而只能吃同學送的麵包,獨自呆在鄉下照顧母親…聽著凌睿熟人的闡述,鹿方寧的眼眶漸漸濕潤,告別了老師。鹿方寧懷揣著心事來到了麵包店…

舞蹈經驗尚淺的唐蘋蘋被老師虐得體無完膚,正準備炒掉老師,唐蘋蘋卻在無意中發現鹿方宇在舞蹈學院教課的樣子。掏出手機一頓猛拍,而另一邊的雅之叫住了唐蘋蘋,聽到雅之的話,唐蘋蘋這才知道站在眼前的凌雅之正是凌睿的姑姑,而鹿方寧的弟弟鹿方宇在舞蹈學院教課。

蔡思雨在辦公室悶悶不樂地啃著麵包,可一通電話打來,正是自己的上司鹿方寧,聽到鹿方寧親切地呼喚著一起吃晚飯,蔡思雨十分興奮地拋棄了手裡的麵包,奔向頂樓。